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香港中坡毒 无地好难跟

02/11/17

作者/来源:卢永雄 巴士的报 http://hd.stheadline.com

  特首林郑月娥上周在报章专访中提出,未来公屋由七十六万增至八十万个单位时,已足够应付需求,日后会主力兴建「绿置居」(绿表自置居所计划)单位。此议一出,就被认为是政府房屋政策大转向,未来将以置业为主导。

  各方对这个建议批评甚多,政府官员也有点补镬的说法,例如运房局局长陈帆后来话,如果将来绿置居认购不足,可将单位回拨作公屋。陈帆的讲法可以被理解为「公屋数目不一定封顶」,但只补镬,未有偏离林郑建议主力兴建「绿置居」之说。

  「绿置居」在上届政府提出,本来是作一个房屋政策的补充。所谓绿表自置居所计划是给两类人买有折扣的公营房屋(比居屋更便宜),第一是公屋轮候策合资格人士,即是居屋绿表申请者,第二类是放弃公屋的居民。如由公屋居民购买,腾空的公屋单位再可以满足一个申请公屋户的需求。

  林郑话公屋单位到达八十万后会主力兴建「绿置居」,背后理念应是第一,八十万已可满足最基层家庭要求,每年透过流转交回的单位,已足够供应无能力买楼的公屋轮候者。第二是市民居住在公屋后较有条件改善经济状况,有置业诉求,政府可完成市民的置业梦。

  坊间对林郑建议多负面回应,当中最大批评是八十万个公屋单位就足够之说,相关批评是香港房屋政策不应放弃公屋,偏重置业。这种批评有一定理据,在现今有二十七万八千宗公屋申请,平均轮候时间要四点七年时,一般相信这个轮候时间还远未见顶的时候,特首话起多四万个公屋单位就足够,这个「足够」是怎样计出来呢?更有甚者,公屋轮候册中有十二万八千是非长者一人申请者,若经济愈呆滞,年轻人收入增长愈慢,楼价愈贵,这些一人申请还可大升。

  香港公共房屋政策向置业的方向转移,很多人都说特区政府想彷效新加坡模式,有议员甚至批评政府「中坡毒」。新加坡公营房屋不是搞出租公屋,而是主要搞折扣出售的「组屋」(似香港居屋,不过大间好多),以及「执行共管公寓」(似香港夹屋),不止以置业为主导,而且是以政府资助置业为主导。如今特区政府想将大量未来兴建的公屋拨作「绿置居」,确有新加坡以置业为主导的影子。

  不过香港房屋政策抄新加坡很难成功,我最近和一个大型地产开发商讨论起香港和新加坡的比较,他指出两点,第一新加坡大量填海,土地很多,房屋供应量多。第二新加坡建筑成本比香港便宜,香港五千元建筑费一呎,新加坡不用四千元,深圳五百元。香港不输入外劳,即使不计地价以成本价卖楼仍然很贵。

  香港二○一六至二○一七年度公屋建屋量一万一千二百七十六个,居屋三千零一十七个,共一万四千二百九十三个。新加坡无出租公屋,二○一六年组屋二万五千个,「执行共管公寓」四千七百九十八个,共二万九千七百九十八个。香港人口七百三十五万,新加坡人口五百六十一万,香港人口多新加坡百分之三十一,但公营房屋只有新加坡百分之四十八,供应少这麽多,怎样学新加坡呢?香港即使「中坡毒」,都完全跟不到人家的步伐。

  香港现在拗租住房屋主导,还是置业主导,其实意义不大,香港房屋总体供应不够,饼根本不够大,还来谈如何划饼做甚麽?人家新加坡拼命填海,填到邻国马来西亚和印尼去国际法庭投诉,香港却拒不填海,如何造地建楼呢?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