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质疑王赓武南洋大学历史叙述 四

25/11/1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历史会叙述自己的故事。扭曲和杜撰历史必然是徒劳无功。新加坡主流历史论述中的华文教育历史,尤其是南洋大学历史,是一部被严重误导的,充满半真半假,以假乱真的鱼目混珠历史。

要甄别历史的真实虚伪,并非难事。其实,只要足够的细心聆听,历史是会从被编制的谎言之中,脱颖而出,还原自己的本来真面目。

李淑飞(2017:P 194):王賡武教授在笔者的访谈中称,以自己的理解,当时新加坡独立后,华社中有一部分人,包括华文报社的,南大的人,支持南大的人和华文学校的教师,他们心里面可能认为在华人占75%的新加坡,华校和华人势力增强了,有成为华文为主国家的可能。王教授认为这个也是可以理解的想法,但问题是李光耀认为在当时的政治局势下是不可能做到的。王教授认为李星可等人可能是害怕李光耀走英化的道路,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社论出来,但他称自己当时明白很多人都没有看报告书的内容,包括南大的一些学生领袖,王教授后来和有些人熟悉后问他们有没有看报告书,他们也承认当时主要看的是华文报纸的社论,而根本没有看自己的报告书。

李淑飞(2017:P 195):…但王教授回忆称自己当时在吉隆坡看了后,明白是政治化问题,是在政治斗争的扭曲之中,牵扯到行动党夺权问题,和行动党之前的恩怨有关系。王教授称自己不属于政治团体,和政治也没有任何关系,当时是比较天真的,只是作为一个学者和教育家来对南大进行建议,因此当时只是在吉隆坡说自己的报告书不适用于新加坡独立后的南大,但却并未参与到这些论争中去。

在此,王赓武描绘的历史场景是:1965年独立后,新加坡华社基于是人口75%的族群,诉求华人语文成为新加坡的主流文化;即华语文取代原有英语文。但问题是李光耀认为在当时的政治局势下,华人族群的意愿是不可能做到的。而由于华人的政治期待没有得到满足,所以华人报章和南大生在根本没有看过王赓武报告书的情况下,就盲目的批评和抗议。

还有,就有关李光耀面对的政治局势。王赓武说,施行报告书是由于政治化问题,是在政治斗争的扭曲之中,牵扯到行动党夺权问题,和行动党之前的恩怨有关系。

对比历史事实,王赓武的如此说法是一派胡言。历史真相并非如此。王赓武颠倒是非因果,把政治受害者,塑造为政治事件的麻烦制造者。而作为问题的始作俑者李光耀,却连影子都缺席了历史的审判。

1、历史上,新加坡华人社会尤其是华校生,肯定是不会如此天真无知的愚蠢到,要求李光耀把华文提升,成为新加坡的主流语文。事实上,华人社会的要求仅仅是一个有限的母语文化生存空间,即在英文为主的天空下,华文可以共存。只要李光耀不糟蹋华人文教,华校生就会三拜九叩感谢隆恩。还有谁会不知天高地厚的胆敢痴心幻想,要取代英文成为社会主流?

或许,王赓武没有明言的弦外之音是在说华文沙文主义。历史上,在整个英殖民时代,新加坡华语文向来都是政治上的弱势言语,但是,一个无法保护自我生存条件的华文族群,却竟然被标签为具有华文沙文主义的野心和能力。理所当然,这一个政治标签是粘不上的。历史教授王赓武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华文沙文主义之说,在新加坡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此一史实,历史文献有着清清楚楚的记载。

至于,批评王赓武报告书的社论和南洋大学学生会的言论,究竟是不是一如王赓武说的,都是一些没有看过报告书的胡扯。其实,批评言论是什么样的素质,是可以轻易从报章社论和南大学生会的文稿内容,看个明白。真相是,没有细心和认真,并且深思熟虑的全盘理解了王赓武报告书的内容,以及,更重要的,洞悉内容之外的政治意图,任何人都不可能给予如此精辟的分析,质疑和回应。所有的批评言论都是有条有理,有凭有据。两相对比,王赓武的道听途说,不足为信,更像是凭空捏造的信口开河。

2、落实王赓武报告书是由于政治化问题,那是不言自明的。不过,在有关时代政治背景方面。王赓武与该博士生的有关谈话,却是不知所云,不知究竟是在说些什么。执行报告书如何会与党内斗争有所关系?那又是如何的有所关系?

历史上,1959年,李光耀依赖和得益于,华人职工运动和华校生运动的双重努力,而当上总理。随即,李光耀过桥抽板,立即开启打击南洋大学的政治工作,之后,亦极尽所能排挤党内的职工会势力。1961年,李光耀以开除对手党籍为解决方案。1963年,李光耀展开冷藏行动,把政党政治上的反对势力一网打尽。

回顾1965年,当王赓武报告书面世之际,李光耀在新加坡是独霸天下。因此,何来王赓武说的,政治斗争,行动党夺权问题,和行动党之前恩怨?

至于人民行动党和巫统的权力斗争,那就完全和新加坡华文教育毫无关系。在马来人的种族政治意识上,李光耀只是另一个华人;一个华人政治对手。李光耀是不是在消灭华人文化,那并不是马来人关心的焦点,马来人更没有必要为华教苦难仗义执言。

不过,谢诗坚(2003.07.11)的访谈倒是记载了王赓武的一段解释:根据我的推想,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也决心要改变南大,这在李光耀的回忆录中已清楚表明。他要改变南大,可能出自两个考虑,其一是他个人的政治情感问题,其二是独立后的新加坡,更加需要受到西方国家的保护,五国联防中的成员有英国、澳洲、纽西兰、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在这种情况下,新加坡是需要西方国家的支持,它的政策也不能与西方相对立。

王赓武借用李光耀讲话把华人文教政策,归咎于冷战思维。可惜,这是一个十分牵强的说法,也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冷战是意识形态上的反共政治斗争,不是消灭华人文明的文化斗争。台湾是华人世界中最强的反共堡垒,但是,台湾不认为消灭中华文化是反共的必需条件。根据杜维明的学术观点,大陆境外的非共民主海外华人社会,是一个文化中国的世界。

历史上,美国人明文支持南洋大学的设立,那是基于希望南大会支持美国人的反共立场。美国人关心的是政治立场,不是文化教育政策。英国人虽然百般刁难南洋大学的创办,却始终不敢明目张胆的摧毁华人的母语文化。政治和文化是两码事。

简言之,冷战思维不能成为李光耀消灭华人民族母语文化的借口。

换个脑筋来看,其实,王赓武的冷战说法,是很直接的承认了南洋大学的问题是政治问题,也就是说,南洋大学的问题完完全全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学术上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王赓武是直接的承认了三份南洋大学报告书,都是黑箱政治操作下的未审先判结果,是李光耀算计南洋大学的一套政治方案。

从王赓武引用的李光耀讲话,可以明确知道,新加坡华文教育问题,尤其是南洋大学问题,都是李光耀之人为制造出来的问题。

说白了,华文教育和南洋大学问题,是他个人的政治情感问题。

诚然,历史会叙述自己的故事。或许,这正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