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干预南洋大学及教学语言

07/10/17

作者/来源:一流人《新加坡史(增订本)》远见 4月2017
https://www.gvm.com.tw

新加坡和马来亚的华人,在战后亟欲建立一所以华语为教学媒介语的大学,因此在1953 年1 月16 日福建会馆主席、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陈六使提议在新加坡设立南洋大学,2 月成立南洋大学筹备委员会,5 月,获准以南洋大学有限公司名义注册。此一设校活动,获得新、马两地华人的支持,各行各业纷纷解囊,陈六使捐助500 万元坡币。1956 年3 月15 日,英国总督为南大主持开幕式,正式招生。南洋大学开学时仅有文学院及理学院两院。文学院设中国语言文学、现代语言文学、史地、经济政治及教育等五学系。理学院设数学、物理、化学及生物等四学系。报名商学院的新生,则暂时併入文学院经济政治学系受业。翌年,商学院正式成立,设工商管理、会计银行两学系。总共有十一个系,学制四年。第一年招收新生534 人。1960 年第一届毕业生437 人。

1956 年5 月2 日,新加坡教育部宣布,南洋大学必须向政府申请颁发大学文凭的权力。

林有福政府于1958 年4 月委任白里斯葛对于南洋大学之学术水平进行评估,白里斯葛在1959 年3 月12 日提出报告书,7 月22 日对外正式发表。该报告质疑南洋大学学位的学术价值,主要内容包括:南洋大学的规格是按美国式的大学来办校,与南洋大学法令下的英国式的马来亚大学的规格格格不入;学术决策应由学术单位负责;教师的薪金偏低;课程的最大缺点是课程太过繁重,必修课学分要求过高,大大超出其他在美国、中国与菲律宾的大学的学术要求;对校舍之建筑设计、空间利用、建筑素质提出批评;中文系应加强对现代作品的学习研究,马来系应把握原资料丰富的优势进行深入与广博的研究;建议教职员应该加薪50%、减少收生的人数、把大学学制由四年制改为三年制、把目前个别的华文大学与英文大学,改变为两所马来西亚大学,一所以英文教学,另一所以华文教学。(注一)

新加坡政府在1958 年11 月5 日提出南洋大学法令以管制南洋大学的活动。1959 年3 月4 日通过法令,正式在5 月27 日生效。该南洋大学法令规定南洋大学理事会的决定需由政府宪报公布后才能生效。南大是经由公司法登记而成立的大学,现在政府可透过大学法令管辖该大学。新立法把大学由公司法人地位提升为大学法人地位,方便政府加以管理。7 月23 日,由刚于6 月5 日上台的人民行动党政府委任魏雅聆等7 名委员组成白里斯葛报告书检讨委员会,对白里斯葛报告书进行检讨并提出建议。另6 名委员包括:翁姑阿都阿芝、符气林、黄丽松、廖颂扬、连士升与史林尼哇山。成员多是来自或与马来亚大学有关的人士。连士升是华文报业人士。秘书是谢哲声与关世强。关世强也是白里斯葛委员会的秘书。

1959 年11 月29 日,魏雅聆提出报告书,在1960 年2 月9 日发布。该报告书的内容包括:儘快将南大和马来亚大学合併;建立新的大学体制、纳入具教育知识的董事;建议设立一个财政委员会,由合格会计师统筹财政向副校长负责;美国大学的硕士学位资历不足,应该聘请从英国大学毕业的博士;台湾来的师资英文水准不足,应该聘请本地学者;大学现有聘约与条件应该改正;大学课程缺乏系统化;美国式的学分制弊病百出;学年课程分配不理想;一年级的语文分量太重,应改为提高英文的入学水准;马来文学习不够程度;不应该有太多外语课程;以及考试与批卷方式不理想;马来亚的学生人数超过50%;90% 的学生来自华校;招收英文一科不及格的学生;减低学费,增加政府助学金,学生宿舍没有老师监督;建议以1949 年与1958 年马来亚大学法令作为蓝本来发展南洋大学;儘快结束南洋大学有限公司,并让新单位早日接收所有不动产;最后提出改组南大的作业程序。(注二)

1960 年2 月10 日,新加政教育部长在立法议会发表演说,表示接受该报告书对南洋大学的建议,包括南大与马大待遇平等,以马大的经费预算为计算基础来考量南大经费;重订南洋大学将来的新生入学准绳;南大必须和马大密切合作;新加坡政府只负责有关新加坡学生的经费;南洋大学必须把外国学生人数限制在总学生人数的15% 之内。教育部长并批评没有教育资格的商人不应办教育。(注三)

南洋大学学生会在1960 年3 月5 日发表了「对于南大改革问题的声明」,支持在华文、英文、马来文和印度文四种语文平等的原则上进行改革,接受马来语为国语,支持学习马来语文,不过,南洋大学是华文教育体系的最高学府。

1965 年1 月由王赓武教授主持南洋大学课程审查会,他于1965 年5 月14 日提出一份报告书,建议南大改为英文教学,以及关闭现代语言、教育和化学三个系,中文系改为汉语系,政治系改为政府与行政系,历史系不应重中国历史,应重马来西亚史,不应只招收华文中学毕业生,应广招其他来源留学生,88 结果学生在1965 年11 月22 日抗议和罢课,许多学生遭军警逮捕。罢课持续一个月,有一百多名学生被开除,对200 名学生发出警告信,将开除的马来亚学生驱逐出境,才使罢课事件平息。政府对于该罢课事件封锁新闻。(注四)

