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反对李光耀南大改制英文大学

08/10/17

作者/来源:21老友 http://www.of21.com

南大学生反对李光耀政权把南大改制成英文大学的大罢课

发布日期:02-10-2017 资料来源:取自:《马来亚劳工党斗争史》(1952-1972)

南洋大学的自主权一向都没有受到执政当局的尊重,1959年10月12日首次派军警进入云南园后,只间隔4年之久,又在1963年2月2日,作第2次侵犯。此后,大学自主权便有如那个时代的人权一样,随时任由践踏。

李光耀褫夺南大理事会主席陈六使公民权,派武装军警逮捕、镇压南大学生

1963年9月新加坡大选过后,李光耀乘行动党大胜余威,先行褫夺陈六使公民权,致使他不得不辞去南大理事会主席职位,紧接著,9月26日凌晨二时,第三 度派军警进入南大,逮捕5名在籍学生。在逮捕过程中,有4辆警车遭到千多名寄宿生包围,出不了校园,学生们要警方人员尊重大学自主权,就地等候庄竹林副校 长前来处置。在群情激昂中,他们锁上校园大门,又将警车轮胎放风,迫使车内的警方人员不得不下车与学生们理论。就在争执不下之际,已经先行离去的镇暴队红 车又重回校园,数百名武装警察一面施放催泪弹,一边冲锋,逢人就打,手无寸铁的学生无法抵挡,唯有四处逃避。

在这次学警冲突中,有两名受伤遭逮捕的学生在暴动罪名下被控上法庭,他们是经济系二年级的翁隆盛和地理系四年级的李怡书,后经马绍尔代表辩护,皆告无罪释 放。5名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的在籍学生为:学生会外交部主任周增禧、前学生会副主席颜致今、中文学会会长黄乙新、学生会机关报《大学论坛》摄影员欧笑作、 应届毕业生李腾禧,同时被捕的毕业同学会负责人有:王发祥、林世昌、林健生、陈文藩、林源德、施义开、谢醒民。《大学论坛》等6种校内刊物的出版准证也同 时被收回。

千多名南大生齐集新加坡州政府大厅呈递请愿书

10月7日,千多名南大生齐集新加坡州政府大厅,向代总理杜进才呈递请愿书,提出6点要求如次:(一)放弃褫夺陈六使公民权;(二)释放被捕的南大理事会 理事及同学;(三)保证不修改南洋大学法及不得利用谈判企图改变南大的民族大学性质;(四)保证今后不动用军警侵犯大学自主权与和平的学习环境;(五)无 条件资助南大;(六)承认南大学位。

联邦警察后备队进驻云南园进行大逮捕,学生会被封,副校长庄竹林和文学院院长严元章被迫辞职, ‘临时校内行政委员会’接管学校,奉命开除上百名在籍学生,学生进行和平请愿和绝食抗议

1964年6月,南大理事会正式与新加坡政府签订协议,南大主权自此断送。同月27日,联邦警察后备队进驻云南园进行大逮捕。被捕学生领袖包括学生会副主 席林春顺、陈俊雄、林金槟、秘书长蓝炽群、财政翁鸿平、组织主任卢金雄、外交主任林蔚成、福利主任刘发权、康乐主任古希珠、执行秘书王锦发等共54名,学 生会也同时遭到封禁的命运。事后,副校长庄竹林博士和文学院院长严元章博士被迫辞职,校方组成‘临时校内行政委员会’接管行政工作,并奉命开除上百名在籍 学生。7月19日,两千多名南大学生在大小坡进行和平请愿,要求释放被捕同学以及收回开除学籍成命,其后集中福建会馆举行抗议大会,但却受到镇暴警察的干 预。第二天,大学生齐集学生楼进行绝食抗议,左翼工团、校友会漏夜组团上山慰问与支持。第三天,前南大理事会副主席刘玉水自槟赶到,力劝学生取消绝食行 动,抗议行动自此告一段落。

王赓武报告书建议把南大改组为英文大学

1965年1月,临委会聘请王赓武等7名学者组成一个课程审查委员会,以配合改制的需要。9月11日,王赓武报告书公布,正式建议南大建立新学制。这份报 告书和以往的白里斯葛报告书,魏雅聆报告书同出一辙,不顾南大创办动机、时代背景和宗旨,大力推祟英文至上,16日的《星洲日报》社论指出:‘南大课程的 调整前提,变成首先在于如何改变南大的教学媒介语……通观该委员的报告书,所建议的南大课程调整办法,主要精神似乎在于把南大改组为一个事实上的英文大 学。’

