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资政与网上南大

26/11/17

作者/来源:编辑部 14 Nov 2000 南大之友
http://www.geocities.ws/nantahfriends/nantah/ln00.html

馆注:看来应该是傅文成的文稿,如果属实,那么,因为傅君已经金盆洗手退出江湖,所以此后不会再有如此的精辟佳作,为南洋大学历史发声。

1。【传媒舞台,政治人物】

从许多实际的例子,我们可看到一个普遍现象,就是:传媒的报导经常像哈哈镜,政治人物如果亲自到镜前一照,不经意的话可能还不知道镜里的就是自己。

政治又如舞台,谁要上台就难免要粉墨登场一番,在台上的政治人物还能保存多少真貌?也是个有趣的问题。

大抵上政治人物愈多人讨论,扭曲的成份就愈大。如敢冒大不讳,作石破天惊之举,就更可能会扭曲得不成人形。古人说:尽信书不如无书,今人该说:尽信传媒不如无传媒。

就以李资政来说。提起华人政治家或东南亚政治家,华人莫不引以为荣。但跟南洋大学在一起谈,情况就变得奇复杂无比,而且恐怕就要毁誉参半,甚至毁多誉少了。

2,【南大儿女,谈李资政】

如今我们以南大生的身份谈李资政,其实是项极其吃力不讨好的“危险任务”。根据一般了解,南大都已经被李资政“关闭”了,没什么好谈的。我们最好只谈李资政与新加坡,不谈李资政与“南大”,否则勾起旧恨,搞不好连我们也会成了武林公敌。

但根据事实分析,情况并不那么悲观。

文天祥正气歌提到“齐太史简”跟“晋董孤笔”,代表了中国古代史家不畏强权将史实载入史册的大无畏精神。这种精神也成了中国知识份子的传统。基于这种传统,我们相信自己能做到不偏不倚,以事论事。不怕开罪任何人,也不须讨好任何人。我们不须制造事实,也不须像鸵鸟般地逃避事实。

更何况,找出事实真相,其实将造成一种双赢的局面。

在进入正题之前,我们必须有言在先:我们没有资格作历史的审判官,在这里判定谁对谁错。我们只是根据事实,各自表述。如有矫枉过正之处,敬请高明指点,不胜感谢之至。

至于南大校产问题,警察入校园残忍对待学生事件,牵涉范围太广,手头资料不足,难作凿确完整之论述,应待搜集足够资料之后始能着笔,或由更适合的人选来阐述。

不论如何,对这两项事件,前者可以商议善后安排,但不在本文范围之内。后者毋须议论,必须谴责同时追究责任。

此外本文只能就公认的事实立论,若仍有立论不公,与事实不符之处,敬请指正。

3.【南大南大,虽难仍大】

当然我们也必须明确声明,我们自始至终,都坚定不移地认为:

陈六使先生创办南洋大学是项伟大的历史事件。它意义重大,是华族传统精神的体现,是顺应历史潮流,高瞻远瞩的空前壮举。南洋大学的诞生,显示了先贤们的责任感,使命感与英雄气概。

我们至今认为南洋大学不应被关闭。

但同时我们也认为李资政对新加坡的伟大贡献是前无古人的,对此我们不须多花笔墨,相信也没有人会争论,因为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如果后人读历史的话,一定不会漏了廿世纪这两个伟人:陈六使与李光耀。一个将生命贡献给他伟大的梦:在南洋延续华族传统文化,建立民众大学,为后世的海外华人将华人文化如日月星辰高悬于穹苍,普照大地”。一个带领新加坡,在周围复杂的政治环境中,在本身资源缺乏的条件下,不但能生存,而且一再制造奇迹,在多个领域鹤立鸡群,成了区域的模范与领导。

这两个伟人不但是新加坡的光荣,也是海外华人的光荣。

但他们两人却冲突了,南洋大学的关闭是否代意味着这两个伟人“形而上”的冲突已到了无可扭转的地步?而且这一冲突将永远延续?

