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中国引领AI潮流六大原因

07/11/17

作者/来源:网易科技讯 http://laoyaoba.com

11月6日消息,据福布斯杂志报道,李开复对人工智能(AI)在中国的未来非常看好。他在麻省理工学院的“AI与未来工作”会议上曾发表主题演讲,预言无人驾驶汽车将在15到20年内成为美国的一种大规模现象。但在中国,这个过程可能只需要10年。

对于许多美国观察人士和与会者来说,这可能会让他们感到意外,因为他们正急于利用AI领域最近取得的进展。尤其是当这样的预测来自于李开复,而且他对北美和中国的AI发展都有很深的了解。1988年,李开复在卡内基梅隆大学(CMU)获得了AI(语音识别)博士学位,并先后在苹果、SGI、微软以及谷歌工作过,他于2009年在北京成立了风险投资公司——创新工场(Sinovation Ventures)。

李开复在麻省理工学院的演讲中总结道:“在AI时代,形成美中两大巨头双垄断的局面是不可避免的,而且这种未来已经初现雏形。”这是个有理有据的结论,它汇集了大量证据,表明中国正在超越追赶,成为AI领域的世界第一。以下就是李开复关于AI在中国崛起的论述摘要,他列举了六大理由:

1.大量的人才
在被选为“人工智能发展协会”(AAAI)的289名研究员中,只有2人是中国人。但李开复强调称:“中国AI研究人员的数量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在100期刊/会议最佳AI论文中,中国研究人员所占百分比从2006年的23.2%上升到2015年的42.8%,占引用论文的比例从25.5%上升到55.8%。

面对来自微软、Facebook、谷歌和CMU的团队时,中国面部识别初创企业Face++在3个计算机视觉挑战中获得了第一名。AAAI曾将2017年的年度会议推迟了一周,因为它发现大会日期与中国的新年相吻合,而且来自中国和美国的研究人员论文数量几乎相等。

2.大量的数据
李开复援引AI先驱、康奈尔大学教授弗雷德·贾里尼克(Fred Jelinek)的话说:“没有数据实际上意味着更多数据。”李开复说,大多数AI算法都是开源的,而且众所周知,你只需要几个聪明人来对它们进行调整。Facebook和谷歌等公司的成功要归功于一个良性循环:更多数据导致更好产品和训练有素的AI,进而吸引更多用户,赚到更多的钱。反过来,这又可以让他们招聘更多的科学家,收购更多的机器,处理和挖掘更多数据。

正如李开复所指出的那样,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数据鸿沟“明显大于”两国人口(或活跃手机用户数量)之间的实际差距。他说,中国人用手机支付商品的次数是美国人的50倍,而产品订单量也是美国的10倍。所有这些都可以充当培训AI模型的数据。

李开复说:“中国正在移动和使用方式方面进行超越。”美国过去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支付基础设施——信用卡。但李开复说,中国有机会利用移动支付实现跨越式发展,这种方式拥有无摩擦、对等、即时等优势。这种移动基础设施和所有基于它之上的应用程序生成了大量的数据,这些数据可以支持AI各个周期的训练。

3.有用的创新
在麻省理工学院的杰出演讲(Distinguished Lecture)系列中,罗伯特·布德里(Robert Buderi)和乔治·黄(George T. Huang)在他们2006年的著作《关系的艺术: 微软、中国和比尔·盖茨的赢战计划》(Guanxi: Microsoft, China, and Bill Gates’ plan to?win the road ahead)中写道,学生们曾要求李开复留下一句话,以作为“至理名言”。书中称:“李开复回忆说,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真正重要的不是创新,而是有用的创新。”

这就是中国现在的情况,只是模仿的日子已经结束了。但李开复说,抄袭教会了企业家如何制造产品,他们成为了优秀的产品经理。然后,他们很快进入下个阶段,“当他们受到美国创新的启发”后,进而开发出了新的产品特性。因此,“微博是个比Twitter更好的产品,淘宝、eBay、微信以及Facebook Messenger都是如此。功能越好,商业模式就越强大。”

如今,中国企业正在涌现出大量创新产品,这些产品甚至在美国都没有出现过,比如定制新闻或使用“收入过低的美国教师”来教英语以打造远程教育。李开复说:“我们现在正进入从中国复制的时代。”

