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为争取恢复陈六使公民权继续努力

30/09/17

作者/来源:人民论坛(25/09/2017)

南大人,为争取恢复陈六使公民权继续努力!

2017年8月19日,南大同学发表联合签名公开信,要求区如柏就她在2003的一篇报道有关南大创办人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于1964年9月22日被李光耀吊销,但是在稍后的时间已经恢复了的历史事件予以确认是否确实?但是自公开联名信发表以来,始终没有见到区如柏给予积极的回应!(见网址:《南大同学致给前《早报》记者区如柏学长的联名公开信》(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7/08/19/)

公开信明确指出,

“因为这件事白纸黑字地出现在报章上,将来的历史学家如果从报上查到此事,就会因为误会而把这当成历史事实来写,这对已故陈老先生来说是件非常不公平的事。2013年怡保南大同学举办陈六使纪念会时,据说有人当场根据此事询问区学长,学长却唯唯诺诺、不置可否。于是,此事迄今仍是无头公案。”

公开信的要求:

究竟内政部当年有没有恢复陈六使的公民权?如果确有此事就请将证据公布出来(当年剥夺陈六使公民权时,据说有在新加坡宪报公布,所以若有恢复公民权的如此大事,相信有办法在新加坡宪报或政府公文档案中找到证据)。

如果只是道听途说而无法证明的“路边社“新闻,希望学长能在报上做个澄清,也顺便向陈六使老先生的家族和天下南大人道个歉。我们的这个简单要求,对一向尊重事实、以资深老报人的名义自重的区学长来说应该不算过分吧?

南大同学的联名信要求的条件并不苛刻或者很多!他们仅仅就是要求区如柏就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是否已经恢复所做的报道予以确认其真实性吧了!并没有要求她为报道这个信息可能产生的误导性给予任何形式的道歉!

但是,区如柏却始终不站出来对此进行澄清或者说明新闻的来源出处!她是不是抱住侥幸的心态——“因为南大同学联名发表的公开信过了一段时间就不会有人在提起了呢?老娘就是不回应,你们拿我没辙”(!?)不知道。

我想,她是过高估计自己的“能耐”了!

我于2017年8月20日在《人民论坛》发表的:《南大人,发扬南大精神,把被颠倒的历史颠倒回来!》(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7/08/20/)已经说了:

“当事人必须主动的去寻找历史的事实真相!为自己无意忽略查找确定这段历史事实,进行更正或者补白!我们并不需要她为此做出任何的道歉!区如柏是否愿意主动去查找和确认这段历史事实,是决定了我们是否愿不愿指责或者质疑欧如柏的人格或者动机!”

我们确实不需要区如柏做任何的道歉!她不主动去查找和确认这段历史事实!但是,不等于我们会像过去半个世纪那样坐着等待!我们自己找出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是否已经恢复的真相!

工人党秘书长、也是南大毕业生刘程强先生为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是否获得恢复找出来历史的真相!他为此做了极其重要的贡献!我们必须高度赞赏刘程强先生!

2017年9月12日,内政部长三木根在国会正式答复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先生提出有关陈六使老先生在1964年9月22日被李光耀吊销的公民权是否已经恢复。三木根明确的回答是:还没有。理由是:

“陈六使从事危害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安全与公共秩序的相关活动特别爽推进共产主义,因此他的新加坡国籍身份才会取消。”

紧接着,2017年9月21 日,海峡时报记者卓名扬先生(ELGIN TOH MING YANG) ,发表了一篇关于陈六使公民权的文章。(见网址:
http://www.straitstimes.com/opinion/remembering-tan-lark-sye)。卓名扬先生2008年在美国大学毕业。2010年在北京大学考取了政治学硕士学位。他曾任职于总理公署属下国家安全统筹部秘书处。

前南大校友江学文先生把卓名扬先生的文章重点摘译如下;

陈六使的公民权在1963年之后被当局取消,这是众所皆知的事实。

但是公民权后来有被恢复吗?

你以为这应该是个直截了当的问题。奇怪的是,这事在网上被热烈的争论,导致刘程强(工人党秘书长)在国会询问此事,使到这事得到澄清。〖江注:我们在脸书群组的“给区如柏学长的联名公开信”受到众人的支持而流传,才受到刘程强学长的注意。我并没有看到什么争论。〗

事缘早报资深记者区如柏2003年在报纸上写道:“内政部恢复陈六使的公民权,他的侄儿陈永裕到内政部领回他的公民权证书“。对这项报导当时华校生为之哗然,但不知如何理解此事。

人们一方面存疑因为这是当时是唯一所知的个案,另一方面没人出面反驳。

在2003年,网上不是那么活跃。多年来人们只在暗地里嘀咕这事,直到一个月前有些南大校友公开呼吁区女士出面澄清时,这事才炽热化而成为大事。

这促使刘先生(国会里唯一的南大生)呈案询问此事时才从当局得到肯定的答案。

已经退休的区女士告诉海峡时报她在和中华总商会名誉会长陈永裕做访谈时得到这项消息。〖江注:在这里区学长并没有直接说是陈永裕告诉她,她只说在“做访谈时得到这项消息”。即使是陈永裕告诉她,我真不明白身为“资深记者”,这么重要的大事,怎么可以凭一面之词、不进一步调查就写成新闻?即使不在宪报公布,起码也有一份内政部的公函呀?〗

