今天

金沙押新加坡IR 

13/12/08

作者: 吳慧敏

艾德森爬上富豪排行榜,以及跌落排行榜的速度之快,相信放眼全球無人能出其右。

  2004年,這位博彩業大亨的身家只有30億美元,在全球富豪排行榜排名第60。但從2004年至去年10月,他的財富平均每小時增加將近100萬美元,被人們戲言「印鈔票都沒有他快。」

  但是,從去年10月至今,他的身家縮水的速度更為驚人,短短一年多就從320億美元迅速縮減至20億美元,平均每小時蒸發320萬美元。

  儘管如此,許多人還是沒有抹殺掉他東山再起的潛能。

  艾德森的一位舊友──DavidKaminer近日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以「蟑螂」來戲謔他:「如果世界末日來到,能夠生存下來的將是蟑螂和艾德森,而且艾德森還會馬上開設一家滅蟲公司。」

  生命力超強,或許正是艾德森人生最好的寫照。

  一個星期前,市場才傳得沸沸揚揚,無論是美國拉斯維加斯,還是香港、澳門和新加坡,街頭巷尾都有人在討論金沙集團是不是快倒了。

  但截至本星期,艾德森已得到新加坡政府的支持,將濱海灣金沙賭場的賭桌由600張增加至1000張,並且將發售新股來籌集新的資金。

  雖然沒人敢說,金沙集團已經走出風暴,但看來艾德森又爭取到一些時間來繼續掙扎奮鬥。

  「白色武士」花落誰家?

  儘管新加坡政府否認金沙集團要求財務援助的說法,但市場上一般相信,金沙集團接下來還得尋找「白色武士」注資,才能確保整個項目全部完工並順利運作。「白色武士」已肯定不會是政府,最終將花落誰家,確實耐人尋味。

  目前還有可能進場注資的富豪、總裁,幾乎都當過艾德森的手下敗將,個個正等著看他如何收拾殘局。

  金沙叫停澳門的所有建設項目,約1萬名工人將遭解雇。

  最多人謠傳的是淡馬錫關聯公司──嘉德置地。該公司受詢時說,公司沒有跟任何來自拉斯維加斯的公司洽談過,雖然公司有意收購不良資產和陷入財務危機的企業,不過它必須仔細研究和評估這些機會。

  上個月底,嘉德置地總裁廖文良也告訴媒體,集團正在檢討如何投資手頭上約40億元的現金,「眼前雖然有很多的投資機會,但依我看,危機還未見底。今天的價格看來已經很便宜,但明天的價格還可能更便宜。我們手上有現金,不代表我們就必須動用它。繼續坐擁現金,等到情況明朗化才進場並不遲。」

  這一番言論似乎大有「吊高來賣」的意味。廖文良對上艾德森是不是能夠談出一個結果來,著實令人期待。不過,聽說旅店置業總裁王明星也還是對綜合娛樂城頗有興趣,說不定也會加入這個團隊,在兩家公司之間起一些潤滑作用。

  城市發展並不是艾德森的手下敗將,反而是曾與艾德森站在同一陣線的盟友。這家公司原本計劃入股15%,與金沙集團一起投標濱海灣綜合娛樂城。後來卻因主席郭令明不願經過新加坡所設定的各種調查過程,將過於私人的資料公開,而退出團隊、放棄投資。這一次又有入場機會,如果能夠通過調查審核一關,說不定還是可能與堂兄──馬來西亞富豪郭令燦組團注資。

  至於兩年前曾參與聖淘沙和濱海灣IR項目的永利集團、柯茲納(Kerzner)及米高梅幻影(MGM),雖然近來的股價也遭受池魚之殃,但受創程度沒有金沙集團嚴重,是不是還會入股也是一大問號。

