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国会,动物庄园和猪寮》

16/10/17

作者/来源:陈华彪 万章译

图片中的那座建筑物是作什么的呢?它庄严的被命名为“新加坡国会”。作为政治制度的殿堂,它拥有让国会议员一屁股坐下去休息和在立法投票而设的,充满弹性的皮革座椅。

然而,如果你有耐心去跟随那些从2016年11月至2017年10月关于保留总统选举的三场辩论,你有充份的理由质疑新加坡人民是否过高估计了这个机构,以及那些占用这地方的超高薪者。

最近的新加坡国会辩论让我想起了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庄园》,那里有一头叫尖嗓子的猪,它有本事把黑说成白,反过来也行。他为不善演说的暴君拿破仑工作。

《动物庄园》叙述道:” 庄园里其他公猪都是肉猪。名气最大的是一头叫尖嗓子的小肥猪,长得一副圆圆面孔,炯炯有神的双眼。动作伶俐,和尖锐刺耳的声音。它能言善辩,当它在辩论某些深奥的论点时,身子总爱来回的晃动,尾巴摆来摆去,以使它的语言更具说服力。别的动物都说尖嗓子有把黑说成白的本事。”

这样的比较公平吗?

保留总统选举的剧情非常简单。表面上,李显龙总理想要一个绝对性区别对待的制度,以确保一个马来人可以当选为总统,由于这个职位最后一次由马来人来担任是在46年前。

2016年11月仓促提出草案来符合李显龙的宏伟计划,以确保在第五任民选总统之后,下一任民选总统是一名马来人。

争论却奇迹的围绕在何时是第六任民选总统。对一般人来说,六是随五之后而来。任期介于2011年至2017年9月的陈庆炎总统是属第四任总统,2017年的选举将是推举第五任民选总统。有利于马来人的绝对性区别对待只能在第五任民选总统之后才能实行。

因此,为了满足李显龙的绝对性区别对待必须在2017年9月的总统选举实施的定案,陈庆炎不得不重新定位为第五任民选总统。新加坡的《动物庄园》版本,是由尖嗓子来完成。

李显龙到底在急什么?尖嗓子也无法解释。

或许是陈庆炎只获得745,693张选票或只占总选票的35.2%,而挑战者陈清木则得票738,311张或34.85%的总选票而稍微落后?仓促行事是为了破坏陈清木2017年挑战总统选举而设计的吗?

你可以想象尖嗓子以愤怒的眼神瞪大着眼睛“你说有人说谎吗?”他大声喊道“那就上法庭去吧!”

尖嗓子解释说,4就是5,因为是总检察长说的,拿破仑对他的总检察长信心满满。

有些动物高喊道,让我们看看总检察长的建议。

尖嗓子说,呃!也许我可以问问拿破仑。呃!…不行。

一头愤怒的动物去了猪寮挑战尖嗓子和总检察长的建议。“指黑为白,或者把4当成5是非法”动物律师向小耳朵法官投诉。

“总检察长给过什么建议了?” 总检察署里的尖嗓子反驳“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指黑为白是拿破仑的政策,是它的特权“。

这结束了《动物庄园》的另一幕。

(1987年5月22日当陈智成和刘月玲在光谱行动下被诬告为马克思主义阴谋参与者, 在家中被逮捕时查获了乔治·奥威尔批评苏联的《动物庄园》。那时尖嗓子正在替海峡时报和新加坡广播局工作)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