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人民的旅行与结社自由何在!

11/09/17

作者/来源:人民论坛(09/09/2017)

行动党又再践踏人民的旅行与结社自由了!

Jason Soo Teck Chong的经历
(《1987年光谱行动受害者》记录影片制作人)

亲爱的朋友们,

我已经离开了脸书(FACEBOOK)了,但是,显示的环境迫使我又回来。

在7月3日。我在一个为死囚Prabagaran Srivijayan举行的烛光守夜上集会。在我们举行的烛光守夜的前一天晚上他在章宜监狱被执行了死刑了。将近两个月后,在一个星期天的早上,也就是2017年9月3日,我收到了一封以亲手递交的警方通知到警署问话的通知书。通知的内容是有关“参与了一项为获得批准在公共场所的集会。”(详见警方给我的附件。)

昨天我致电警方没有求更改原定约定到警署问话的日期到星期五下午(也即是隔天)。 接我的电话的警长Jason Tan问我是否是要到海外。我回答说,我将在9月15日到澳大利亚的柏斯公干,并与9月17日回国。Jason Tan警长告诉我,有关我涉嫌涉及的案件正在进行点差期间,警方将不允许我出国。我感到极其惊讶。警方的回答不仅仅是让我觉得不合理的问题吧了,而是,这是否是合法的问题!既然我并没有进入司法程序被控上法院或者在拘捕下,警方怎能在没有庭令的情况下,剥夺我的旅行自由。

无论如何,我要求警方对这个问题进行澄清给个说法。Jason Tan警长那我的电话转给了负责调查办案的警官Justin Ong。他强调,只要有关的案件仍然在进行调查中,我将不允许离开新加坡。我回应他说,假设有关的案件需要一年的时间进行调查,那么,这段时间我将会被禁止出国旅行。这不是非常极其不可思议吗? Justin Ong警官接着补充说, 第一阶段的调查工作将会进行到预定的讯问计划完成。在完成了第一阶段讯问后才评估我是否能够允许离开新加坡。我问他,警方是依据那一条法律或者程序禁止我的旅行自由的。Justin Ong警官告诉我说, 警方是依据刑法程序第68章第112部分(Section 112 of CPC)(见:http://statutes.agc.gov.sg/…/view.w3p;query=DocId%3A3b4efef….)

您可以阅读Justin Ong警官所说的刑法程序第68章第112部分(Section 112 of CPC)所阐述的约定是,被扣押人的旅行证件是涉嫌者涉嫌触犯任何法律情况下。但是,我并没有别命令交上的我旅行护照啊!警方咋能单方面终止我的旅行权利?

对于警方剥夺我的旅行权利看来似乎是一起微不足道的事件。事实上,它是涉及一个极其重要的程序问题!同时也是涉及到公民的基本权利以及警方的权限问题!这也是在一次反映了,直到今天,这个国家的公民基本权利已经和正在逐渐地一点点地被剥夺了。到了有一天,我们才会发现到我们所拥有的基本权利仅剩下的就是服从罢了。

Terry Xu 的经历
(社交媒体网站TOC负责人)

今天我是要跨过长堤到马来西亚的。到了兀兰关闸边境检查站,我第一次发现自己持有的护照不允许通关。关闸官员领我到移民关闸大楼六楼办公室。

在关闸办公室, 我见到了海关人员Jason Tan警长。他是一名警长。他是负责发信给所有参与7月13日在章宜监狱外为死刑犯Prabagaran Srivijayan举行烛光守夜的警官。Prabagaran Srivijayan是于7月14日凌晨被执行死刑的死刑犯。Jason Tan警长在 通过电话问我是否是离开新加坡。

请浏览视频网址:https://www.facebook.com/theonlinecitizen/videos/10155744438306383/

我回答:“是的。就是要离开数小时吧了。”他告诉我,我不允许离开新加坡。我还没有完成警方讯问工作。

我在两个月前收到警方的一封信。来信的内容说明了警方正在进行调查一项触犯涉及公共秩序法16(2)(a)第第257A第68章第112部分(Section 112 of CPC)的条款,即涉嫌参与未经获准的集会。来信说,警方可能会传讯我讯问有关事件的事实和当时的情况的案件。

有关集会的现场情况详见视频网址:
https://www.facebook.com/theonlinecitizen/videos/10155744438306383/