  據說,當初是永利向新加坡政府建議在聖淘沙以外的濱海灣興建第二座IR的,不料這座綜合娛樂城的經營權卻被艾德森取下,讓永利白白為艾德森做了嫁衣裳。

  如果能夠將部分或全部的濱海灣IR從艾德森手中奪走,對永利來說,或許會是個非常痛快的勝利。

  押新加坡IR 金沙孤注一擲

  他最愛與各大賭王隔空『拋菜』。他曾誇下海口,個人財富遲早會超越蓋茨與巴菲特。

  他支持美國打伊拉克,政治立場備受爭議。他的第一桶金來自籌備電腦展。

  他在拉斯維加斯興建的威尼斯度假村,為當地酒店業帶來革命性的變化。他在澳門的金沙賭場,不到一年就賺回本。

  但因美國次貸危機所波及,金沙集團股價一年內蒸發95%,加上澳門賭業受挫,這位金沙集團主席艾德森(SheldonAdelson),把最後的賭本押在新加坡的綜合度假勝地(IR),他能翻盤嗎?

  金沙集團主席艾德森(SheldonAdelson)是一個非常精彩的人物,也是備受爭議的人物。

  這位賭業大亨不但私生活戲劇化,也常常與其他同行因「口水戰」而出現在報章頭條上。無論是澳門賭王何鴻燊,還是美國賭業大王史蒂夫.永利(SteveWynn),都與他隔空放過炮。

  對於何鴻燊,艾德森最出名的就是他的「廚房論」。2006年,何鴻燊因不滿金沙以高回傭搶客,令澳博三分之一貴賓廳面臨關閉而發出怨言,當時艾德森以「如果嫌廚房太熱就別燒菜」反駁。

  何鴻燊因此開足炮火轟對手:「他叫我別炒菜,我要告訴他,中國人的廚房是全世界最熱的,但我們煮菜最好味,所以我會繼續炒菜,還進一步送叉燒飯。」

  何鴻燊說到做到,隨後幾星期,凡是光顧葡京和回力兩大賭場的境外旅客,都免費獲派叉燒飯。

  永利與艾德森兩人的不咬弦更不是什麼秘密。他倆從拉斯維加斯、澳門至新加坡都一再碰頭、相互較勁。

  不過火藥味最重的一次,是永利在中國政府於2007年4月收緊入境條例後,展延了永利賭場的擴充計劃。該年8月,艾德森公開批評永利的決定「錯誤」。

  艾德森接受彭博社電視訪問時說:「假使史蒂夫.永利這麼聰明,為什麼他比不上我有錢?」「我已經在我的人生中證明超過50次了:只要改變現狀,你就會贏。」

  那時候,艾德森正處於其人生的最高峰。那年9月,他意氣風發地來到新加坡,參加在本地舉行的「福布斯環球總裁大會」,並從《福布斯雜誌》總裁史提夫.福布斯(SteveForbes)手上接過「福布斯終生成就獎」。他是繼香港首富李嘉誠之後,獲此殊榮的第二位得獎者。

  領獎時,他只在「福布斯億萬富翁排名」中名列第六,身家為265億美元。兩個星期後,他的財富在股價的帶動下,進一步躍升至280億美元,成為世界第三富豪,身家排名只低於微軟主席蓋茨(BillGates)和「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

  當時,他誇下海口說,遲早會超越蓋茨,成為世界首富。「我已經搞清楚自己會在什麼時候成為世界第二和第一了。」

  港商:為獲澳門賭牌艾德森大耍政治牌

  艾德森的政治立場,也使他備受爭議。根據維基百科,艾德森和太太是布什總統的最大政治捐款者之一。他不但支持美國在伊拉克的戰爭,也積極推動美國的以色列政策,反對讓巴勒斯坦人建國。

  近幾年來,艾德森與香港商人孫志達的民事訴訟備受矚目。孫志達指金沙集團聘請他協助該集團爭取中國政府的支持,以獲得澳門賭牌,但在金沙成功開設澳門賭場後卻未兌現金錢承諾。今年5月,美國內華達州克拉克縣地方法院陪審團裁定金沙集團需向孫志達賠償4380萬美元。

