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星光部队撤离台湾的变与不变

04/10/17

作者/来源:杨威利 https://www.nownews.com

9月下旬,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访问中国,港媒传言星光部队将可能撤出台湾。这项消息曝光后,总统府、外交部、国防部、陆委会纷纷表示,对此新闻不予以评论或是不表示意见。

小国的军事外交

1975年4月,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与行政院院长蒋经国签署了一项军事交流协议,一般咸信这就是「星光计画」,前来受训的新加坡部队,被外界称为「星光部队」。这支部队主要的组成为步、装、砲兵与突击兵,每年依令进驻新竹湖口、斗六砲兵基地与恆春三军联训基地演训。每年轮训人数超过万人,近几年缩减到3000人左右。

早年星光部队输运载具由台湾提供,殆新加坡建立起海、空输运能量后,慢慢的由新加坡本国籍机、舰运输,非重要军品与可耗资材则委商海空运。2016年11月23日,于香港葵青货柜码头被扣留的货轮就属于这类方式的民商委运。

1971年台湾退出联合国后,国际地位逐渐降低,外交形势日益孤立。1965年新加坡脱离大马独立后,周边马来西亚与印尼两国虎视眈眈,新加坡急欲建立自己的武力以自卫,当时台湾政府的反共政策受到新加坡政府的青睐,于是双方建立了军事交流计画,可谓顺理成章的事情。

由于海、空军建立期程长,初期新加坡海、空军的建立几乎「取法」于台湾,当时台湾也有部分海、空军将领对新加坡海、空军的筹建贡献厥伟。陆军为保卫地面的主力部队,步、战、砲等主力部队人数众多,加上演训时所需场地甚广,这是地狭人稠的新加坡所无法提供的,于是将演训地点移往外国-「以邻为壑」的想法自然油然而生。或许有些读者会以为以邻为壑的说法言过其实,不过验证后续台湾部队在重砲射击或是三军联训时期,各乡镇居民的抗议就可以知道这种说法是正确的-把对环境的伤害(污染、噪音、环保等)留给当地国。

殆海、空军能量建立后,新加坡空军藉着採购新战机的机会,比照台湾空军进驻路克基地的作法,将部分战机训练能量藉由训练的机会「驻留」美国,为了战术理由甚至採购了空中加油机,面积才不到720平方公里的新加坡採购空中加油机做什麽?一般认为这是拉拢美国的战略作为。

新加坡的可畏级巡防舰虽引自法国,然每次环太平洋演习时(RIMPAC)却一定派遣舰艇到位,今年五月还举办新加坡第一届的海上观舰式(IMR)拉拢与东盟周边国家的关係。

藉由演训场地移位、军事採购、举办观舰式等活动,虽为弹丸之地,但新加坡政府却积极运用麻六甲海峡的枢纽地位,利用军事工具遂行外交政策,替自己国家生存挣得了一定地位,堪称小国军事外交政策的模范。

生变与不变

但台、星之间的星光计画却随着中国的崛起而生变,为了拉拢新加坡,中国方面提出更好的训练场地供新加坡部队使用-海南岛。军事评论者以为,双方操作不同的武器系统,在军事交流上会有困难,然就战略的角度来看,只要新加坡愿意派遣部队前往中国受训,后续军事技术与细节自然不成问题,中国能提供的演训场地更大,甚至可以有经费补贴;然新加坡政府即使在2007年5月,1架演训的F-5F战机于湖口失事,致使星光部队2死9伤的意外后,依旧没有撤除台湾,理由何在?

对于中国经济力量的崛起,新加坡方面也得跟着因应。这表现在经贸与移民上,理论上新加坡与北京有1小时时差,但为求与中国方面经贸往来的顺畅,遂调整与中国方面一致-北京时间。经贸往来上,放宽给予中国方面的商务与经商签证,最近则放宽移民政策,种种作为都在向北京靠拢,但军事安全议题除外。

除了武器系统沿用美製与欧製体系外,新加坡的樟宜军港更是美军在亚洲重要的海军基地,目前正进行扩港工程以利后续驻留美军核子航舰。但却在海军国际观舰式中,巧妙的邀请中国、印尼、马来西亚等国海军舰艇参与,这种军事外交的操作手法可谓相当细腻。

未来中国方面就星光部队的演训议题,应当也会持续向新加坡政府招手,包含提供更广阔的场地与租借费用上的优惠等等。而新加坡政府也会考量到美国因素,不会选择中国提供的选项,未来若真的缩减来台进训部队人数,极有可能将受训部队移往澳洲等地。

新加坡政府这种经济靠中国、军事靠美国的政策趋向相当明确,如何在这两强中间取得一个平衡点并兼顾部队演训所需,就成为新加坡政府与其国防部的思索重点。

同样处境的台湾,高层当局应当可以从新加坡政府的细腻操作得到些许启发吧!

作者:杨威利/资深军事评论员

本文为作者评论意见,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闻》立场。

---

分类题材: 新中政经_gpsgc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