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非法的抄捷径

11/09/17

作者/来源:张素兰(10-09-2017) 人民论坛

最近几天,有数名反对死刑刑法的活跃分子,其中包括了通讯记者、影片制作者和死刑犯Mr S Prabagaran的家属亲友被勿洛警署传召问讯。(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7/09/09/)传召问讯的目的是要录取有关涉及在章宜监狱外为再来两个月前被处死刑的死刑犯Mr S Prabagaran举行的烛光追悼会。(见网址:https://www.facebook.com/kixes/posts/504285807243?pnref=story)

各个在线社交媒体在报道这起事件时都说是一起和平集会。无论如何警方仍然把这起事件视为己任要进行干预。警方在现场充公了一台摄像机和蜡烛。明显地。警方当时还是具有“浓厚的人情味”。他们并没有驱散这场集会,而是允许死刑犯Mr S Prabagaran的家属亲友为他祈祷到破晓前。

警方到底是要调查什么?难道死刑犯Mr S Prabagaran的家属亲友在章宜监狱外为即将被执行死刑的亲人进行祈祷有错吗?当可怕的谋杀发生在监狱的围墙内进行时,死刑犯Mr S Prabagaran的挚友和活跃分子给予死刑犯Mr S Prabagaran的家属亲友在精神上的支持难道有错吗?

今天,在我们周围的道路和行人道上,到处都可以见到人民在烧冥纸蜡烛祭拜已故先人在天之灵。这就是华人农历七月的习俗。人们相信那些已故者都会在农历七月前来人间寻找亲人给予的食物和经济上的援助。政府组屋和居住小区的管理公司都会在这个月为人们提供用于燃烧冥纸蜡烛灯的金属焚化炉。华族道教徒和孔教徒都会在晚上通过焚烧冥纸蜡烛的方式给予阴间。他们护在走到上插满蜡烛和摆放食物给那些幽灵。他们都会花时间进行祭拜。在祭拜期间大家互相交谈。他们有时会通过诵经、香蜡烛和香蜡烛灰烬为邻居祈福。

您们可以从以下的视频看到所有的住宅区都置放了工焚烧冥纸的金属焚烧炉。人们祭拜过后的垃圾都有环保工人打扫清洁。

警方人员是否有进行干预这些集体集聚的祭拜活动和传召这些信徒到警署问话?

假设有人被传召到警署问话,肯定是那些人在祭拜过后把香烛、冥纸和食物丢弃在走道和路边,甚至烧毁了草皮的人。这些人可能会被控告涉嫌乱抛垃圾和造成污染环境城市绿化。但是,我们至今是否听说过警方对这些情况进行调查?与此相反地,市镇理事会和物业管理公司很“乐意”认可这种“犯罪行为”。他们在农历七月全面提供金属焚烧炉给予这祭拜者。

我确实不明白警方,特别是勿洛警署采取了双重标准来处理同样性质的事件。

更令人可悲的是警方滥用司法权力处理这起事件的态度。

社交网站TOC的Terry Xu先生于2017年9月6日要通过兀兰关闸越过长堤离开新加坡到马来西亚被警方禁止出境。(见网址: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5814358483919&set=a.36126863918.44848.661438918&type=3.)

接着,影片制作人Jason Soo先生已经被通知,他不可以离开新加坡直到有关的调查工作结束为止。(见网址: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583563665039369&set=a.910822255646850.1073741826.100001572524005&type=3)

当Terry Xu 先生和 Jason Soo先生要求警方人员说明是基于哪部法律法规赋予警方这样的权力对付他们时。警方人员告知,他们是引用防止刑事犯罪法典第112部分(section 112 of the Criminal Procedure Code)。

我非常肯定,警方人员是注意到引用有关的法律条款是涉及到涉嫌者交出旅行证件,而不是防止有关调查中的案件相关证人或者被告的出国旅行。警方人员也必然注意到,他们在没有充足的理由下,是无权要求案件的相关证人或者被告交出护照的。因为司法机关才拥有这样权力,而不是警方人员。警方人员可以要求交出护照,但是,如果案件的相关证人或者被告拒绝警方的要求的话,他们必须向法院听出理由并申请庭令才可以要求案件的相关证人或者被告交出护照。旅行自由是明确写在我们 国家的宪法里的。

为什么警方阻止这些活跃分子离开新加坡出国呢?

就我而言,他们只是在碰碰运气吧了。事实上,驻扎在兀兰或者机场移民厅离境处的警方人员拒绝让他们离境,他们又能怎样?他们要把警方提供上法院并支付法律诉讼费?如果除非他们像我们的部长一样,不论在任何时候都不会缺钱,才可以对警方采取这样的司法诉讼。
以下是防止刑法犯罪法典第114款(section 114 of the CPC)的约定:

(1)当法院在听取和满意公诉人有关被要求任何人在进行中调查的案件不得离开新加坡时,法院可以下达庭令要求相关人士逗留在新加坡一段时间。逗留一段时间由法院考虑调查工作所需的合理时间。((1) Where a court is satisfied that any person who is acquainted with the subject matter of any investigation carried out under this Code intends to leave Singapore, the court may, having due regard to the circumstances of the person and on the application of the Public Prosecutor, by order require the person to remain in Singapore for such period as the court considers reasonable to facilitate the investigation.)

(2)法院可能会在适当条款下命令予以当事人因失去的时间予以补偿。((2) The court may order due provision to be made for the maintenance of such person and for compensating him for his loss of time.)

这样一来Terry Xu 先生和 Jason Soo先生能够做些什么?

我的建议是:他们可以写信给总检察署。要求总检察署给予解释其管辖下的警方人员滥用权力和寻求赔偿。在我们国家的宪法约定下,权力分治是有获得保障的。警方人员禁止他们出国是遞夺了司法权力的。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