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您想知道为什么吗?

22/11/17

作者/来源:张素兰 (21-11-2017)人民论坛

想知道为什么林福寿医生、何标、李思东国会议员、赛查哈利、傅树介医生(于1963年后1976年分别被捕)和谢太宝国会议员全部在内部安全法令下不经审讯被监禁超过17年吗?

想知道为什么谢太宝在中国声名狼藉的哪版权法令下失去了32年的自由吗?

想知道为什么不经审讯无限期监禁在世界其他国家,除美国管辖下的关塔纳摩监狱外(注:在古巴国土上),只在新加坡实施吗?

我知道很多人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请看如下的这张列表:

政治犯被长期监禁和失去自由与被捕的原因有关吗?据我所知的答案是:

“他们没有触犯任何非法的活动”。

行动党政府指控林福寿医生和他的朋友们威胁我们国家的安全。行动党政府从来就没有提出任何任何文件来支持自己对政治犯的指控;或者,在他们的住所、诊所和办公室找到任何的武器。当行动党逮捕他们时,大肆制造了虚假新闻说他们对国家产生威胁。行动党通过沾污政治犯的目的,是在老百姓当中广泛制造白色恐怖与恐吓。

当林福寿医生还在被监禁期间,他从监狱里发表了什么驳斥了政府无数次的那些邪恶的、残忍的、不负责任的及未经证实的指控。林福寿医生回顾了他被关押在内部安全局丝丝街总部时,内部安全局官员告诉他的事情。他说:

“在1972年正月13日,我内转移到政治部罗敏申总部。在哪儿与我的弟弟(注:林福坤)一起被监禁了40天。两名行动党的政治犯部高级官员暗示我,假设我要获得释放,我必须签署一份公开的悔过声明……。

他们提出了要求我做的两件事是:

我们必须做一份交代我过去的政治活动的口述声明,亦即一份“安全声明”。那只是给政治部做记录用的,不会公开。

我必须发表一份包括以下两点的公开声明:
我准备放弃从事政治活动,未来也将投身行医。
我必须表达带议会民主制度的支持……。

我完全拒绝了发表任何公开声明作为我获得释放的条件。这是我的原则立场。……(见《华惹时代风云》:《马来亚大学社会主义俱乐部与战后的马来亚及新加坡》第149页-154页。编辑:傅树介、陈仁贵和许佳友)。”

就因此导致的结果是,林福寿又继续被关押了11年。

鉴于林福寿医生拒绝了内部安全局的不合理要求,因此他就被监禁了20年!李光耀及其部长们有什么权利怎么做?这么明确地说明了,行动党政府监禁政治犯是与国家安全没有任何关系,而是行动党政府未来保住自己的统治权利。凭什么林福寿医生必须放弃自己的政治活动权利?

正如您看到的这张附表。李光耀是在1923年出世的,林福寿医生的年龄还要年轻8岁。李光耀也比那些在1961年与林福寿医生一起反对李光耀的朋友的年纪还要大。李光耀与第一届内阁部长的同僚,如杜进才、吴庆瑞、S拉惹勒南海EW巴克年纪相比,同时属于最年轻的,但是这些人的年纪仍然是比林福寿医生及其朋友还要大。

当1954年行动党成立时,林福寿医生和傅树介医生是马来亚大学医学系学生。根据林福寿医生和傅树介医生出版的著作揭露,当时他们是一名医学系学生,是协助李光耀草拟人民行动党的党章的人。

这是似乎是让人考着年轻时期的林福寿医生和他的朋友的能力。李光耀和他的同僚经过仔细的盘算自己面对的风险后,决定把他们全部灌进监牢直到他们度过建国初期的安全期,大约是40到50 年。到了那个时候,来感受医生和他的朋友们获得释放后,他们的政治事业期也已经过了。那个时期,社会主义阵线和新加坡人民当夜不复存在了。新加坡的这个政治气氛也被白色恐怖所笼罩着了。林福寿医生和他的评语吗也失去的年轻人应有的冲劲了。

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进行的冷藏行动和接下来几次大规模的逮捕行动是极其残酷性和具有恐吓性的行动。它确保了行动党在新加坡没有具有强大实力的反对党情况下能够长期性维持着其统治政权。李光耀及其部长们为一己私利下,完全违背了新加坡人及新加坡的国家利益。
当林福寿医生被问到,他被长期的监禁是不是李光耀为了防止他参与未来的选国会举时,他的回答如下:

“我们以独立候选人身份竞选,是无法当选的。必须要有一群人支持。当我被释放时。社阵已经被彻底摧毁了,只剩个空壳。我在1972年获释时,内部安全局局长张栾民对我说:“林医生,我不是警告您或者威胁您,我只是提醒您。某人,您知道是谁,给 我一道持久有效的命令(STANDING ORDER),如果您在获释后表现桀骜不驯,我们将再把您直接灌进监牢,不必请示内阁。”。

李光耀和他的行动党可以继续掌权到今天,就是因为他们可以合法地把林福寿医生及其朋友监禁在牢狱里超过17年和在冷藏行动后持续不断地每年进行大规模的逮捕行动。

我们必须对自己提出这样一个问题:

为什么我们允许行动党政府不经审讯的情况下林福寿医生及其朋友们?

我们是否需要让行动党每当它们面对政治威胁时就利用和滥用内部安全法令来对付我们?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