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不能期望中國出手救市

17/12/08

作者: 星洲日報

(新加坡)新加坡內閣資政李光耀坦言,中國的經濟規模同美國比較還有顯著的差距,不能期望由中國來解決當前的經濟危機。

他說,當前世界要解決由金融危機引發的全球經濟危機,難免會有人產生一些不切實際的想法,尤其是殷切期待中國出手救市。

他週二(12月16日)在新加坡中華總商會舉辦的“中國改革開放30年回顧與展望:中國與東盟國家及新加坡的關係”對話會上指出,以國內生產總值規模來看,中國目前不過是美國的五分之一,不可能拯救美國。

他認為,當各國設法恢復經濟運轉的時候,應確保任何拯救經濟的舉措都不會影響或動搖世界經貿體系的運作,否則很可能打破全球一體化的格局,導致各個區域形成大小不一的貿易壁壘,妨礙全球經濟發展。

穩定國內經濟已不錯

李光耀指出,中國穩定國內經濟發展,已對協助解決當前的問題發揮積極作用。

“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是3萬3000億美元,美國是15萬億美元。所以是五對一。中國在全球的經濟網絡還不全面,它的銀行和跨國企業也並非遍佈全世界,它可做的是確保自身的經濟繼續運轉,不拖累世界經濟,甚至可透過過去一二十年所加強的跨區域經貿聯繫去協助周邊經濟體。”

他說,所以韓國、日本、台灣、亞細安甚至印度,都可從中國的刺激經濟計劃中受惠,而貨品進出口和投資都會在這個區域內流動。但是,要中國拯救美國和歐洲,是它力所不及的。或許中國可在30年或50年內辦到,但還不是現在。

重塑新金融體系不易

李光耀也指出,中國雖然瞭解世界金融體系過去幾百年的發展歷程,但是否熟悉這套體系的全盤運作,卻是另當別論。世界金融體制過去分別由英美主導,倫敦曾經一度是世界金融中心,在一次世界大戰後,世界金融重心轉移到美國,二戰後世界金融體制又由英美共同制定。

“要嘗試重新塑造一個新的金融體系是很困難的。因為有許多國家參與,大家都要有發言權。像俄羅斯、中國、印度和巴西這四大新興經濟體的財政部長11月在巴西聖保羅會談時,就一致要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國際金融機構進行改革,而它們也要享有更大的發言權。”

他認為,它們要擁有發言權並不難,但是要把本身所提出的建議付諸實行,應用在現有的金融體制運作上,卻是另一個不同性質的問題。這包括該選擇哪種貨幣(美元、歐元、日元或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和交易貨幣,而這也可能會出現眾多的組合,引起混亂。

提及目前一些亞洲國家提出構想,要設立亞洲貨幣基金組織,或另一個獨立的亞洲開發銀行來拯救當前的經濟困局,李光耀認為,這樣的建議會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全面功能構成傷害。

“我個人認為這是個一體化的世界,如果你要把它拆成亞洲、歐洲、美國、拉丁美洲、非洲等板塊,將對我們不利。如果亞洲形成一個壁壘,接著是北美洲、南美洲、南非洲、北非洲、中國、日本、韓國甚至亞細安都各自形成壁壘,這是好事嗎?到時要協調這些大大小小的壁壘,會是個非常複雜的問題。”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