区女士在电话上这样跟记者说:她认为对陈六使最公道的做法是为他身后恢复公民权。从他迄今被控的罪名来看,这似乎不可能(虽然也不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做会被华社所接受)。 (Remembering Tan Lark Sye——Elgin Toh Insight Editor Published Sep 21, 2017, 5:00 am SGT。——“An important historical fact for the Chinese community was finally settled last week – bringing back to view a longstanding discussion over how to remember a past leader of the community. This leader is the late Tan Lark Sye, founder of the former Nanyang University – also known as Nantah – and a prominent leader of the Chinese community from the 1940s until his death in 1972.Tan’s citizenship had been cancelled by the authorities after the 1963 General Election, a well-known fact.But was it ever reinstated? That ought to be a fairly straightforward issue, one would think. Strangely enough, it was a hotly debated matter on the Internet, which led Workers’ Party Secretary-General Low Thia Khiang to file a parliamentary question at this month’s sitting, to shed light on the issue.The Government’s answer was short and straight to the point: “The late Mr Tan Lark Sye was deprived of his Singapore citizenship in 1964. He had engaged in activities prejudicial to the security and public order of Malaya and Singapore, in particular, in advancing the Communist cause. “There has been no change in his Singapore citizenship status since then.” The discussion stems from an article published in 2003. Veteran Lianhe Zaobao journalist Au Yue Pak wrote in the Chinese daily that Mr Tan Eng Joo, nephew of Tan Lark Sye, had once gone to the Home Affairs Ministry to collect the elder Tan’s restored citizenship. It created a buzz among the Chinese-educated, but people did not quite know what to make of it.)

就是说,

全体热爱南大的南大校友和华社关注的有关公民权被吊销的历史事件终于获得了行动党具有权威性和明确的答复了。这是一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回答。

就是说,海峡时报记者的文章已经确认了:

欧如柏所说的“听说陈六使的公民权已经恢复”的“报道”都是扯鸡巴蛋!她自己没有勇气站出来承认2003年写得那篇报道是“以讹传讹”?还是“奉命”发出这篇报道的?

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说:

被区如柏捏造和颠倒的历史终于被颠倒回来了!

南大人,行动党已经在法律上正式确认了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还没有获得恢复!

据说,明年是全球南大同学联欢会是轮到新加坡的南大校友负责主办。咱们可以甭管负责主办的那些人的政治立场倾向哪一边(事实上,这些人在当年是支持李光耀强行关闭南大和遞夺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问题!)。

因为“南大全球同学联欢会”除了吃喝玩乐,为了证明南大的水和“南大精神”的伟大,几乎每一次都找一些稍有脸有面的学者校友出来亮相。到目前为止,除了槟城和怡保的南大同学负责主办的“全球南大同学联欢会”外,有哪一次“全球南大同学联欢会”的主办方敢于把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以及那些为保护南大而牺牲的英勇校友推上舞台?

如果主办方还要继续“高唱热爱南大、怀念陈六使老先生对南大做出的丰功伟绩”!那么,就必须把争取恢复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作为明年“全球南大同学联欢会”的主轴!

当然,我必须在此明确地说,对于明年负责主办“全球南大同学联欢会”的新加坡主办者不抱任何的期待和幻想!

因为他们在李光耀关闭南大和遞夺陈六使公民权的时候,是完全赞成和支持李光耀的法西斯行径的!他们后来都获得了李光耀给予的“施官”作为犒赏!

我在2013年7月29日在《人民论坛》发表的一篇文章:《现在的行动党政府有义务和责任就李光耀时代政治迫害陈六使老先生的历史进行平反并恢复他的公民权!!》(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7/29/)已经说了:

“今天在我们缅怀和纪念陈六使老先生的时刻,我们呼吁全体华族同胞和华文教育的后代,我们必须要求行动党政府:正确和实事求是的恢复对陈六使老先生在推动新加坡的华文教育和华族文化所作出的不可磨灭的伟大功勋记载!

今天在我们缅怀和纪念陈六使老先生的时刻,我们呼吁全体华族同胞和华文教育的后代,我们必须要求行动党政府:必须对当年关闭南洋大学以及改制新加坡的华校中小学的决定是错误的作出公开道歉!

在李光耀威权统治时期所犯下的华文教育和摧毁华族优良的文化传统给新加坡的华族造成的历史事实已经是不可挽回了!这是李光耀一手造成的!

现在的行动党政府与过去这段历史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作为一个声称要面对现实的行动党现有领导完全有义务和责任,就李光耀迫害政治陈六使老先生的历史问题作出平反!完全有义务和责任恢复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

河水清澈自古在、冤案终有昭雪日!——

南大人,为争取恢复陈六使公民权继续努力!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