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印菲新共产主义恐慌背后

08/10/17

作者/来源:国际红色通讯 2017-10-02

印尼和菲律宾“新共产主义恐慌”的背后是什么?

1965年的9月30日,拉提夫上校和乌坦上校率领一批陆军军官,逮捕了6名军方将领,强迫苏加诺总统解散国会。时任印尼陆军战略后备部队司令的苏哈托浑水摸鱼,宣称这是一次“共产主义政变”,迅速平息了政变,并窃取了国家最高权力。这就是印尼历史上著名的“九三〇事件”。

  编者按:今天是2017年9月30日。1965年的今天,拉提夫上校和乌坦上校率领一批陆军军官,逮捕了6名军方将领,强迫苏加诺总统解散国会。时任印尼陆军战略后备部队司令的苏哈托浑水摸鱼,宣称这是一次“共产主义政变”,迅速平息了政变,并窃取了国家最高权力。这就是印尼历史上著名的“九三〇事件”。次年3月11日,苏哈托宣读了一份“命令书”,宣告“在军方的拥戴下”出任印尼“代总统”。军权在握的苏哈托宣布印尼共产党是非法组织,开始在全国进行“清共运动”。“清共”持续了3年之久,50万名“左翼分子”被杀,60万人未经任何审判就被关进牢里。
  
“新共产主义恐慌”背后是什么

《DIPLOMAT》,2016年5月27日
近几个月来,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的反共情绪明显抬头。发生了什么呢?

在印尼,警察抓捕了两名穿着有“印尼茶党(PKI,Partai Kopi Indonesia,英文:IndonesianCoffee Party or PKI)”图案的体恤衫的活动家。对警察来说,这个名字看起来像已经不复存在的印尼共产党(Partai Komunis Indonesia, PKI)的首字母缩写。警察还抓捕了一位店主。只因为这位店主出售突出镰刀锤子符号的体恤衫,尽管这不过是德国金属乐队造物主(Kreator)的专辑封面。今年早些时候,一个文学节也因为探讨左翼观点而被警察取缔。

公平而言,警察这么做也不过是执行印尼法律。印尼法律认为,传播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和列宁主义是犯罪。左翼思想被视为具有颠覆性的思想,是对印尼国家安全的威胁。

这一法律是印尼前总统苏哈托任上早期通过的。苏哈托在1965年的反共狂热之后禁止了印尼共产党。军队官方的说法,是将这一切归咎于印尼共产党煽动一系列绑架和谋杀,而军方被迫反击。那场反共清洗造成了全印尼数十万共产党及其同情者被杀被捕。

在苏哈托统治的三十年里,没人做过任何正式的调查,以查明这场大规模屠杀背后的真相。只是在苏哈托倒台以后,证人和幸存者才走出来分享他们的苦难经历。

当2014年佐科·维多多赢得大选时,人权组织要求调查1965年大屠杀,还人们以真相和正义。一开始,佐科似乎还支持这一想法,尽管军方表达了强烈的反对。

在回应警察近期的抓捕时,佐科承认了法律的目的在于阻止共产主义在印尼传播或者复兴。但是他同时提醒执法者,要尊重人权和言论自由。
  
建国五项原则阵线(Front Pancasila )组织成员抗议关于1965年大屠杀的研讨会。这些人认为,已经不存在的印尼共产党在背后组织了这场研讨会。抗议者的标语上写着:“拒绝这场研讨会,印尼共产党是人民的敌人”。

对于军方而言,急需采取行动挫败印尼共产党残余分子。军官们警告说,共产主义运动正在传播,而印尼的民主将受到威胁。

但是,军方可能只是为了阻止人们调查苏哈托崛起时尤其是1965年军方所犯下的暴行。许多人对共产主义威胁持怀疑态度,因为正当人们开始回顾印尼现代史上最黑暗一页的时候,共产主义威胁论就又复活了。

同时,在菲律宾,一些有影响力的政治家对当选的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关于共产主义反抗分子所提出的和平建议表示怀疑。甚至是在竞选期间,执政的自由党利用杜特尔特与共产主义者的密切联系,鼓动选民不把票投给他。后来,杜特尔特令人信服地当选总统。他早期的声明之一就打算邀请共产主义者加入他的内阁。他还誓言要重新开启陷入僵局的与毛主义叛军的和平谈判。

从1969年以来,共产主义者一直在进行游击战争,而杜特尔特愿意与共产主义运动签署全面和平协议,这在菲律宾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当然,一些前军官对这一决定感到不满。在菲律宾有着挥之不去的反共产主义偏见,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杜特尔特这一非常好的提议会遭遇权力部门的反对。如果杜特尔特新政府欢迎共产主义者的提议是认真的,那么他的敌人会更积极地在社会上加大反对共产主义的力度,以降低他的支持率。

在印尼和菲律宾,共产主义者离主导政府还很遥远。但是,有一些政治势力已经准备好采取红色恐慌的策略。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在印尼是为了是掩盖真相,而在菲律宾则是为了扳倒民选总统。

来源:DIPLOMAT
翻译:海西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