警方对来信也说明了,有关负责调查官员在刑事诉讼法典第21部分,赋予行使权利强制性要求我必须到相关警署进行传讯问话。我详细的阅读了有关的这项条款。

授权传召证人。第21(1)条款。在此条款下进行一项调查部分,警方人员可能需要发出一份书写的命令。要求任何人在限定于新加坡国内,出席有关的问讯。受传召问讯者在问讯时,须提供涉及有关事件的任何事实和情况。受传讯者必须出席有关的传讯。”来信中所引用公共秩序法令并没有在任何地方说明,我不允许离开新加坡。何况我已经计划在当天(星期四)早上11点到马来西亚长堤彼岸与有关公司的负责人见面。

当我向有关的官员询问, 他是依据那一法律或者法规禁止我离开新加坡时,他说,只有在我完成向警方录取口供声明后才允许离开新加坡。他说,他可以在今天就录取我的口供。过后我就可以立刻开新加坡。

只有在我坚持要求警方人员解释为什么不允许离开新加坡数小时的理由情况下,他才披露我是被调查涉及参与一项非法集会——“非法集会”是为一名在国有关的法令下被判死刑的人举行的追悼会。这名被死刑的人见此自己是无辜的直到他被推向绞刑架上。在这个所谓的“非法集会”期间有警方人员到场。他们说,只要没有在现场点燃蜡烛,集会是允许的。

见网址: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the-case-against-prabga…/

在与有关警官进行对话沟通后,我接受他的要求。我要求警官来兀兰关闸大厦录取我的口供。围困任何,他在与某些人查询后,他要求我到勿洛警署接受问话。当时我是在兀兰关闸出入境。

我接着又问Jason Tan警长,他是否确定,在我录取了口供后可以离开新加坡。结果他说, 在录取口供,仍然要由警方确认我是否可以离开新加坡。

问题症结就在此。即便是他们当时说,在录取了有关我“涉及一项公共场所非法集会”的口供可以离开的说辞也被推翻了。警方在为具体说明依据哪条法律法规情况下,拥有什么权利限制我的旅行自由权利?假设警方是要限制外地的旅行自由权利的,为什么他们不再来信中提起呢?

与此同时。今天警方在向一名被传讯者追问有关(事件)答案时,陈姓警方的上司Jason Tan警长恫言说,警方可以逮捕在现场参与者和没收我们的护照。但是,警方并没有这么做。他说,有关调查工作直到我们第一次的问讯。过后,警方将进行评估。当警方被问及是依据哪条法律法规或者程序授予警方采取如此行动是,Justin Ong警官说,引据了行使程序法典第68 部分112节(Section 112 of CPC)。

Justin Ong警官确认是引据112部分条款是自找麻烦的。因为当警方拥有权利强制被传召接受调查的问讯者交出旅行证件时,在司法程序进行时,警方是选择不要个别人士交出。他们选择法律赋予他们对有关的涉嫌者实施限制了出国旅行的。

警方的这种不正当程序说明了,假设警方在刑法第112(Section 112 of CPC)项下赋予行使的权利,受害者可以在同样的刑法第113部分和第114部分(Section 113 and Section 114)项下寻求赔偿。他们可以通过阐述正当的理由向地方法院申请要求警方归还旅行证件。假设个别人士被要求在居留新加坡一段时间不准离开。假设法院认为,这是为了警方进行调查工作的便利,法院是可能对有关的涉及者做出适当规定的裁决,并给予被调查者补偿其在受调查期间在时间上受影响的损失。

但是,为什么警方选择在未通过正常程序情况下行使在刑法112部分(Section 112 of CPC)项下赋予他们的权利,致使受害者根本没有法律途径寻求赔偿、或者,因为旅行受到限制造成的损失寻求提出赔偿的权利。

在这样的情况下,是不是警方在未经法院判决,可以替代法院作为裁决是否允许谁可以或者不可以离开这个国家?

假设这样的情况不是属于骚扰行为,我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判断这件事情的性质了。

我在阅读了有关的资料后才了解到,新加坡至今尚未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这个公约是确保运动的基本权利。事实上,在评定人权遭受践踏的国家名单里,新加坡是世界上其中的国家一个。它与缅甸是列属于同一等级,比起中国的情况还更加严重。

以下是为死刑犯举行烛光追悼会当晚,警方人员到场的照片。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