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兴亡莫问前朝事 治港岂能靠贰臣

27/11/17

作者/来源:龙七公 - 文武生 评论员 2017年11月26日(日)

乾隆皇帝将降清的明朝官员称为“贰臣”,认为这些人“遭逢时艰,不能为其主临危授命”,实在是大节有亏。其实每个朝代都有“贰臣”,回归后的香港更不例外,有一班喝英国奶水长大的“贰臣”,嘴上拥护一国两制,心里抗拒回归,至今仍对殖民岁月念念不忘,对洋主人忠心耿耿,他们正是如假包换的“花岗岩头脑”。

香港回归时,为了安定人心,平稳过渡,除了特首取代港督,整个管治班子原封不动,司法系统更是全盘照收,各级法院还保留相当数量的外国法官,《基本法》甚至明文规定“终审法院可根据需要邀请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的法官参加审判”。在当年的历史背景下,这是无可厚非的,但回归二十年后的今天,司法系统依然没有任何改变,则显然不合时宜,更不合情理。

一直以来,港府总是迷信“外来和尚会念经”,仿佛不请几个洋人撑腰,就不是一国两制,就不是高度自治。正是在这种“恋殖”和“奴才心态”之下,整个司法系统至今依然笼罩着殖民幽灵,制度还是殖民地的制度,法律还是殖民地的法律,假发还是殖民地的假发,与回归前没有任何分别。

律政司司长袁国强曾夸夸其谈,认为《基本法》容许终审法院邀请外国法官参与审判工作,有助促成本港法官及外国法官互动并带来新思维,有利推进一国两制;他并表示,有些法官及检控官受到不合理、非理性的指摘,情况不健康,亦非法治精神的表现。很明显,他不是昧于形势,就是别有用心。在外国,法官并非神圣不可批评,唯独香港法官好像神灵一样只能远观不能亵玩,可谓咄咄怪事。

司法不公是最大的不公。香港回归后之所以乱象丛生,固然有各种各样的因素,而司法独大绝对是主要原因。眼前就有一宗新鲜个案。《东方日报》记者去年三月在进行正常采访时,怀疑遭一名男子恐吓,其后警方落案控告该男子刑事恐吓罪,案情并不复杂,而且证据确凿,讵料法庭竟裁定表面证供不成立,被告当庭获释。还有,壹传媒老板黎智英早前粗暴指骂东方记者,并扬言“实会搵人搞×你”,但至今未被落案检控,如果说当局不是刻意包庇,三岁小孩也不信。

袁国强声称香港过去二十年间经历不少风浪,整体保持经济繁荣,维护核心价值,包括法治、司法独立、保障基本人权等。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当局执法双重标准,不仅带头破坏法治,而且践踏新闻自由,类似例子不胜枚举。更不可思议的是,香港回归二十年,《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依然遥遥无期,以致出现法律真空,令港独分子有恃无恐,这难道不是港府尤其是律政司的责任吗?占领之乱已结束将近三年,大部分搞手及黑手至今未被落案检控,所谓的法治究竟从何说起?袁国强据传即将离任搵真银,他留下的烂摊子又由谁来收拾?

近年香港纷纷扰扰,港独泛滥成灾,恰恰证明法治不彰,而这正是律政司失职所致。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访港时寄语港府官员“一寸丹心唯报国”,不论是行政机构主要官员,还是立法、司法机构的负责人,都要有国家观念,要善于站在国家的高度来观察及思考问题,自觉维护国家主权、公众安全、发展利益,履行自己对国家的责任。可惜言者谆谆,听者藐藐,这番话对于“花岗岩头脑”的人而言,无异于对牛弹琴。

说到底,香港是中国的地方,不是外国的地方,要真正落实“港人治港”,确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必须依靠真心拥护回归的爱国爱港人士,而不能依靠那班身在汉营心在曹的“贰臣”。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