当我们仔细思考这一问题时,发觉在事实的底层,还隐藏着其他事实。真相其实并非全如我们过去的所听所闻。

而事实真相一旦水落石出,南大是否仍难大呢?而事实上,有了一万二千名校友的南大,早己经不“小”了。

4.【此一时也,彼一时也】

根据表面理由,新加坡关闭华小,关闭南大,是为了统一全国语文,全国人民以英文为主,可以增加新加坡在国际上竞争的能力。

这做法是否错了呢?

从历史的宏观角度来看,事情的对错有时是基于当时的现实环境。经常会发生的是:昨日是对的,今日却错了。今日是对的,将来却错了。

刘备入川时,叫诸葛亮为立文书安抚益州百姓。诸葛亮也学刘邦跟益州老百姓“约法三章”,却条条是严刑峻法。刘备读了大吃一惊,问道:“高祖入川跟老百姓约法条条宽容,如今我们的约法何以条条严峻呢?”诸葛亮答道:“此一时,彼一时也。强秦对益州百姓过于严峻,所以高祖从宽,而前益州太守刘璋治川过于散漫,故我等须从严。”

这段故事说明了一个普遍真理:政治与政政策是不可以将现实撇开一边,孤立地谈对错。

那么关闭南大是对是错呢?这个问题跟另一个问题在本质上完全一样:

“你们的孩子该读英校还是读华校呢?”

事不关己,关己则乱。如果在冷气房辩论这个问题,大家可以尽情地高谈阔论。但当大家要因此而面对切身的选择时,可能又“不同讲法”。众所周知,把孩子送进英校是当时大部份学生家长的抉择。也就是说,大部份家长都以行动投票:“南大应被关闭”。

李资政只不过是“顺应”民情,将大家的意愿付诸实施罢了。

许多读者读到这里可能哗然:难道你们这批南大生赞成关闭南大吗?我们的回答是:“绝不。”我们只是想说明一件事实,虽然我们认为关闭南大是错误的,但南大的关闭难道华社本身不该负应有的责任吗?

我们还想指出,关闭南大过去“对”了(因为许多华人都以“行动”支持),现在却错了(因为李资政说:没有南大精神,新加坡就会有麻烦),将来将更加错(中国的崛起与新近兴起的地球村理念)。

5.【没有南大,星洲难大】

从许多迹象看来,李资政与新加坡政府从未忽视国家文化,这些年提倡的国家意识,儒家思想。李资政本身也提到对新加坡变为“伪西方社会”的忧虑,近年更石破天惊地道出:“没有南大精神,新加坡会有麻烦”

李资政当总理时日理万机,心中只想如何将新加坡治好。退而为资政,也一直在前瞻新加坡的前途。一个人不管如何反对他,对他治国的诚意都不致于置疑。

全国统一为双语学校,间接地关闭了华校,最后关闭南大,是李资政的策略与行动,为的是达致他的政治目标:全国都能讲英语,以增强新加坡在国际上竞争的能力。在他心目中这是一场教育革命。在整个过程中,他不能以华人的身份办事,而只能以新加坡掌舵人的身份办事。因为新加坡是多元民族国家,而且近邻都非华族国家。为了达到他的指标,一些牺牲在他来看是在所难免。如今连华校都劫数难逃,在以华人为主干的新加坡政府来说,对内对外都能理直气壮。这一症结点是不难理解。

问题在:这个牺牲是否太大,是否必要呢?

这点见仁见智,我们下文再加分析。现在只谈这场“教育革命”的后遗症。

经过这场变革之后,华校消失了,南大消失了,而华族文化,即使不被摧毁,也已由强势转为弱势。今日华族青年对华族文化的态度,恐怕是当时策划者始料所未及吧。

当时新加坡政府中的华人领导为了“秉公办事”,他们要建立的新加坡文化而非华人文化,以照顾国内其他民族与邻国的感受。但,身为华人而脱离华人文化,会产生什么效应呢?“实验”证明:脱离了华族文化,华人子弟极可能会变成“猪八戒照镜子”(里外都不是人)。东方的文化美德消失,西方文化又“好的不学,只检坏的学”。时下最常听见年青人的口头禅:“Who care ?” ,“Dont tell me……” 绝对不是西方文化的神髓,这种口吻在英美通常不是出自有教养的孩子口中,在下层社会尤其是贫民区听得最多。但在这里却发扬光大,青出于蓝,通街都是。