  控方在庭上大爆料,多番嘗試證明因孫志達從中拉線,讓艾德森於2001年到北京與中國政府高級官員見面,而艾德森隨後發揮其在美國共和黨的影響力,去除北京申奧的阻礙,因而才促成金沙集團獲得澳門賭牌。

  威尼斯度蜜月醞釀度假村

  75歲的艾德森出生於猶太家族,父親是德士司機。他小時候在波斯頓的街角賣過報紙,也當過房貸經紀、投資顧問、金融顧問,也做過旅行社生意。他的第一桶金來自籌辦電腦展COMDEX,這個在八九十年代紅透一時的電腦展,讓艾德森賺了不少錢。

  1988年,艾德森和夥伴買下拉斯維加斯(LasVegas)的金沙賭場酒店,計劃通過增添會議與展覽業務來讓這家酒店轉型。隔年,他和夥伴建造金沙博覽與會議中心,這在當時是美國第一家私人擁有的會議中心。

  1991年,艾德森和第二任妻子在意大利水鄉威尼斯度蜜月時,萌生了要在拉斯維加斯興建一座霸級度假酒店的念頭。幾年後,他將金沙賭場酒店拆除,興建了以威尼斯為建築主題的拉斯維加斯威尼斯度假村(TheVenetian)。

  這家只有套房的超級豪華酒店不但迅速被譽為世界上最好的酒店之一,也為拉斯維加斯的酒店業帶來革命性的變化。2003年,威尼斯度假村又增建了一棟大樓,讓整座酒店的套房增至4049間,並擁有18家高級餐廳和購物中心。

  2004年5月,金沙集團在澳門興建的金沙賭場開業,這讓艾德森成為第一個在澳門開設拉斯維加斯式賭場的外國人。賭場的賺錢速度遠超人們的想像,不到一年就讓金沙集團賺回所投下的全部2億4000萬美元資本。

  由於艾德森在金沙集團持有69%股份,所以當金沙於2004年12月上市後,艾德森的財富便直線上升。

  澳門金沙賭場的成功讓艾德森信心滿滿地加重賭本,先是宣佈在拉斯維加斯興建Palazzo賭場酒店,隨後又宣佈在澳門興建一條1.3公里長的「金光大道」。

  2006年5月,新加坡的第一個綜合度假勝地(IR)舉行招標活動,結果經營權也落在金沙集團手裡。當時,金沙集團擊敗哈拉斯(Harrah)和吉寶置地、米高梅幻影(MGM)與嘉德置地及雲頂國際集團等強手,承諾投資至少50.5億元來發展濱海灣金沙IR。

  這幾項利好消息刺激金沙集團的股價不斷飆升。一直到2007年8月,金沙集團在澳門開設的威尼斯人度假村酒店開幕,艾德森仍然是「賭」運亨通,逢「賭」必發。

  澳門「金光大道」需120億美元

  他計劃在澳門發展的「金光大道」,是個超霸型的項目,估計須耗資120億美元建造。一旦在2010年完成,將擁有超過2萬個酒店客房。

  他將這塊位於路氹金光區的地皮劃分為七塊,其中一塊地皮發展「威尼斯人度假村」,其餘六塊地皮則引入六家國際級酒店集團去發展,其中包括洲際酒店(Intercontinental)集團、四季(FourSeasons)酒店集團、萬豪(Marriott)酒店集團、仕達屋(Starwood)、希爾頓,以及麗豪酒店(Regal)和帝豪(Dorsett)酒店集團。

  去年8月,「金光大道」的旗艦項目──威尼斯人度假村酒店在開業的短短一個星期便吸引超過45萬人次。不但客房爆滿,800多張賭桌及3000多部角子機終日圍滿賭客。首周入場盛況遠遠超越當年金沙、永利、星際、皇冠及何鴻燊旗下的新葡京等賭場開幕首星期的表現。

