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习近平为何重新定义中国主要矛盾

19/10/17

作者/来源:多维 http://news.dwnews.com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里重新定义了中国社会主要矛盾:“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此前中国社会主要矛盾一直被定义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是1982年十一届六中全会确立的说法,后来历次中共党代会和纲领性文件都为其背书。

比如,2012年中共十八大报告就曾写道:“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一社会主要矛盾没有变。” 如今,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里正式改变了这个说法。他强调:“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是关系全局的历史性变化,对党和国家工作提出了许多新要求。”只要对中共政治有所认知的人都会明白,这番表述之于中国未来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为什么这样说? 这是因为矛盾论是中共施政的内在驱动。中共一直将马克思唯物辩证法奉为官方哲学,而毛泽东曾在1937年的《矛盾论》中明确表示“事物的矛盾法则,即对立统一的法则,是唯物辩证法的最根本的法则”,这其实道出了矛盾论之于中共的重要意义。不单如此,矛盾论的核心和关键是主要矛盾。

正如毛泽东所言,“在复杂的事物的发展过程中,有许多的矛盾存在,其中必有一种是主要的矛盾”,起着决定性作用,因此他认为只要“捉住了这个主要矛盾,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追溯历史,可以发现,定义并解决主要矛盾是中共主要执政思维。比如,在抗战时期,中共正是因为认识到中日民族矛盾已经上升为主要矛盾,所以开始提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进行第二次国共合作。后来随着抗日战争结束后,中共又及时根据主要矛盾已经变为国共矛盾,调整对国民党的态度。

再如,在文革时期,中共将中国社会主要矛盾错误定义为阶级矛盾,所以奉行以阶级斗争为纲,酿成灾难。等文革结束后,邓小平将将中国社会主要矛盾重新定义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为改革开放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提供理论支柱,这才有了过去近四十年改革开放取得的成绩和中国社会的巨大进步。

十九大昭示中国正式进入习近平时代 所以说,习近平重新定义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除了展现了他的理论创新抱负外,更如他所言,这是“关系全局的历史性变化”,必将根据主要矛盾变化调整政策。

那么,为何会有这种变化? 关于这一点,多维新闻早在十九大前夕刊发的文章《中国主要矛盾变化 十九大应重新定义》就曾分析称,当前中国的情况已与36年前十一届六中全会那会不同,中国人的生活水平普遍相比于36年前有显著提升,温饱不再是问题,主要诉求不单单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在“不断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之外,当前中国既有日益加重的贫富差距、发展不均衡,而且人民诉求更加多样化,更加渴望公平公正。

在这种情况下,“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尽管还有意义,但已不能涵盖所有群体,所以鉴于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加之临近改革开放四十年,到了一个进行阶段性总结的时刻。当时我们就曾建议中共需要在十九大对社会主要矛盾的定性进行调整,从此前邓小平时代的主要矛盾论述调整为“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当前经济发展状况不能满足这种要求之间的矛盾”。

同时,长期关注中国政治的知名博主牛泪亦撰文《十九大会怎样定义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表示“在过去五年,无论在国内还是国际领域,都出现了重大变化”,“中国这几十年的发展速度和出现的问题,远远超过了邓小平当初最乐观的预估”,“而邓小平原来提出要重视的一些在发展中可能会出现的问题,比如贫富分化、腐败和官商勾结,包括国际上面临的挑战等,也要比当初的预计来的更早、更猛烈”,故“对接下来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习近平在十九大上可能会重新定义”。

现在回头给来看,习近平重新定义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既证实了此前多维新闻和博主牛泪的分析和研判,但也更加强调公平公正,所以他才将落脚点落在“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才在十九大报告里尤为强调公平公正的社会建设。可以预料,习近平重新定义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必将对十九大后的中国产生深远影响。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