身为华族,最适合我们的当然是华族文化,因为我们了解它,能够对年青人起督导作用。但“教育革命”之后这张牌不能用了。要谈的是新加坡文化,新加坡文化又未成形,就一窝风地向西方,向日本“取经”。套一个简单逻辑:他们比较先进,文化一定是好的。

现在问题来了:尊重法治是西方文化,年青一代失落颓废也是西方文化。学好三年,学坏三天。又没有长辈督导。失去了对根基文化的尊重,长辈也丧失了督导的基础,到最后,本身文化消失了,西方文化只学到渣滓皮毛。李资政目光如炬,怎会没看到这一点?所以“伪西方社会”,“没有南大精神,新加坡就会有麻烦”绝不只是无意提起,其实是在深思熟虑之后的由衷之言。

南大经过廿多年的经营,遗留的南大精神最少能造成一股抗衡的实力。但此消彼长,若不急谋对策,任由发展,新加坡下一代岌岌可危。

去年调查发现超过廿巴仙的华人来世要当外国人,日本人。以及宣扬华人文化的华裔馆刊登由“学生导游”写出“抗拒”中华文化(主要是因为她认为一些做人的基本义务对她是一种“疲劳转炸”)的离奇文章,都在显示凶兆。试想一个国家有如此国民,国家前途还须谈?

6.【易地而处,你当光耀】

教育改革“加强”了新加坡的竞争能力,却付出了如此昂贵的代价,是否得不偿失?而不进行教育改革,是否真的会“削弱”新加坡的竞争能力?

而我们如此立论,是否在否定李资政的功绩呢?

我们并没有这个意思。我们必须重申,李资政的功绩是无须争议的。如果以这种教育改革所发生的“意外”怪责李资政,我们认为也有失公允。

易地而处,让你坐上李资政(当时李总理)的位子吧,你会怎么办?

新加坡当时生存条件脆弱,(严格讲起来,今天的条件虽然远胜当年,却仍暗藏危机),新加坡本就不是好管的一个国家。

治理一个没有天然资源,连水都须邻国供应。四周都是强邻,人口两三百万,面积二百多平方公里的蕞尔小国,你能不战战兢兢吗?

我们可以海阔天空,高谈阔论,但当家之主的国家领导,在想的却是生存的问题。

如果生存都成问题,其他岂不沦为空谈?

事有轻重缓急,以当年新加坡的处境,千头万绪,你要进行那项?

即使你现在问我们,我们也会回答:生存要紧。

李资政领导的新加坡政府以“求存”为当时的建国方略,当时的“教育改革”也循着这一方略拟定,结果新加坡不但生存了,而且骄傲地生存下去。新加坡成了举世注目的新兴国家。这些功绩能不能抵得过教育改革所带来的后遗症呢,那也是见仁见智了?

纸上谈兵易,实地作战难。凭良心说,如果新加坡跟香港对调地理位置,也因而变换了政治因素,我们相信南洋大学会保留下来,而被关闭合并的可能是香港中文大学。

即使以中国传统思想,我们也简略地为处世之道划分了阶段,就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7.【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以现代的思潮来诠释这句古话,可以说成这样:

修身:主要是文化素养跟谋生能力。
齐家:稳固自己的家。(家也可引申为政党)
治国:将自己国家治好。
平天下:然后才理国际事务。

说是简单,做起来呢?

尤其是治国,怎样才叫将国家管好呢?

李资政的作法是:政策上以人民的整合为首要任务,政治上以稳固行动党的政权为先决条件,从他的角度来看,是否与我们的古训吻合呢?

