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假如有人要你不谈某些事情

26/11/17

作者/来源:陈华彪报道 万章翻译


参加 Jeremy Tiang新书发布会

获奖的新加坡作家Jeremy Tiang在伦敦发布了处女作小说《紧急状态》并发表演讲。他的小说跨越了七十年,Jeremy通过几位主要的人物探讨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左派活跃份子的生活和思想。

读过他的小说后,我好奇地想要知道他的构想来自哪里,以及是什么促使他选择与他这一代人格格不入的主题。

在享用美酒的当儿,我从他对主持人在发布会上提问的答复中更进一步了解了他的写作经历。

有关紧急状态的历史背景

……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在过去的几十年,从历史课本所学的,父母为我们所讲述的,老师为我们所讲授的以及政客们一而再再而三所讲的,这一切也许变的完全不同。

所以我甚至不想去纠正已经记载下来的记录,只向大家建议这些记录也许会经不起质疑。

“你不须对它们下判断,你给它们一个说话的机会。”

首先,政治人物也是人,在我加入其他特质之前,先创造这个人是非常重要的……在五十年代,新加坡会发生什么事或朝某一个方向走去是轻而易举的,……它可能轻易地走上更加左倾的方向,往一个更为社会主义的国家走去……那个年代共产主义者的确很受欢迎,所以往后看当然很容易的说共产主义是注定要失败的……但这是五十年代,许多事情发生之前,使我们把共产主义与某些特质联系起来……在残酷战争和殖民主义之后,承诺平等公正似乎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意识形态; 我想提醒大家,很久以前新加坡曾经有过不知道谁会胜出的选举。 (发自观众的第一阵笑声)

“还有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NAC)的资金是……呃(笑声)”

我不是为了金钱而写作(笑声)

NAC的资助让我更加容易而且能够到马来西亚和泰国去进行我所需要的研究,我非常感激。我从来不是为了资助而写作,一旦失去了资助,我更下定决心来完成这本书,因为如果有人不想要让你说下去,那就意味着这话是真的有需要说下去。

如果政府试图压制我认为非讲不可至关重要的故事,因为被新加坡政府压制了几十年的声音现在正在沸腾起来,我想在任何可行的情况下,我们应该尽量的将这些事情加以宣扬。

读者是怎样的反应

在某种层次上,这本书成为了反抗的象征,无可避免的这个具争议的课题有时比起这本书更加受到议论,却也有点令人讨厌。

我认为人们通常较能接受另一个故事中的另一个观点。相对来说,因对不遵循正统之道而提出谴责的人并不太多,我认为这的确令人鼓舞。人们已经超越了不对政府观点加以批判的界限,所以我认为互联网带来了让人们渴望的异议的声音。

“它是你的处女作小说,你觉得它应该是部长篇的小说”

是的,这个故事从头到尾长达七十年,里面需要许许多多的声音。一部短篇小说只能有一个观点。我是这样写的,因为我知道那整段时期的历史不是任何单一观点所能够代表的,因为有那么多派系都想要做不同的事情,和见到国家和政治情况有所不同,为了公平起见,我必须从各个角度来讲述,这是唯一能给我足够空间的可行格式。

这本书由新加坡出版商Epigram出版。在英国的Waterstones出售,由Epigram发行。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