1970 年8 月11 日,李光耀应南大历史学会邀请,前往演讲,讲题是「南大与我们的前途」,他说南大必须提升水准,以便有效地培养出能精通两种语文的学生。南大必须鼓励学生在写作上能够运用畅达的英文,在会话上应用流畅的英语。他同时强调南大要成为学术重镇,其校长、院长和系主任必须在学术上有素养,而且能献身于南大发展的学人。(注五)李光耀为贯彻他对南大的期许,在1975 年委派教育部长李昭铭出任南大校长,任务在改变教学语言为英语,结果情况不如预期,无法将华语改为英语教学。1978年,南大毕业的议员请求政府出面挽救南大的问题。在该年李光耀在徵得南大理事和评议会成员之同意,将南大师生迁入新加坡大学校园,接受新大教师的教育。此举引起马来亚南大校友的抨击。

由于南大是使用华语教学,毕业生不易找到工作,于是有不少学生转读以英文教学的新加坡大学,因此学生数日减。李光耀说:「为了挽救颓势,南大降低入学和及格标准,也进一步降低它的学术声誉和学生的市场价值。」(注六)

在南大併入新加坡大学后,约有70% 的学生顺利毕业。李光耀让学生选择南大学位、新大学位或联合颁发的学位,结果学生都是选择新大学位,所以李光耀进一步在1981 年将两校合併为新加坡国立大学。原南大校园在1986 年成立南洋理工学院,附属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之下。李光耀将原先南大带有中国宫殿式建筑全部拆除,改为西式建筑,只留下行政中心的大楼。此外,亦将南大校门牌楼拆下,另安置在南大行政大楼前的花园内。李光耀的目的很清楚,就是要将具有强烈中华文化色彩的校舍予以拆除。1991年,李光耀又将南洋理工学院改为南洋理工大学,并脱离新加坡国大而成为一所独立大学。2000 年,南洋理工大学重新在校园内的云南园竖立修复后的南洋大学旧牌坊。

新加坡同时将所有中小学改为以英语为教学媒介语,华语文成为第二语文。但为了保留华人文化的价值,特别是尊师重道、守纪律、讲礼貌,所以李光耀推出「特选中学计画」,保留九所最优秀的华文学校(称为特选中学)。这些学校录取全新加坡小学毕业考成绩最佳的10% 的学生。基本上他们仍是接受英语教学,唯他们需学习与英语一样水平的华语。

由于新加坡华人来自中国南方各地,使用数种方言,在沟通上有困难,因此,李光耀在1978 年推动「讲华语运动」,每年为期一个月。此一政策已见成效,今天新加坡人都能讲华语,有助于其人民至中国和台湾经商。此外,新加坡也取消了电视台和电台所有的方言节目。(注七)

事后,王赓武对于他所受到的批评,提出他个人的解释:「1. 新加坡当时刚参加大马联邦,并未独立⋯⋯所以新加坡各方面要适应大马环境需要,无论教育、劳工、贸易、经济⋯⋯教育部⋯⋯考虑到如何适应新的政治环境,故提出一个课程改革委员会。2. 新加坡退出大马,报告书应被取消,因为它主要是为了新加坡参加大马的一个新的政治环境而设的,既然新加坡退出,情况不同,报告书对独立后的新加坡已无意义,报告书是给大马之内的南大的。3. 报告书没有把华语撇开,重英文轻华文,但后来形成这个现象,是新加坡独立之后的事。在整个大马的环境里,是不会造成问题的,因为大马⋯⋯到现时还有独立中学,新加坡独立以后他们的教育政策是完全另外一个问题⋯⋯报告书是写给大马整个地方⋯⋯。」

「但新加坡文献馆的一篇文章反驳王赓武的说法,该文认为王赓武将责任推到与马来西亚有关,不过是利用马来西亚来转嫁他所应负的责任。该文举出下述理由:1. 新加坡在教育和劳工问题上有绝对的自主权。这是因为巫统要人民行动党全盘负责解决学生与职工会的反政府运动。同样地,新加坡在经济财务上也有绝对的自主权,因为人民行动党不允许巫统动财政上的歪脑筋。这是新、马合併的政治交易。王赓武报告书是新加坡政府的问题,不能转嫁马来西亚政府。这是历史事实。李光耀在1964 年11 月9 日的南大演讲承认:新加坡拥有教育自主权。2. 王赓武报告书并非是为了适应新政治环境,报告书是跟进白里斯葛报告书和魏雅聆报告书。李廷辉(1996:310)也是如此记载:『在重组南洋大学的各类改革中的一项事务,是改变大学课程。这是白里斯葛报告书和魏雅聆报告书所提及的。结果,在1965 年1 月成立第三个委员会称大学课程审查委员会,由王赓武担任主席,四个月后提呈报告书。』这也解释了为什麽退出大马后,人民行动党还是按建议全盘西化南洋大学。重新诠释历史是件需要庞大资源的社会工程。耗费大量国家的人力与物力去杜撰历史。为了啥?」参见新加坡文献馆,「从王赓武谈课程审查报告书说起」,2007/9/28。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06 2010-03-13 浏览)

注一:新加坡文献馆,「白里斯葛报告书的内容」,2006/11/26。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69 2010-03-13 浏览)

注二:新加坡文献馆,「魏雅聆报告书的内容」,2007/6/16。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95 2010/3/13 浏览)

注三:新加坡文献馆,「新政府支持魏雅聆报告书」,2007/7/19。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00 2010/3/13 浏览)

注四:许万忠, 回忆云南园,1991 年12 月15 日出版。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2298 2010-03-13 浏览)

注五:新加坡联合早报编,李光耀四十年政论选,现代出版社,北京,1994 年,页384。

注六:李光耀,李光耀回忆录(1965-2000),页173。

注七:李光耀,李光耀回忆录(1965-2000),页177-178。

本文节录自:《新加坡史(增订本)》一书,陈鸿瑜着,台湾商务印书馆出版。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