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漫话南洋大学历史的英文学术资料

23/09/1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二战后,南洋华人社会为了维护和确保中华民族文化教育的延续和生存,在陈六使和李光前等先贤的领导下,登高一呼,凝聚民间人力物力,众志成城的努力后,东南亚华人教育的最高学府,南洋大学于1956年正式开课。

创办南洋大学的年代,正值二战后反殖民运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英国人为了能够继续保留新加坡为西方资本世界在亚洲的政治和经济桥头堡,把反殖民运动定性为颠覆社会的共产党活动。为此,南洋大学不幸的惨遭池鱼之殃,成为英殖民政府的政治打击对象。

1959年,李光耀在华人社会特别是华校生的全力支持下,成为新加坡自治邦总理。然而,李光耀却不仅仅传承了英国人的反华文教育政策思维,更是变本加厉,通过温水煮熟青蛙的技巧,静悄悄逐步蚕食百年老号的传统华文教育体系。

1979年,原有华校之华文教学媒介语被英文教学媒介语取代;唯9所特选华校被允许部分使用华文教学。1980年,李光耀通过大学合并,轻易的关闭了南洋大学,也不费分文的让新加坡大学接管了全部的南洋大学资产。

李光耀在其有生之年,从不间断的为自己摧毁民族语言文化之遗臭万年的罪行辩护,既数度鞭尸已故多年的陈六使,亦重复抹黑南洋大学和羞辱南洋大学毕业生。李光耀更试图通过大学改名把南洋理工大学等同南洋大学,以模糊历史真相。如今,李光耀的遗愿由王乙康接手。这一位未来总理候选人提出关闭南洋大学是华社妥协结果之谬论,进一步扭曲国家历史。华社妥协论,是完全没有历史根据的胡说八道。

就是在这一种政治环境下,南洋大学的历史论述,有至少两个不同版本。一是以李光耀思想为论述指导的主流历史观,另一是以南洋大学毕业生,以及一些其他学者,独立撰述的新加坡华文教育历史观。

本质上,南洋理工大学和新加坡国立大学之有关南洋大学历史的论述,主要还是为李光耀的政治遗产服务,明显缺乏探索历史必备的独立思考精神。这一类著述是从预设政治立场出发,具未审先判缺点,有违学术研究必须客观和中立的条件。虽然如此,其文中提及的历史事迹陈述,对南洋大学历史的研究,还是有做为参考资料的利用价值。换言之,即便预设立场的历史论述,背离学术研究追求真相的宗旨,其对南洋大学历史做出的努力还是应该给予肯定。

一篇论文之学术价值的高低,除了取决于学者的学术知识和经脉分析,也受到资料完整性的约束。这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历史研究的最终目的是还原历史真相。而历史真相和研究资料的完整性是息息相关。包容性的完整历史资料,必然更是接近于历史真相。

南洋大学历史是新加坡国家历史的一个极为重要环节,所以先要有了正确的南洋大学历史,才可能会有正确的新加坡国家历史。基于此,可以借鉴一篇涉及南洋大学历史的博士论文之参考目录,以此为抓手,看看如何构建一个更具包容性的资料参考目录。

《语文政治、国族建构与新加坡华人社会权力重构:以南洋大学教学媒介语问题为研究主线(1959-1975)》是李淑飞,又名李叔飞,于2015年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撰写完成的博士学位论文。有必要强调的一点是,论文的含金量是博士导,论文评议委员会和大学的教职责任,所以不应该是局外人议论的对象。

在此,单纯是借用论文之语文政治、国族建构、新加坡华人社会、南洋大学、教学媒介语的关键词作为议题范畴,以便在原有参考目录上,略为添加部分资料,对有意从事南洋大学历史研究的未来学者有所帮助。毕竟,这一篇论文是会成为后来学者的参考资料之一。

论文参考目录分别有中文和英文的资料。先补充此类议题中可供参考的英文资料。

1、有关新加坡语文教育政策之政治考量的学者论述中,Chiew Seen Kong, 与Gopinathan S. 的著作是不可或缺的。比如,

Chiew Seen Kong, (1980) Bilingualism and National Identity: A Singapore Case Study

Chiew Seen Kong, (1985) The Social-Cultural Framework of Politics,

S. Gopinathan,(1980)Language Policy in Education : A Singapore Perspective

S. Gopinathan,(2013)Education and the National State: The selected works of S. Gopinathan,

节外生枝补充一点:Gopinathan对吴庆瑞教育改革方案有强烈意见,指责报告书没有征询从事教育工作者的意见。事实是,报告书是由一群对教育毫无经验的,刚从外国归来的年轻奖学金学者,技术上使用系统工程学理论来撰写的政策建议。换言之,是一份没有实践经验支撑的实验室工作报告。按吴庆瑞之 idiot is free观点,天才学生是天生而成,所以国家无需浪费宝贵资源去教育没有学习能力的白痴。由此可见,要了解新加坡教育政策的来龙去脉,确实是要多费精力认识这些隐而不显的关键点。

2、Language and Society in Singapore, (1980) Evangelos Afendras and Eddie Kuo eds,有Chiew Seen Kong, S. Gopinathan,Evangelos Afendras,Eddie Kuo 等几位新大教授的数篇著述,是重要参考资料。

3、目录内的The politics of nation building and citizenship in Singapore,(1995)Hill, Michael and Kwen Fee Lian 对新加坡建国和语文政策的关系有很好的分析。

同一课题上,Social Engineering in Singapore: Educational Polices and Social Change 1819-1972, (1978) Wilson, H W,是一本更好的不可或缺参考书。本书细说从头的探索了新加坡教育政策的历史演化过程,对政府如何利用教育政策,进行社会工程改造新加坡社会生态的政治过程有详细的分析。

4、Clammer, John 除了目录内一篇之外,还有其他一些可供参考,比如,

Clammer, John (1985) Singapore: Ideology, Society and Culture, Singapore: Chopmen.

Clammer, John (1993) Deconstructing Values: The Establishment of National Ideology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Singapore’s Political Futures 收录在Singapore Changes Guild: Social, Political and Economic Directions in the 1990s. Garry Rodan. Ed.. 这一本文集有多篇好文章。

Garry Rodan 对新加坡的政治,经济,社会和人文等议题有深入的研究,著述相当丰厚。在这一方面,James Cotton 前新大政治学教授,对本地政治人文议题有独立见解,其著述很值得参考。

5、有关新加坡社会学层面的议题,两位社会学教授的著述可供参考,比如,

Chua, Beng Huat (1995) Communitarian Ideology and Democracy in Singapore, London: Routledge.

Tammy, Joseph (1996) The Struggle Over Singapore’s Soul: Western Modernization and Asian Culture, Berlin and New York: Walter de Gruyter.

总的来看,以该论文的参考目录为起点,加上额外补充资料,是足以作为一个学术探索新加坡国家历史的资料基础。有一个好开始,就可以顺藤摸瓜,逐步发展有关的历史轨迹,按部就班的厘清新加坡历史真相的来龙去脉。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书评_book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