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我所知道的海凡

16/09/17

作者/来源:军武 (10-9-2017)

读了叶德民的大作,如骨鲠喉,不吐不快!這里说几句。

海凡和我们跑了两次山路交通,那是饥餓,危机四伏之旅,海凡都经得起考验。在二十个月反围剿中,海凡参加了战斗。在這期間,他参加搶運粮,背过15桶十斤庄的食油,我开玩笑地说,没把你的腰背坏!15年的军旅生涯,证明了海凡是一个铁骨铮铮的解放军战士。他在部队被诊断为肺结核病人,为避免病菌散播,打抗结核针服抗结核药差不多十年,副作用是脸麻,眩晕,影响视力。但他从来没有为此请病假,长期病号,带病工作,一直到和谈下山。下山后有二十年,没见过海凡。我见他,是在劳勿,祭拜烈士的日子里。不容易,打老远的新加坡,來祭拜烈士,怀有深厚的革命情谊。在我队伍里,有人从來没祭拜过,无论我如何邀请,要用车载,都不肯去祭拜。二十年后再见面,海凡仍旧是部队时的海凡。彬彬有礼,交谈时,仍然能听别人道來。海凡和有些人不一样。有对夫妻,新加坡人,跑山路交通,在接头站见过。第二次再去,人们说他们开溜了。海凡和大家,一直走到和谈的到來,光荣下山。我看海凡,一身正气,没敌特的邪气!

在部队有一些[人]养大头鳥,松鼠,猴子。队里没阻止。我没多大兴趣,偶尔经过,看一看,逗一逗。从不批评,更不上纲上线。海凡只是用文学的笔触,描写部队生活轻松的一面。海凡也写部队战斗的生活。我不知道叶德民为何解读成醜化队伍的文字。在部队15年的军事和政治考验,海凡是合格的。至於叶德民说他是特务,得拿出证据來,或者在那一國的档案里,见过他的名字,要不然就别胡说!合艾和平协议签定后,武器销毁了,马來亚人民军不存在了;马來亚共产党也不存在了。大家只是草民,没有军队纪律的约束,没有党纪的约束。马來半岛的同志,可以回马;新加坡的同志没那么幸运,回去要受李光耀的刁难。這个归他们结合自己的具体情况选择。

  把回去的说成叛徒不合情理。我重遇海凡,没听说过他罵马來亚共产党,没听他口吐怨言,反而他珍惜过去的军旅生涯,把它用文学的形式表现出來,让人们窥探武装斗争艰苦卓绝的生活。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