  一個月後,躊躇滿志的艾德森來到新加坡領取「福布斯終生成就獎」。當時的他深信,金沙集團所發展的幾個霸型項目,能夠將他推到更高的雲端。

  不到一年股價蒸發95%

  巔峰過後就是下坡路,只是沒有人預料到,這個下坡路竟然如此陡峭,簡直就是飛流直下三千尺。

  去年10月,金沙集團的股價高達144.56美元一股,這個月初,該公司股價一度跌至每股4.95美元,蒸發了95%價值。

  今年初,耗資19億美元建造的Palazzo終於開業,但已因為高昂的營運成本和美國的次貸問題而失色不少。這家超級豪華的「宮殿」賭場酒店,擁有3000間套房。由於與隔鄰的「姐妹」威尼斯度假村共同營運,以7093間套房總數計算,可以說是全球規模最大的酒店。

  中國收緊「個人游」金沙澳門賭業受重創

  隨著美國次貸問題越演越烈,金沙集團的股價也一路滑坡,不過,真正令它受到重創的卻是中國自今年中以來,多次收緊澳門的「個人遊」政策。

  最初,中國居民在省內申辦澳門自由行,一次可以辦理兩個澳門簽證,但有關條例卻在今年5月收緊至一個月只能辦理一次,隨後又收緊到兩個月一次。今年9月,澳門當局再限制持往來港澳通行證或赴港簽注的大陸旅客,經香港到澳門。

  《明報》引述北京的消息人士說,中國政府此舉除了不滿澳門嚴重倚賴賭業為收入,影響當地及廣東省一帶的社會風氣外,更關注到賭業收入大部分落入美資經營者的口袋。由於當地賭客大都以大陸人為主,澳門賭業等於是讓「美國人賺走中國老百姓的血汗錢」。

  中國入境條例一收緊,原本「如日中天」的澳門賭業,突然「漸入嚴冬」。儘管各大賭場紛紛推出不同優惠來搶客,許多荷官都在空賭枱前呆等賭客。今年6月,銀河集團更解雇270多名賭場員工來削減成本,跟一年前各大賭場因人手不足而四處搶員工的情況有了天壤之別。

  在美國次貸風暴的影響下,資本市場進一步幹凅,金沙集團原本計劃在今年3月融資52億5000萬美元來資助在澳門「金光大道」的擴張計劃,不過據說遭受金融界的冷遇。

  今年9月,艾德森與妻子從個人賬戶,通過6.5%的可轉換債券,向公司注資4億7500萬美元,避免貸款違約。進入10月份,有關金沙集團的不利傳聞越來越多,儘管該集團一再出面闢謠,市場卻完全不加理會,該公司瀕臨破產的消息越傳越盛。

  11月6日,金沙集團向美國證交會提交的文件指出,若無法理順籌集資金,集團有可能無力償還部分債務,這不但會對集團的持續經營帶來不利影響,也有可能被迫叫停原定的多項發展計劃,並危及集團旗下數以萬計員工的飯碗。

  剩餘賭本全押在新加坡

  消息一曝光,金沙集團主席兼總裁艾德森便即刻啟步飛來新加坡,與本地政府官員商談濱海灣金沙IR的前景。這一次來新,艾德森不論是財富或心情都已與一年多前大不相同。

  去年,澳門的「金光大道」和新加坡的濱海灣金沙IR將他的身家地位推上最高峰。現在這兩個霸型項目卻將他狠狠地摔落在地。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艾德森作出一個重要的抉擇──把剩餘的賭本全部押在新加坡。

  金沙集團日前宣佈暫停或放緩在拉斯維加斯和澳門的發展項目,以省下18億元的發展資金。它也計劃通過出售1億8000萬股股票來籌集16億200萬美元,而艾德森已承諾個人注資5億2500萬美元。

  金沙集團說:「公司將專注於新加坡濱海灣金沙和賓夕法尼亞州金沙這兩個項目的發展活動和資金情況,以確保它們能夠準時完工。」

  在艾德森的個人承諾下,新加坡政府批准將濱海灣金沙的賭桌數目由原來的600張增加至1000張,並且考慮批准它自明年底分階段,而不是一次過啟用。

---

分类题材: 行业_industrie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