“身不修则家不齐,家不齐则国不治”。李资政雷厉风行地对付贪污,加强行政效率,建立廉洁有效的新加坡政府,是属于“修身”。而加强党内组织,罗致人材进党,消除对行动党的威胁因素,是属于“齐家”。在这两个条件确立之后,才有效的“治国”。

可以说今天的新加坡政府,是李资政花多年心血的策划与实践的成果。即使不是十全十美,在世界上也是广受尊敬的建全政府。至于一些“政治过激行动”会遭人非议,但中国历史上有孔子杀少正卯事件,邓小平的六四事件。姑不论我们是否赞同,执行者主观上都为了稳定政治局势,以求国家发展不致受影向,非关个人。如有失误,纯属个人的主观判断所致。

新加坡政府这么多年的建树,许多都在国际间树立了榜样。刚脱离马来西亚独立时,曾有些人以怀疑的眼光看新加坡,看她的独立能维持多久。经过新加坡政府脚踏实地的规划建设,新加坡早在脆弱的条件下,完全不靠外援的情况下,坚强地生存下来。如今新加坡创造奇迹的能力,普世已经没有人会怀疑。

这么说,我们是否赞成李资政关闭华校,关闭南大呢?我们的回答是:“不!”

8.【始皇统文,借辙前车】

在治国的千头万绪之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事项,就是教育问题。而教育问题之中,直接牵连的,就是语文问题。

国家的统一,人民之间的团结,语文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这一点两千年前秦始皇早已看到。秦皇朝早已覆亡,始皇帝今天仍留给中华民族的重大礼物是:文字统一。

以新加坡政府当时的处境,新加坡政府领导人当然有着比谁都强烈的危机感。理所当然的,他们会想到一切的可能性,寻找一切可能的途径,他们首先关注的是:如何确保新加坡能生存。新加坡没有资源可以依靠,可以以靠的只有她的人民。所以在直接的逻辑推论,统一语文对新加坡来说,比任何其他国家都来得重要,来得迫切。

统一语文,以李资政为首的新加坡政府,除了英文还能有什么其他选择?

我们猜想,基于以下理由:

1。新加坡的走向主要是国际贸易跟国际服务行业,英文成了唯一的选择。

2。全国统一用英文,在当时新加坡政府的看法,将有助以促进各族人民之间的团结,同时消除一些政治问题。

3。在当时的英校生眼里:华校生当时几乎跟共产党划上等号,华校被看成是共产党成长的温床。我们猜想在他们潜意识中,消灭华校就等于消灭共产党。

此外,还有一个可能的因素:当新加坡还在马来西亚时,李资政的口号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脱离马来西亚独立后,顺理成章地成了“新加坡人的新加坡”,他当时的基本的政治理念是:“全国人民应该澈底破除种族的樊篱,出自内心把这个国家当成自己的国家”,这也可能是他的教育政策的远因。

新加坡当时的决策人毅然决定了他们影向深远的双语教育政策。在这一政策下,华文在华校中从主位降为宾位,从宾位降到可有可无。而语文与文化传统息息相关,在这变革下,华校的特质已荡然无存。中小华校不复存在,南大学生来源也出了问题,终至于南大也寿终正寝。

以当时的情况,以形式逻辑思维方式推断,这一计划一举数得,完美无瑕。而实际上新加坡也因此获得骄人的成就。

但在完美的计划下,逻辑所推断不出的失误,却隐藏了祸根。

今日新加坡所面对的不再是生存问题,不再是统一与政治问题,而是一群失落的下一代已如脱缰之马,文化的传承出现了严重问题。

文化是国家民族的灵魂,一旦出现问题就如同殿堂的主柱已被白蚁蛀食。若不急加挽救, 楼倒房塌指日可待。

9.【浮土德困,魔鬼进门】

这使我们想到浮士德的故事。浮士德走头无路时,魔鬼出现跟他谈条件。结果是,浮士 德得到了一切,却失去了灵魂。

新加坡政府强调自尊,强调自身文化。众所周知,新加坡这些年来完全是用自己的智慧, 自己的人才闯出自己的天地。这点不但新加坡人感到自豪,东南亚华人也引以为荣,跟 浮士德出让灵魂获取成功的情形当然完全不一样。

