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警察凭啥要索取个人身份证资料

04/10/17

作者/来源:张素兰 人民呼声论坛 03-10-2017

凭啥!警察要索取个人身份证资料?

本文章转载自:
https://www.facebook.com/sohlung.teo/posts/10213015314231392?notif_id=1506876949141445&notif_t=close_friend_activity

这起事件是发生于2017年10月1日下午在国会大厦外。

来自广东民路警署的最少12名警方人员,包括了便衣人员和制服警察在逮捕了西兰.巴莱后,第8功能组织的三名成员受到警方人员的骚扰。

西兰.巴莱站在国会大厦外举着一面镜子。镜子上面写着:

“32年:审讯的镜子”。

这是一部充满勇气、哲理和诗意的有力表演。

当两名制服警方人员接近他时,他告诉到警方人员,自己站在这里是因为谢太宝博士一名国会议员时被捕的。谢太宝博士在不经审讯情况下被监禁了32年。

年轻的警方人员根本就不知道谁是谢太宝博士。

西兰.巴莱客气地告诉警方人员可以到维基泄密网站查阅谁是谢太宝博士。

接着,警方人员接着问西兰.巴莱,是否与谢太宝博士有关系吗?西兰.巴莱回答说:假设个人从高楼跌下来是,在协助这个人之前,年会不会问这个人与自己有关系吗?

西兰.巴莱接着说,一名国会议员,如谢太宝博士一样可以被逮捕并监禁了32年,那么,谁应该被控告?正因为谢太宝博士是一名前国会议员,所以,他选择在国会大厦前进行艺术表演的最恰当地点,这也是他寻找为什么谢太宝博士被监禁了32年的答案的地方。非常巧合的是,西兰.巴莱今年32岁,也是谢太宝博士被监禁了32年。谢太宝博士被捕的当年,西兰.巴莱是10岁。

西兰.巴莱并没有和警方人员进行任何的争论。他就举着自己的那面镜子,静静地站在国会大厦前面,警方人员询问问题时他就回答。路人经过时并不注意到他当时的情况。

经过了一段长时间,预估在场的警方人员与上级进行了无数次的谈话后。一辆警车抵达现场,停放在国会大厦的场地内。西兰.巴莱被警方扣上了手铐,并带往警车后座。

接着又来了一辆警车和三名便衣警方人员出现。大约经过45分钟,大约又有12名警方人员出现在现场。西兰.巴莱被警方载走了。

我们带着忧郁的心情离开现场。我们沉思着新加坡到底成了什么样?当一个人在星期天下着雨自己站立在国会大厦前,12名警方人员也可以被逮捕!我们的国家还有未来吗?

当我们正在进行着思考这个问题时,突然间我们的思路被几名跑过来的警方人员打乱了。他们要索取我们的身份证。我们拒绝交出。因为我们并没有触犯任何的刑法。

我们向警方人员提出,哪一条法令要求我们交出身份证?他们说,我们是事件发生的现场目击者,我们可能会被传召到法院当证人。

我们反问他,我们是触犯了哪一条法令。其中一名警方人员说,这是公共秩序法令。在这部法令下,警方人员有权要求任何人提供个人资料。

他们举出了有关法令地16部分(1)(b)( Section 16(1))的公民身份证法令条款。

一看这条法令. Section 16(1)就是等于授权警方人员骚扰每一个奉公守法的公民。法令阐明:

不论如何人在哪个场合——
被身份证登记部门官员或者警方人员合理怀疑触犯这条法令,或者任何条例造成如下的;
或者 在被身份证登记部门官员或者警方人员的要求下:——

拒绝提供他/她名字和住址;

有关官员认为他/她所提供名字和住址的虚假的;

有关官员认为他/她所提供的住址是在新加坡以外的地方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身份证登记处官员或者警方人员在没有获得授权令下有权逮捕他/她。
((1) Where any person —
(a) is reasonably suspected by a registration officer or police officer of the commission of any offence under this Act or any regulations made thereunder; or
(b) on demand by a registration officer or a police officer —
(i) does not give his name and address;
(ii) gives a name or address which the officer has reason to believe is false; or
(iii) gives as his address a place outside Singapore,
that person may be arrested without warrant by the registration officer or police officer.)

警方人员恐吓我们。假设我们不予以配合他妈的要求将立即逮捕我们。与其和他们进行争论,以及向西兰.巴莱一样全部被带上警察车,我们口头上告诉了身份证号码和名字。

警方人员把我们的个人身份证号码和名字输入了随身携带电子仪器,确认了我们提供的资料是准确的。

他们携带的这个电子仪器里收集了全星加坡人民的个人登记资料数据。

在我们即将离开前,其中一名警官问我们,是要在现场、或者另外约定日期到警署录取我们的口供。

我们获得警方人员的保证,录取口供的时间不会超过15分钟。警方人员提出要求西方诱人,但是,我们无法确定,他们是否会在15分钟内完成录取口供的工作。我们还有其它事情要做,而不是站在路边被警方录取口供到半夜。因此我们离开了现场。

面对我们拒绝警方要求必须提供个人资料情况下,警方恐吓将立即逮捕我们的恫言!警方人员是滥用了法律赋予他们的职权。当警方人员认定我们为可能是有关潜在性刑事案件的证人时,公民登记法令并没有允许他们要求任何人向警方透露有关的个人资料。

就如这条法令所提示的一样,它仅仅就是局限于触犯了关于“身份证号相关的目的”(请参阅本法令条款序言)。所有在这条公共秩序法令下被指控的犯罪行为是与“身份证号相关的目的”毫无关联的。而我们被警方人员视为潜在性的证人理所当然是完全与有关身份证问题有关联的。

警方人员也在没有举出具体相关法令的情况下,同时,他们暗示将引用刑事法典。可能在他们的脑海里是有关法典第65部分所阐述的事项。在这部分的法典授权警方人员可以要求那些涉嫌已经犯罪或者正在犯罪者提供个人资料。

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触犯任何法律行为。作为一个负责人的公众人士,我们要确保12名警方人员不会虐待西兰.巴里先生。我们站在一个相当的距离位置上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我们并没有干预警方人员的执法行为。我们甚至没有踏入国会大厦的范围。

我们在昨天(10月1日)所见证一切和现场经验确认了,新加坡就是一个警察国家的看法是事实存在的。政府所承诺的予以人民拥有结社、言论和表达的自由就是一句空话。当警方人员恫言要逮捕一切人时,他们是自信自己拥有法律上赋予的权利。这就睡我们的政府向全世界宣称的法制制度吗?

要改变警方人员滥用职权的这种情况,除非是直到我们人民要求归还已经失去的基本权利!否则,我们将会看到那些为了要保护我们而自己被警方人员逮捕和受到骚扰。

本照片和视频的提供者为:TOC
1. 视频网址:
https://www.facebook.com/theonlinecitizen/?hc_ref=ARRfaU0OYJ_9Ow9KJmb1JfM8vVizHzqUFAuQzbqizuCk48XOZqjDpP4pC1GYrcF3AnU&pnref=story.unseen-section
.
SELLAN PALAY 在10月1日在国会带下潜被捕-2
附注:西兰.巴莱已于隔天,即10月2日在缴交5千元保释金条件下离开了警署等待候审。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