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为何不参加明年的南大联欢会?

07/10/17

作者/来源:江学文 2017年10月5日 第六版

为何不参加明年在NTU举行的南大联欢会?

今早远方的朋友在电话里问我参不参加明年的聚会,我说不。理由有三:

一 “南大校友全球联欢会”我只参加过几次。据说因为是“联欢“,一般不做正事。除了槟城和怡保,在吃喝玩乐之余,还有心地缅怀南大历史和被牺牲的一批同学,甚至把陈六使推向前台;其余的几乎每次都难免有发迹了的校友趁机站台亮相或歌德一番,据说这是证明南大水准和伟大“南大精神”的最佳证据。于是跟很多同学一样,对“联欢会“的参与就越来越不起劲。参加这种聚会的主要目的原本是和老同学见面谈心诉苦(特别是多年失联的同学)。然而,经过这么多次的联欢会,该见的、能见的,甚至未必想见的,大体上都见过了。大家年纪都大了,死的死、病的病,越来越难在这种大场合见到你想要见的人。不常见面的同学除非曾在共同的路上奋斗过,再见面时也未必有话可谈。况且如今网络科技发达,要和老同学见面谈心在网上就能做到。对新加坡人来说参加不参加是简单的事,可是说老实话,像我们这类在海外漂流的人,每次回星马都要付出大本钱。花钱(报名费、机票车费和旅馆费)费神损身不必说、还要担受多少时辰班机舟车的劳累困顿以及时差反应的折磨,除非恰好顺道游或者有特别的理由非参加不可,否则,你说我何必如此折腾、自讨苦吃呢?

二 不明白主办单位何故非选NTU校园这个伤心地不可(最近几年的千人“南大之夜”不是都在坡底的大酒店举行吗)?我第一次去NTU校园时,除了见到人物皆非的凄凉惨境而触景伤情、欲哭无泪之外,哪有何欢可联?所以当时就发誓从此不再踏此一步。相信不少同学都有类似的不愉快感触。此外,云南园如今被南洋理工大学占据,与母校南洋大学根本毫无关系,加上有一批人在NTU的縱容下不断在NTU和“南大”的名份上拉拉扯扯地指鹿为马、张冠李戴(据说还有人还在某个南大群组扬言要在联欢会动议当局让NTU正式抢夺“南洋大学“的名份),选择在这里举办南大聚会,难免会使人怀疑当局背后又会有什么复名盗名的黑暗议事程?

三 从主办单位一向的动作和新加坡政府样样都要插手的习惯看来(不信的话,读一读本地音乐大师潘耀田的这篇趣文【一定要有部长出席?!】
https://phoonyewtien.blogspot.ca/2017/08/tograce-event-26.html ,就会明白),这种场合难免(几乎可以肯定)会出现部长级的领导(已经谣传是新手的王乙康,据说华社事务是他的地盘)装腔作势地向号称“建国一代“的老头子们训话的场面,说不定还会重演一场由NTU强人王赓武领衔的蹂躏母校的“狸猫换太子“。对已故母校尚存爱心的南大人,相信谁也不甘愿花钱受辱受气吧?

---

分类题材: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