但愈看新加坡新一代的年青人,却愈感他(她)们已失去新加坡建国前辈们那样伟大的灵魂。

新加坡现在完全没有问题,可惜这一代领导人成功的特质在下一代可能就要消失。下一 代能否保持现在的优势?没人敢说。

没有坚强文化根基的人民,会有什么好的素质令人深感怀疑。新加坡领导人的成功绝非偶然,承诸上一代的文化素质是其中一项重大因素。

新加坡以往面对的威胁已经不存在,现在威胁来自各位家中的小孩。并不是他们对大家有什么威胁,而是他们对新加坡的未来有严重的威胁。

新加坡没有其他资源可以依靠,纯粹依靠人力资源,人民的素质重于一切,而人民的素质最后取决于文化传统。如果这方面出现问题,就如同苍鹰断翅,欲振乏力。

这一症结我们相信李资政比谁都清楚。我们也期望以他超人的智慧跟魄力,能寻找出有效的挽救策略。

10.【理想略同,政治冲突】

现在又要到回我们的陈六使先生与南洋大学。其实新加坡目前的文化危机,就是陈六使等先贤当年之所忧虑。同时也正是南洋大学诞生的原因。

陈六使等先贤是为了后代着想,希望他们不管过了多少代,仍能传承中华文化。他们是从华族的立场来看待问题,与李资政从整个国家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当然存在一些差异。但,不管从那种角度,一个国家必须有自己的文化,以作为国家民族的根本。这点李资政从来都没有忽视。

而新加坡华人占了绝大多数。以华族文化作为国家文化的主要成份,就算从现代的角度来看也属天经地义。就算不求其他民族认同,华族自己生活在自己的文化世界总不过份吧?其实李资政提倡儒家思想,赞扬南大精神,已经在行动上认同了陈六使等先贤的理念。

也就是说,李资政与陈六使先生其实都有同一目标,就是为新加坡造就有文化特质的接班人。只不过陈六使把文化放到第一阶段,李资政则把国家的生存放在首位。 没所谓谁对谁错,但肯定的是两人的方向是一致的。

李资政将儿女都送进华校,自己成年后还勤修华文,提倡儒家思想,赞扬南大精神。如果把他说成是厌恶中华文化,乃至蓄意消灭中华文化的罪人,未免是欠缺智慧的言过其实了。

那么是什么因素造成李资政对付陈六使,“对付”南大的结局呢?我们认同一种看法,纯粹是政治因素,跟语文文化无关。

很明显的,陈六使先生非但不属于李资政的阵营,而且还同情或支持他的敌对阵营,而许多南大校友的态度也是如此。

可能在李资政的直觉上,华校跟南大隐隐然是反李光耀,反行动党的大本营,反对派势力成长的温床。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终致于玉石俱焚,不可不说是历史的不幸。

11.【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当时李资政先确保行动党执政,后确保他的语文政策得以推行,最后实现他为新加坡拟定的计划,制造更有利的生存条件,这是他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流程。

不幸的是,陈六使先生与南洋大学,在李资政本身的看法跟感觉中,似乎在他所定的流程中造成政治阻力,

我们不相信李资政没有看到南洋大学的珍贵性,也不相信李资政当时看不出南大所保留的中华文化有一天会成为新加坡切需的支柱。但不幸的是,她的存在也同时被认为构成对他的政权与政策的威胁与阻力。

当时新加坡处在求存的阶段,任何对行动党跟他的政策可能形成的威胁与阻力对李资政来说都是难以容忍的。在这前提下,长线的考虑暂搁一旁,先解决眼前的生存问题。在这环境下,对付南大在他来说是理所当然,而且势在必行。

不知道在这过程他本人的感受如何,我们相信一定是充满矛盾。他不可能没想到这样做是冒了华人社会的大不讳,他摧毁一间海外中华文化的堡垒肯定会带来恶劣的名声。但可能在他的盘算中,这是推行他的政策的一种无可避免的牺牲。

而这种考虑与做法是错是对,自有待后人公论了。

但我们不能否认一点:在整个思考过程,在李资政的主观上,是以行动党与新加坡前途为前提,如果有失误的话,也不过是判断上的偏差。何况,除了华校南大,李资政当年还要面对许许多多其他严峻的问题。

有个耐人寻味的问题是:李资政当年曾否想过保留南大?