南大十个学生团体呈备忘录揭露和批驳王赓武报告书,在李光耀政府指示下又开除85名学生

10月26日,南大十个学生团体:中文学会、历史学会、地理学会筹委会、教育学会、数学学会、物理学会、化学学会、生物学、南大合唱团、戏剧学会等联合向 南大当局提呈备忘录。备忘录对王赓武报告书意图改变南大性质的种种建议,给予揭露和批驳,并促请新加坡政府:(一)撤销有关报告书;(二)无条件资助南 大;(三)承认南大学位;(四)给予大学自主权和学术自由权。可是,南大当局不但没有重视备忘录的意见,反而由副校长黄应荣出面,多次召集学生讲解王赓武 报告书,每次讲解都被问到语塞。10月27日,校方在政府的指示下,又一次开除85名学生。

南大学生召开大会, 决定全校同学罢课抗议

于是,南大学生便在28日召开大会,成立‘反改制反迫害行动委员会’ (注:行委会成员为:主席张发起,副主席林想权、黄世鸿、陈亦盛;秘书佘集成;委员:张楚南、林瑞章、廖德星、纪炳城等。),并决定全校同学罢课抗议。罢 课宣言‘以最沉痛的心情、最大的愤慨、最坚定的决心,向一切关怀南大、热爱民族教育的人士庄严地宣布,为了反对南大被变质,为了反对行动党把南大变为它的 党校,为了反对同学被迫害,为了维护南大和民族教育,从今天起,我们被迫正式罢课!’宣言强调:绝不容许同学继续受迫害;绝不容许王赓武报告书变质南大; 绝不容许南大理事会、社会人士、南大师生不被放在眼中;‘绝不容许华人社会被侮辱;绝不容许民族自尊心受损害;绝不容许行动党把南大沦为它的党校。’宣言 表示:‘不管面临任何压力,不管面临任何牺牲,我们都将继续斗争下去,一直到以下三点要求得到完满解决为止。(一)南大当局应听取公意,拒绝接受南大课程 审查委员会报告书;(二)任何有关南大的改革,都应以不违背南大创校宗旨,不改变南大作为华文大学的本质为前提;(三)大学当局即刻无条件撤销开除85名 同学的成命,并保证今后不再无理处罚任何同学。

千多名南大生游行抗议,社阵、27个校友会及30工团代表支持罢课学生,李光耀政府援引内安法令逮捕工团及校友会主要领袖,解散11间校友会组织

29日,千多名南大生在大坡游行抗议,翌日傍晚,镇暴队开进云南园。行动委员会领导同学尽皆潜入地下,警方无功而返。自此,罢课学生便组织纠察队,轮流守 夜,以保护领导同学。警方撤出云南园之后,在入口处检查出入车辆,社阵国会议员谢太宝等欲入校园了解罢课情况,竟然受挡驾。11月13日晚上,罢课学生在 学生楼举行大集会,社阵、27个校友会及30工团代表300多人绕道上山慰问,并表示支持。当晚,校友会还成立一个‘南大事件小组’共策进行。可是,行动 党政府却于14日援引内安法令,逮捕了12名左翼工团及校友会主要领袖,紧接著在20日,又援引社团法令,解散11间校友会组织。

李光耀政府派遣数百名镇暴队和便衣警探占领学校,残暴殴打南大学生

11月20日,南大副校长颁布通知,订22日起照常上课,22日凌晨四时,行动党政府又派遣20多辆红车,数百名镇暴队和便衣警探,占领图书馆和文、理、 商三院。早上七时许,寄宿生照常到新、旧餐厅用早餐,镇暴队巡逻队经过,用餐的学生一齐敲碗碟,以示抗议,不料却招致镇暴队进内抓人,秩序一时大乱。警方 派遣镇暴队到云南园,旨在制止纠察同学的活动,以及保证复课成功。他们没见识过大学生自修温课的情况,看到许多大学生手挟书包,不去教室,反而进入图书 馆,以为他们都是罢课参与者,竟然派大队冲进图书馆,使用藤条鞭打在阅览室温习功课的学生。数百名学生在暴力之下,纷纷退出图书馆,在门口又遭到守门者痛 打一顿。从南大湖退进新餐厅,镇暴队员依然尾随而至,连正在用早餐的学也遭受痛打。

