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政治正确颠覆历史正确说

07/10/1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当下的新加坡主流历史论述是由两段历史衔接而成。首先,从新加坡开埠直到二战前后是由英国人撰写的英国殖民地新加坡历史。之后,是由李光耀杜撰的新加坡故事给予延伸。李光耀有先见之明,也自知理亏,所以技巧性的偷龙转凤,把新加坡故事模糊的等同为新加坡历史。实质上,这一类观点都属于政治正确而叙事不正确的历史纪述。

Carl A Trocki (1990)《鸦片与帝国:殖民地新加坡之华人社会1800-1910》开宗明义的指出,英国人撰写的新加坡历史,对英国人贩卖鸦片的黑暗历史避而不谈。李光耀以共产党罪名清算政治竞争对手之际,自己却与马共密谋结盟合作。中国外交部的解密文档,亦揭露李光耀积极寻求中共给予政治支持。明显的,李光耀也是避而不谈自己的黑暗政治勾当。

就是在政治正确颠覆历史正确的大环境下,新加坡官方和媒体在不断的复制错误的历史论述。这类犯错例子不胜枚举。比如,

2017年9月12日,新加坡驻美国大使驳斥《纽约时报》指责新加坡政府压制国人使用华人方言。大使米尔普里的反驳说:我国一直都允许播放方言节目。历史事实真相如何?根据李光耀回忆录(1965-2000)页177-178:新加坡也取消了电视台和电台所有的方言节目。

驻美国大使的这一篇驳斥,充满了对历史和社会人文的谬误。可以如此程度的扭曲国家历史,确实令人叹为观止。政府高官在国际媒体公然撒谎,不仅丢人现眼,更是严重的损害了全体新加坡国民的诚信和尊严。米尔普里把华人方言的消失归咎于祖父母都不想孙辈学习方言,如同在政策受害者的伤口上撒盐,是极不负责任的说法。祖孙之间不能沟通是华人文化断层的根本因素,因为家庭教育是方言族群文化薪火相传的最重要媒介。显然的,政府高官对华人社会在民族传统语文上的困境,一无所知。人文素质如此恶劣的官员,岂不贻笑大方?

其实,学术界有不少这一方面的研究著述可供参考,所以这一事实的真相不难厘清。

数年前,2011年5月28日,英文海峡时报一篇由高级记者撰写的特稿:《向李光耀致敬》,以特大标题报道:“当华侨中学和8间其他一度著名的中文源流学校在1978年面对收生窘境时,是时任总理的李光耀提出了实际的解决方案,挽救了它们。”

这篇脱离历史实情的文章,肯定了李光耀是新加坡华文教育的救世主地位。这正是一篇典型的政治正确颠覆历史正确的文章。客观之历史纪实,都指向李光耀消灭了华文教育体系。

海峡时报记者无视李光耀消灭华文教育体系的历史事实,反而把李光耀作为遗臭万年的文化罪人,美化为挽救华文教育的救世主。相反的,新加坡人的新加坡历史会记载,要不是因为李光耀摧毁了华人语言文化教育,新加坡的华文中学是不会沦落到如此衰败凄惨的境界。

基于政治正确颠覆历史正确的认知规律来判断,正确的新加坡历史事实,正好是和官方与媒体之叙述情况,完全相反。因此,根据这一个反向思维原则,可以重新认识真实的新加坡国家历史。在此,不妨就拿近日在坊间议论的两则话题,来看个究竟。

1、根据联合早报的新闻报道,人民行动党政府是以陈六使推行共产党活动而褫夺其个人公民权。因此,反向来看,此事件真相应该是,褫夺陈六使个人公民权和共产党活动没有任何关系。史实是,陈六使是马来亚的最成功华人资本家之一,是马共在政治上要斗争的对象;事实确实如此,陈六使的橡胶厂就是被马共放火烧毁。另一方面,陈六使做为美国的最大橡胶供应商,是得到美国人的尊重和信任,所以美国国务院明文支持陈六使领导创办南洋大学。历史上,秘密拜会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林语堂,不就是扬言要把南洋大学打造为一座反共堡垒?历史资料十分清楚的,推翻了李光耀对所谓的陈六使推行共产党活动之政治审判。

由此来看,李光耀褫夺陈六使公民权是赤裸裸的政治清算。陈六使推行共产党活动是莫须有罪名。因此,任何的要求平反陈六使,是在等同要求李光耀承认政治清算陈六使的犯错。这是与虎谋皮之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见,新加坡政府恢复陈六使公民权之说,完全是联合早报有意而为的谎言,目的是忽悠南洋大学校友。话说当年,南大校友提出条件,要求李光耀平反陈六使名誉,以换取南大校友会支持李光耀,要把南洋理工大学改名南洋大学的计划。

众所周知,换名南洋大学的目的并非要为南洋理工大学正名,而是因为李光耀要抹去关闭南洋大学的千古罪名。然而,即便大学更名计划没有得逞,南洋理工大学当局还是在光天化日下,掩耳盗铃,掠夺了属于南洋大学的25年历史,将之归纳到南洋理工大学的校史上。南洋大学和南洋理工大学之间,毫无学术文化的传承关系,本质上,这是两所毫不相干的大学。

事实证明,南洋理工大学把创校年份从原本1981年,欺骗性的篡改为1956年的勾当,正是又一个政治正确颠覆历史正确的最佳写照。

2、新加坡主流历史把一个虚构的共产党威胁论无限放大,为的是让李光耀能够合法的以共产党罪名清算挑战者。换言之,李光耀政权赖以生存的硬道理,是仰仗内部安全法令赋予的无审讯囚禁权力。有鉴于此,李光耀政权的合法性,取决于内安法的合法性,而内安法的合法性,却是有赖于共产党存在的真实性。

也就是说,共产党存在的真实性,是李光耀政权合法性的先决与必需条件。这是因为唯有共产党的确实存在,使用内安法才具有合法性。如果共产党的罪名纯属虚构,那就否定了内安法的合法性,也就质疑了李光耀政权的合法性,其后果将会冲击李光耀的政治名誉和历史定位。

在此,共产党的存在,内安法的合法性,李光耀政权的合法性,彼此之间有了一个共生关系,缺一不可。因此,那丹揭幕的反共纪念碑,就是要把一个无中生有的意象,确切被落实为一个具象存在的实体。因为即便马共是个已经过去的历史,不复存在,但是,马共意象有必要历久常新,以便延续内安法存在的必要性,以及,保障李光耀的历史名誉与地位。

为此,官方媒体就有必要不时的刊登有关马共的种种文章以保留马共存在的意象。不过。和反共纪念碑一样,这类马共文章只是人民行动党的政治工具,其对真实马共历史的解读不会有任何贡献。因为在政治正确颠覆历史正确的规律下,文章只能够复制李光耀的政治观点。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