从一些珠丝马迹:1969年聘请国际知名的一流华人学者黄丽松教授(黄教授后来出任香港大学校长)出任南大校长。1975年又由当时的科学工艺部长李昭铭博士出任南大校长。如果是存心要关闭南大,却何故一再派谴这些重量级的校长出掌南大,给南大策划跟带来一些重大的发展?

所以我们有理由推测,在当时的情况下,李资政有在新加坡保存一间华文大学的理由,也可能有这个意愿。至于何以后来改弦易辙,三四年后就断然作出关闭南大的决定并付诸行动?只有当事者才能回答了。

12.【收之桑榆,失之东隅】

一切都照李资政的原定计划顺利进行,新加坡与行动党都获得辉煌的成就,新加坡人民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过去的问题都已经不存在。陈六使先生已经逝世,南大已经消失,李资政在整个斗争中成了胜利者。他无疑给新加坡带来了甜蜜的果实,新加坡持续的经济繁荣令邻国称羡不己。

但,大家也同时看到,南大的消失,华校的消失,也标志了华族文化的没落。而华族文化的没落,也令到下一代华人成为无根的一代,失落的一代,更可悲的是,在文化真空的情况下,西方颓废文化也就乘虚而入。今日的年青人,已经成了李资政心中最大的忧虑。

我们相信,大收获之后的大损失,在李资政来说不可不说是一种遗憾。从某个角度来看,李资赢了“过去”与“现在”的战争,在“未来”的战争却可能处于不利。当然,以“现在”的胜利,要在“未来”扭转局势并非不可能,但却肯定不是件容易的事。

文化的传承须要的是时间与环境,不可以装箱进口。这场“文化”战争的难度,将不下于李资政曾经大胜的“生存战争”。甚至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这一得一失之间,我们可否看成是当年的策划存在着漏洞呢?

13.【如此局势,如何应对】

对付政敌,李资政驾轻就熟,毫不吃力。如今不是敌人,而是国家的下一代,新加坡未来的主人翁。

并非他们有什么叛逆行为,而是他们的文化素质已经令李资政为新加坡的前途担忧。

现在新加坡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竟是尚未成长的下一代,未来的接班人。雄才伟略如李资政,也难免要伤透脑筋。

新加坡政府大力鼓吹国家意识,大力鼓吹文化。是她对这一局面所采取的策略。但不幸得很,大部份年青人的文化意识并不存在。

对文化必须有宗教式的崇敬,才能使文化在一个人的意识中生根。而非麦当劳或肯达基家乡鸡那样的现买现卖。文化本身的形成也是经年累月的汇集。决非一年两年就可见功。

文化造成价值观,道德观,与审美观上的认同,从而划一了行为准则,在这基础上,国民才可以建立国家意识。

而对一个民族来说,以母语文化为基础建立主体文化,是最佳途径,这点前文已经分析过。

建立起自身的主体文化,对其他文化以鉴赏或参考的态度投入,应该可以免除现今年青一代的“文化迷路”的现象。这一问题一旦解决,新加坡的国基将稳如磐石。

14.【光耀六使,原本一家】

如果陈六使先生在世,而我们去问他现在该怎么做,他肯定会这么说:

“有什么好问的?快去协助李资政,快去协助吴总理,把中华文化带回新加坡。”

过往的一切已如云烟,而且当年只是因为当时环境而造成对立的局面吧?相信李资政本 身,一定敬重陈六使先生,要不然也不会谈南大精神。而李资政将新加坡发展成今天的 成功典范,陈六使先生如健在,也必定会由衷敬佩。

以往因政见不合而对立,今天为何不能因目标一致而携手合作呢?

政治场中的一句老话:“在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大家都为国家民族的前途操心,虽然路线不同,但两人的内心世界,相信是完全一样的。

陈六使先生跟李资政在年岁上相差三十多年,背景也完全不同,当年的想法当然也不可能一致。但他们为国家,为民族无私的奉献之心却是完全相同。

如今一切已成为历史,今后我们可否摆脱以往因政治对峙而造成的梦魇,走回我们共同该走的道路?

同时从这一惨痛的历史教训,我们应否确保教育文化与政治完全脱钩,让它保持它超然独立的地位,以进行它的使命呢?