4.竞争的经验
历史学家阿尔弗雷德·钱德勒(Alfred Chandler)曾写道,规模和范围使美国公司在19世纪的巨大美国市场上蓬勃发展起来,并在20世纪成功地在全球范围内展开竞争。日本企业在规模相对较小的国内市场上没有规模和范围经验,但在20世纪下半叶征服世界市场之前,国内却磨练了他们的竞争技能。在美国,中国企业的规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得多,而且国内也不存在竞争。

李开复说,中国提供了一个“快速启动和快速迭代的有利环境”。与美国相比,国内民众对数据隐私的关注较少,对道德问题的共识也更少。他说:“人们更多的是专注于执行,专注于一个独特的目标和公司的愿景。这一愿景,往往包括全球雄心。”

5.政府的支持
上面提到的Face++最近在中国C轮融资中获得了4.6亿美元的融资,由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Capital Venture Investment Fund)领投。去年,来自中国政府的资金增长到3530亿美元,而2015年和2014年分别为1460亿美元和1.29亿美元。李开复说:“政府在风险投资基金中成为了一个有限合伙人,愿意接受比其他合伙人更低的回报。这是对顶级风投公司的鼓励,他们可以拿政府的钱,花更少的时间来筹集资金,用更多的时间建立伟大的公司。它的灵感来自以色列和新加坡的实践,这是非常明智的做法。”

最重要的是,政府资金有政府明确的政策引导。李开复表示,中国政府支持科技,支持试验,支持速度,而不是利用政策来封杀它们。去年7月份,国务院宣布,到2020年,中国将在AI技术和应用领域迎头赶上,到2030年成为“世界主要的AI创新中心”。李开复将这种“非常直截了当的方式”与奥巴马政府2016年的AI报告进行了比较,称后者“对长期资源、监管、伦理等问题进行了理性思考。”

李开复还指出,2010年时,中国曾誓言要成为世界高速铁路的领导者。六年后,世界上60%的高速列车被部署在中国。2015年,中国政府宣布了一项名为“大众创业与创新运动”的计划,使中国的每个人都成为企业家。李开复说,目前有8000家中国创业孵化器/加速器(2014年为1700家),已经有89000家创业公司从这些孵化器中毕业。

6.冒险的精神
中国消费者、许多公司甚至政府机构都有冒险、尝试和大胆的冒险精神。这一点在李开复的谈话中很明显,尤其是当他冒险预测经济数字转型的未来“四波浪潮(四个阶段)”时。

在第一波浪潮中,公司成功地利用了在线数据。李开复预测说:“中国的互联网公司(BAT)将超越美国同行。”这不仅是因为它们在移动和支付方面占据领先地位,还因为它们“不受反垄断法的限制,而且在扩张方面也很顽强。它们每一个都在成为银行、保险公司等。”

在第二波浪潮中,公司通过开发和销售商业数据软件来获得成功。与美国企业不同的是,大型传统中国企业“从不担心含有重要内容的数据仓库”,而中国在这方面落后于美国。李开复说:“但政府正在推动中国企业向前发展,他们可能有机会迎头赶上。”

在第三次浪潮中,“中国将在数字化现实世界方面超越美国”,因为数据的数量、消费者对隐私的担忧以及更廉价的硬件。李开复表示,类似于亚马逊智能音箱Echo的产品在中国售价仅为15美元。

第四波浪潮是关于全自动化的,就像无人驾驶汽车和机器人那样。在李开复的估计中,美国在技术方面遥遥领先,这意味着2年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但在政府的支持下,中国企业的发展速度更快,因此,我们将看到谁最终成为领跑者,目前中国企业有50%的机会。

但在谈到零售自动化或自动商店时,李开复对中国企业的优势更为看好。亚马逊收购全食超市?李开复断言:“我们认为这是一种相当原始的活动。”他虽然承认亚马逊拥有最先进的技术,但在中国,“自动商店无处不在”。这是更大趋势的一部分,即Online-Merges-with-Offline (OMO),也就是数字世界与现实世界的融合,李开复称这将影响教育和许多其他领域。

李开复表示,如果你再过1年左右去中国,半数购物将在自动或半自动商店里完成。他说:“这就是中国公司部署产品的速度。随心所欲、竞争、大胆。这种精神将推动中国向前发展,成为强大的AI力量。”李开复曾说过:“我的父亲总是觉得中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潜力。”然而如今,中国正意识到自己有可能成为许多领域的领导者,包括AI。(小小)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