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民选官选 争论焦点

09/09/17

作者/来源:天尝地酒 (3-9-2017)

新加坡即将举行总统选举了,据报章反映学者普遍认为哈莉玛可能会“不战而胜”。只要是民主政治体制的国家,这种无一票便获选担任国家首脑总统的现象,说总统是“民选”显然诚属罕见。不是无人竞争参选,恰恰是有人因种族身份,或有因任职的企业不能达到某种要求条件,唯独前国会议长哈莉玛才是符合参选总统资格的人选。

如果哈莉玛如新加坡首任总统尤索夫·宾·伊萨克(尤索夫·依萨)[Encik Yusof Bin Ishak] 名正言顺担当国家委任总统并非不可。一旦冠于她“民选”总统头衔,难免立即成为引发争论焦点。

自新加坡摆脱了英国殖民地统治地位自治后,便沿袭英国国会体制采用威斯敏斯特体系(Westminster System,也译为威西敏制)的一院议会民主政治体制。除了议员是民选外,新加坡国家元首或总统经过独立多年后,才出现全民票选的总统。新加坡民选总统应从哪一任算起,虽已由新加坡国会定论。但即使曾是 执政党国会议员的陈清木医生都持有异议,和拉维律师多次上述法庭申诉不果,相信争论日后仍然持续不断;民主国家的公共知识分子存有政治歧义可说正常。

在民主法治的国家 ,每个公民在政治生活中均享有平等的政治权利,没有人容许通过制法赋予任何社会特权和政治特权。

不论议员或总统,只要是合法公民就有选举或被选举的权利,这是隐含公正,平等和自由的民主普世价值。不相信人民的眼睛雪亮,一旦必须附加资产或学历或种族身份或宗教信仰来规定参选人数等门槛的各种参选条件,理由尽管十分堂皇,剔除“人作为纯粹的人所拥有的天然权利”(见中国政法学者储成仿:《官主是个坏东西》),都属官主或官选的人治范畴,一般人民是不具有权力去制定入门参选条件,一切全都 由官家先认可后再交人民去票选。这与经人民选出当官后宣誓再由国家官方机构批准认可不同,官民做主先后程序明显有很大区别。

任何涉及政党或个人特殊重大利益的宪法条文修改,都必须举行全民投票,回避人治朝法治依法制法;现代真正宪政执行法治的民主国家,“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没有权利凌驾于法律之上” (见中国政法学者储成仿:《官主是个坏东西》)。

政府原拟以有不同种族的人轮任总统 ,假借通过民主选举证明新加坡是个多元种族和谐国家的合法合理性,这个选举特殊设计结果是人民可能连票都无需投选,或者总统获选票数因有人竞争分散,比上届总统得票比率占全民投票总数比更逊色,局面将会非常尴尬,官主官选不是好东西立竿见影。

为了维护自己长期的特权统治, 从集选区到为2017年总统量身定制各种各式参选门槛条件,明显吻合储成仿所言的 :“只有官的自由,没有民的自由,只有官的权力,没有民的权利。”此次2017年的总统非得说是“民选”,无疑是愚弄人民的智慧,愚民国家的统治者在资讯开放和发达的今天,只能成为高智商国家首脑谈资的笑话。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