南大校友饱受亡校之痛,应否将我们的复校情怀,扩展到对世上所有捍卫母语文化教育者的同情,声援与支持?

就如马来西亚近来的“宏愿学校”计划导致华社忧心如焚,身为南大校友能隔岸观火吗?

而新加坡当前的局面,正是南大儿女回馈母校,回馈陈六使等先贤的时刻。如果能由南大校友协助新加坡发展中的美中不足,以中华文化填补文化上的缺口。一方面为新加坡建国大业尽了棉力,一方面也了陈六使先生等先贤的心愿。从各个角度来看,现在正是南大校友奉献力量的大好时机。

问题在:如何行动呢?

15.【万流归宗,网上南大】

南大之友网站已经对“网上南大”作了各方面阐述,我们经过长时间的研究思考,发现它本身是条可行的途径。

运用现代的尖端科技,“网上南大”本身可以成为一个现代企业,跟其他企业不同的是,她可成为一个负有使命,而且有深厚的,源自南洋大学基础的现代教育企业。

与资讯工业有直接间接关系的电脑系与数学系,刚好是南洋大学的特强项目。而且基于南洋大学本身的深厚的文化背景,其他各科系校友在世界各著名大学也一样表现卓越。至于秉自云南园灵气而无师自通的世界级南大艺术家,也同样令人赞赏不已。以一万二千名南大儿女直接间接推动,“网上南大”实际上已保不败之地。

现在又欣逢现代世界的大气候:地球村理念与中国的兴起,而且结合新加坡当前局势,“网上南大”更加大有可为。

“网上南大”源自新加坡的“南洋大学”,对“祖家”贡献力量当然是最大心愿。与此同时,我们深信以我们承自南洋大学的深厚基础与使命感,可以将现代的尖端科技与教育实践结合,寻找出一条符合现代潮流,现代环境需求的康庄大道,同时将源自华族文化的“南大精神”传布全球。

郑奋兴教授在“网上南大,梦幻抑真实”中对“网上南大”已有详细的说明。而我们进一步研究,发觉在解决了许多技术问题之后,它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潜在力量:经过互联网,“南洋大学”也能达到在新加坡“重生”的效果,负起她新的使命。

网上南大同时也将直接牵涉普泛的教育现代化课题,探寻现代教育在新科技环境下可能的延伸,尤其是探寻如何在互联网的环境下,将教育型态从单纯的知识传导提升到对学生们创意的开导与启发,以协助亚洲国家以及世界上其他国家迎接21世纪的挑战。在这意义下,网上南大自然地成为国际性质的国际大学。

其实陈六使等先贤创办南洋大学时也觉察到英语的重要性,所以率先成立了以英文为主的现代语文系。网上南大也将是以中华语文,中华文化为基础,而英语为普遍工具的一间网上大学。这样,她一方面延继了她的历史使命,一方面也符合了环境需求。将是一间普天下华人跟全世界各族人民都会支持的网上大学。

毕生贡献新加坡的李资政,从他近年来周游列国,积极于国际事务看来,莫非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最高阶段:“平天下”,从而营建“大新加坡”,一个超越地域限制,超越空间限制的新加坡?

而网上南大,如郑奋兴教授在文稿:“南大已随风而逝?”中所言,将是未来“大南大”的起点。

如果源自陈六使先生,源自新加坡的“网上南大”,在李资政为下一代稳固根基,在他营建“大新加坡”的伟业中能助他一臂之力,岂非美事一桩?

谨以“南大组曲”中之“啊南大”结束本文:

*********************

……..泰山的行程不远,孔孟的遗迹可寻,
……..啊南大,在您怀抱里我们与古圣同步。

……..先人的心血凝聚,前贤的寄望殷切,
……..啊南大,在您身影里我们与先贤共语。

……..您曾经巍峨在岛国的一隅,如今竟然已渺无踪迹,
……..啊南大,您几时再回来?

……..多年的沉寂不是遗忘,大风起兮鹏鸟才能展翼,
……..啊南大,看您的儿女们联手让历史伴您同行。

……..啊南大,啊南大,愿您更壮大!

**********************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