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马共泰南重聚无怨无悔

16/09/17

来源:言之理 (2009-12-05) 转载 亚洲周刊刘振廷
http://blog.sina.com.cn

数百名原马共成员和眷属,在泰南合艾参加马共与马国政府和解二十周年纪念大会,对游击斗争岁月无怨无悔;泰马当局都有代表出席,原总书记陈平仍不获马国政府准许返乡,成为关注焦点。

满腔热血,当年追随总书记陈平参加「红色革命」的八百多名原马来亚共产党(马共)抗战儿女与眷属,十一月三十日聚首泰南第一商埠合艾,以纪念马共二十年前放弃武装,结束与吉隆坡长达四十一年的武力对抗的历史性事件。盛会场地,便是陈平当年与马泰政府签署三方和平协议的合艾蠡园酒店「和平厅」。那纸协议虽使马共走入历史,但迟暮战友始终坚称是「光荣和解」而非败战投诚,对游击岁月毫无怨悔。配合和平协议二十周年纪念会,已归乡的马共成员七年前成立的「二十一世纪联谊会」开代表大会,编印纪念特刊,制作了纪实马共森林中生活、销毁武器、引爆地雷等珍贵画面的光盘,于二十年后的今日首次公开。现居北京、上海和香港的几名老战友,也赶来参加盛会。

一九八九年十二月二日签订的《合艾协议》,一晃就是二十载,而八十五高龄的陈平依然是战友们的「老总」。纵使步履蹒跚,靠人搀扶,但陈平以巨星姿态亮相,令同志们人心振奋。昔日战友,银发苍苍,阔别二十年后重逢,回顾当年为国家独立而奋斗的火红岁月,感慨万千。受邀首席嘉宾是当年促成和解的泰国陆军总司令查瓦利上将(现为声援流亡总理塔信的「为泰党」主席),由于某些政治考虑,结果没有出席,而阿比西政府派了内政部副部长塔翁代表致词。吉隆坡则派来当年斡旋促成和平协议的马来西亚警察政治部副总监姚光耀与陈平旧。百感交集的联欢会,在深夜齐唱《团结就是力量》的歌声中圆满结束。

以「团结互助、与时并进」为主题的大会开始前,陈平告诉记者:「马共还存在,但没有活动。」令追随他半辈子的战友老泪纵横的,便是陈平强调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的公开讲话」,大家不需伤感,并寄望年轻一代传承奋斗理想。他回顾当年为反抗外国统治者和剥削而武装战斗,尽管马共没有取得胜利,却为后代留下勇于牺牲的精神。然而,陈平当场批评马来西亚当局尽管在一九八九年签了和平协议,却一直不允许他回去拜祭祖坟,使备受称颂的和平协议蒙上污点。

此前一星期,马国一家英文报惊爆陈平会向在马共斗争时代的无辜受害家属致歉,他立即澄清是「有条件」的道歉,还称马共并非恐怖分子,不滥杀无辜。而他已经老了,更不可能给吉隆坡制造威胁,只想回国与家人团聚和尽孝道祭拜祖先,绝不会以公开道歉的方式来换取心愿,就算能「偷偷回去」也甘心。但马来西亚副首相慕尤丁表示「门已关了」,不会宽恕陈平所为。大会对吉隆坡当局违反协约,不许陈平回国一事深表遗憾,同时呼吁官方媒体不要针对前马共成员事件使用毁誉性字眼。为了却「生于斯、死于斯」心愿,陈平二零零五年三月入禀槟城州高等法院,争取回马定居,却在今年四月被终审的联邦法院驳回,马国首相纳吉更重申不准陈平回国,免得激起受害家属不满情绪。纳吉拟十二月九日访问泰南陶公,陈平渴望能有机会与纳吉谈谈「回家」的事,但纳吉已拒绝。

