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后19大的香港 该往何处走?

07/11/17

作者/来源:耿春亚 经济日报 http://paper.hket.com

19大闭幕了,也许是年龄的缘故,30岁以前的我不太懂得去深入理解和研究这些重要会议对国家战略布局的意义,只是肤浅地关心国家领导人换了谁,政治局常委有哪几位。近些天和一些有研究的朋友们聚会聊天,中国过去5年所发生的,和未来将要发生的,有很多非常有意思的课题。

中国让世界惊歎 香港令人困惑

一个如中国般庞大的国家社会机器,要引领及服务好14亿人民谈何容易。文革结束后,邓小平曾访问新加坡,在看到新加坡的发展后,对李光耀说:新加坡发展的很好,如果只给我一个上海,我们也能做的很好。而40年过去,今天的中国,虽然还在迈向全面小康的道路上,但足以让世界惊歎。香港彷彿被时光机定格在辉煌的90年代。我曾深深被香港所吸引,现在也为香港所困惑,愈是接触了解香港得多,愈是积累了不少疑问。

1992年,在卫奕信爵士离任港督前夕,香港电视台对其进行了1个小时专访,男记者会使用非常流利纯正的英语,学识教育均有相当水平,他带有不满语气地质问卫奕信爵士,为甚麽要坚持推进新机场玫瑰园计划,离回归还有5年,为甚麽不等97年后让中国政府去搞,再说香港周边有很多地区的机场选择,香港不用着急啊。

卫奕信指港双面性格 积极寻退路

卫奕信爵士表示如果再等5年,香港的经济就会被拖累,竞争力会受到影响,不论政治上是否存在不确定性,香港的经济动力要保持,要给世界信心,也要给香港未来打下基础。这段对话的场景是否似曾相识,在香港高铁项目建设争论中,是否亦是如此情形。只是,特区政府给了更多的妥协和无奈,长此下去香港的竞争力恐怕会被消耗殆尽。採访中,卫奕信爵士认为香港人最大的特点是「现实」二字,他认为香港人是双面性格,一方面似乎非常执着于香港的命运,但又积极为自己寻找退路。所以,在一些关于香港重大问题的决策中,他认为毋须和香港市民商议,只需在枱面下和北京、伦敦,甚至华盛顿沟通,有进展了再向香港社会适度传递信息即可。这种方式虽不民主,但似乎却是正确做法。

无论是香港还是中国的未来,和我们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教育方面让孩子把中文当母语、还是英文当母语,在香港买房子还是内地买房子,在港创业还是到内地创业等,都需要我们对未来做出理解和判断。董建华先生有句名言:香港好,国家好;国家好,香港更好。20年前重点在前半句,而未来,这句话重点恐怕在后半段了。我们的孩子要在香港成长发展,真的希望香港未来更美好!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