镇暴队的暴行引起全校同学的同仇敌忾,罢课人数直线上升

镇暴队的暴行,特别是对女同学动粗,引起全校同学的同仇敌忾,罢课人数直线上升。晚上,全校男寄宿生总动员,纷纷自动组小队,利用有利地形,向巡逻的镇暴 队员抛掷石头、玻璃樽,一追兵就退回宿舍。‘游击战’此起彼伏,通宵达旦,使驻军疲于奔。’第二天,全校80%学生都自动罢课,警方的强迫上课行动彻底失 败。同日,行委会发表《告社会人士书》,把军警在云南园种暴行揭露无遗。

南大生罢课行动受到新加坡社阵、左翼工团及校友会全力支持,劳工党及各州分部纷纷声援,学生家长联名致函要求收回开除成命,李光耀政权极力封锁新闻

南大生这一场大罢课不单受到新加坡社阵、左翼工团及校友会的全力支持,马来亚劳工党及各州分部也都纷纷予以声援。被开除学籍的学生家长分别在南、北、中马 三个地区举行联系会议,一致联名致函南大当局、南大理事会主席高德根以及南大委员会,要求收回开除成命。与此同时,李光耀政权又封锁新闻,只让一个所谓 “南大学生联谊会”的组织不断发文告诬蔑南大生的罢课行动,行委会的声明以及云南园动静一概不能见报。

同学大会群情激昂中通过7项决议

12月1日,南大当局以教务会议名义发表《告同学书》承认罢课学生为南大儿女,爱校如家,教务会的讲师、教授们也表明愿与学生们共同维护华文教育,同时声 明王赓武报告书并非绝对执行方案。于是,行委会于12月5日在新餐厅召开同学大会,主席张发起,副主席林想权冒著被逮捕的危险,在纠察同学的护卫下出席主 持大会。大会在群情激昂中通过7项重大决议:

(—)响应教务会议的呼吁,议决由12月6日起暂时结束罢课行动;
(二)重申罢课三点最低要求;
(三)要求全体同学做好准备,随时响应反改制反迫害行动委员会的号召;
(四)本大会正告大学当局不得于复课后,以学则或其他借口对付任何同学,并保证今后不再无理开除同学,否则,由此而引起的更严重后果,必须由大学当局承担全部责任;
(五)大学当局必须命令驻扎在校园内的军警、特务,于12月6日下午六时正以前全部撤出校外,并保证今后不再闯入神圣学府,否则,大学当局须对一切难免发生的严重后果,负起全部责任;
(六)要求政府立刻无条件释放因罢课事件而被捕的同学;
(七)订11月22日为我大学‘耻辱日’。理由:当天,行动党政府使用上千军警与特务闯入神圣学府,肆意以催泪弹、拳头、藤鞭、警棒、枪柄,残暴地殴击、 鞭笞、逮捕同学及威吓师长,严重侵犯基本人权,破坏学府安宁,损毁学府尊严

行委会发表《暂时结束罢课告社会人士书》

l2月17日,行委会发表《暂时结束罢课告社会人士书》,公开信中指出,‘我们已经充份地暴露王赓武报告书企图把南大沦为配角英文大学的恶毒阴谋。报告书 中借以变质南大的荒谬言论已经给广大同学一一加以驳斥而告破产;报告书中绞尽脑汁而精心设计的变质南大诡计也叫我们赤裸裸地揭穿!现在,全体南大师生及新 马广大社会人士已经清清楚楚地认清报告书的精神实质在于把人民创建起来的华文教育最高堡垒——南大,变质成英文大学。’公开信也强调暂时结束罢课并不是意 味著结束反改制反迫害的斗争,罢课只是捍卫南大、反对王赓武报告书的斗争形式之一。行动党政府推行的是英文至上教育政策,所谓平等对待四大源流教育的危机 不但没有解除,而且随时会趋向严重化。

这场长达39天的大罢课是新马学生运动史上历时最久的斗争。结束后,南大当局并没有收回开除成命,反而列出一些屈辱性的条件,大部份被开除的学生都不甘受辱,宁可放弃学业,其中约有20多人还加入劳工党,在槟、吉、雪、甲、柔等州分部活动。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