祖籍福建福清的陈平,原名王文华,出生于霹雳州实兆远的一个商人家庭。十五岁离家,从此与双亲永别。妻子逝世后,陈平便寄居于曼谷的近亲家。从泰方拿到外国护照,让陈平在香港或曼谷与在吉隆坡当律师的儿子见面。不过,旅居澳洲的女儿却受当地政府监视,使他不便联络。但两年前,父亲和子女三人已在新加坡共享天伦。五年前,应新加坡国立大学之邀座客狮城,有报道说他与李光耀密晤了一个小时。吉隆坡媒体称陈平故乡实兆远距合艾几小时路,对望断归乡路的陈平来说,应将「实兆远」改为「实在远」,倦鸟无法归巢。

三百多马共成员已返马

当年和平协议签署后,仅五百二十六名马共成员有意回马,而一千二百二十三名定居泰国。大会数据显示,一九九一年八月至一九九二年十二月分成十三批返马的人数共有三百三十九人。包括马共党主席阿都拉西迪、党中央委员拉昔迈丁等资深人物都获准回马探亲,唯独陈平不能,不太公平。即使大会负责人声明是久别重逢的「联欢」,但最大目的还是替领导打抱不平。

陈平在二十三岁那年当选马共党总书记,也是最后一位。二零零三年出版首本英文回忆录《我方的历史》,陈平亲叙十二年领导反英殖民战争的历程,让「马共历史」不再是禁忌。马共奋斗史确实辛酸曲折,可追溯至上世纪二十年代。当时,遭国民党追剿的一批中国共产党员被迫逃亡南洋,便向当地工人阶级和知识分子鼓吹共产主义,并吸收新血。当《国际歌》首次在英殖民统治的马来亚响起,马来亚共产党于一九三零年四月三十日在森美兰州瓜拉庇劳的树胶园内宣告成立,当时越共主席胡志明亦有出席。但马共实际前身,则是一九二六年中国共产党在新加坡扶植的「南洋共产党」,入党者多为教育程度不高的华工,但不久遭殖民统治者取缔而解散。四年后重组成马共,由共产国际远东局指挥领导,下设共产主义青年团与赤色工会,中共也亲派党委书记来执行党务。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日本入侵马来亚,马共向英国政府提出「抗日卫马」的合作,一些党员干部获派赴英参加军事训练。陈平加入了抗日的游击队,当时马共党员约一千六百人,而日军投降前夕,党员多近八千。陈平因抗战立大功,获颁英帝国员佐勋章。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军投降后,英国于同年恢复对马来亚行使殖民统治。一九四七年,马共原总书记莱特间谍身份暴露遭暗杀,陈平接任总书记,领导当时以华裔为主的游击队,照搬了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 战略,在森林里打游击战。翌年,马共被列为非法组织,英方收回勋章,还以二十五万马元悬赏通缉陈平。

陈平领导的马共,声势范围遍及马来亚十一个州,甚至伸进与北马接壤的泰南地区,成为长期困扰马泰当局的心腹之患。陈平与中共领导人私交甚笃,北京大力提供道义与财政援助,还在湖南益阳设立对马广播的「马来亚革命之声」地下电台,作为抗敌传声筒。不过,由于马来亚的种族结构,乡区范围有限等因素,造成「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功亏一篑,马共始终无法以武装夺取政权。英国殖民当局曾出兵镇压,还将五十万华人迁徙到「新村」,切断补给线,马共一度孤立无援。

一九五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陈平与马来亚首席部长东姑阿都拉曼、新加坡首席部长马绍尔、马华领袖陈祯禄在北马吉打边镇华玲举行历史性和谈,由于马共拒绝当局使用「投降」字眼等要求,导致会谈不欢而散,马共重返森林打游击战。当时马来亚正处内战状态,英政府和马共的战斗导致大量伤亡和财产损失。华玲会谈被视为战争与和平的关键,谈判失败也拖延了马来亚独立的进程。马来亚一九五七年脱离英国独立,新政府(即现马来西亚)上台后,重新要求马共解除武装,但遭对方抗拒。

早期马共一切听命中共党中央,更追随六十年代「文革」大闹派性,党内肃反发生在一九六九年五月的吉隆坡种族骚乱之后,极端党人高喊「造反有理」,不再服从陈平这个中央。马共一九七零年分裂成三派,包括陈平领导的中央派、张忠民的马列派和黄一江的革命派。一盘散沙的马共,也使战意消沉。泰方利用马共各派矛盾,抢先与亲苏的马共马列派接触,立下协议,特赦在泰国境内游击活动者,还拨出泰南勿洞热水湖区的「友谊村」作为该派安置地,提供他们住房耕地,还有逐日津贴来安置生活。历经四年谈判,终使张忠民领导的七百多名马共在一九八七年四月二十八日率先下山,放下武器。

长期流亡中国的陈平为首的亲毛中央派,则任命伍瑞霭、章凌云、吴一石,以及拉昔迈丁(苏门答腊拉瓦族)为代表,与马泰官员在普吉岛举行五轮高层和谈,最后达成协议,为数一千一百零三人的最后一批马共成员终于一九八九年十二月走出森林,三个月后销毁武器,被安顿于泰马边境山镇勿洞等四座「和平村」,马共半世纪的战斗至此划上句点。这些马共眷村是远离尘嚣的世外桃源,完整保存了当年昏暗的地下工作室、地道博物馆等,让几乎遭世人遗忘的马共奋斗史得以重现,它也是专为那些对马共怀有感情的游人打造的「养生胜地」,足以媲美马来西亚的金马伦高原。在泰国皇家计划积极赞助下,每户家庭生活十分现代化,拥有手机、计算机、微波炉,还自装了「大耳朵」,收看两岸三地卫星电视。诗丽吉王后、诗琳通公主和朱拉蓬公主等泰国王室成员,曾访问「和平村」并接见了陈平。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马共游击队,被马泰两国政府打上「共同敌人」烙印,甚至指它是构成整个地区安全威胁的动乱根源,加强扫荡力度。当时每年马泰联合军演模拟轰炸的「假想敌」,便是活跃于共同边界的马共。雷厉取缔之后,三千马共游击队员从北马撤退进入泰南惹拉、陶公等地重整旗鼓,造成泰南安全威胁。吉隆坡当局指在过去四十年惨遭马共袭击杀害的军警百姓约五千人,被歼灭马共人数多达七千。多起涉及马共狙击官方人员事件,其中震惊社会的是一九七四年全国警察总长阿都拉曼哈欣及霹雳州总警长古传光相继遭杀害,于是号召人民「同仇敌忾」,灭绝马共活动。

中马两国虽无边界连接,但在文革期间,中共慷慨资助马共,马共就用中共金援通过泰南黑市军火贩子购买武器。泰国当局对叛乱的共产党人恨入骨髓,曼谷报章也奉令将华族为主流的马共称之「华匪」。当年泰国人对马共一般印象,便是专向泰南富豪、胶商索取「赞助费」的武装集团。但也有人认为当年马共扮演「缓冲角色」,才使争取独立的泰南回教激进分子行动收敛,不致像今天般猖狂。

泰国军方人士向亚洲周刊表示,长期流亡中国的陈平当年带领一千一百多名的最后一批马共成员缴械,关键并非受苏联和东欧内部变化或冷战结束等影响,主要是北京为了与各国修好而切断对海外共产党一切援助,眼见大势已去,斗争没有杀伤力,陈平被迫签署和平协议,结束长达四十一年与吉隆坡当局的武装对抗。

马共沟通语言是华语

虽以华族占绝大多数,但马共组织也有少数是马来族、印度裔及泰裔,但彼此沟通官话还是华语(普通话)。不可思议的是,二战结束之后,战败的十五名日本皇军因同情马共,成了一支国际新力军。两名日籍马共老兵田中清明(精德)和桥本惠之(阿福),随着一九八九年合艾和平协议签署,被日本驻曼谷使馆安排返国安度晚年。

马共停火后的第三年,何志雄和戴淑娥、洪添发和王玉云两对马共夫妻成为获新加坡当局允许返回的首批新籍马共人员。众多新籍马共当中,名气最大的是三号人物方壮璧,但讽刺的是,他的胞妹方韵琴竟是执政的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议员。二零零二年,新加坡内部安全局空前举办以「共产主义」为题的展览会,揭开曾在新加坡活动的马共党人「真面目」。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