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无限上纲 证实 证伪

09/09/17

作者/来源:陈庆阳(2017/09/02)

——听 叶德民评海凡

友人传来叶德民南大站上评海凡《豢养•温暖•惆怅》大文。读后有感。

1. 关于海凡的部队生活情节描写,个人认为,无须上纲上线,无须将之与大历史对立。相信游击队员也都是普通人,有血有肉。在血雨腥风的战斗环境中,依然是有小生活小情趣的——生活本身就应该是这样的。部队生活并非一年三百六十五天X 24 小时,战战兢兢金睛火眼举枪杀敌……部队有恋爱有婚姻有养儿育女有文娱活动有斗嘴有开玩笑……部队生活首先是人的生活,在此基础上竖立革命队伍的战士生活。

另外,这是发表在报章上的文字。场景有限制、有约束禁忌等等,也应考虑到。谁能让你大摇大摆,红旗飘飘了?

2.毛泽东对尼克逊说:我就喜欢右派……。毛先生还曾说:搞了一辈子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那里——就在共产党内!——我们如果以此指责毛先生就是个右派,或者骂他反共,那会是十足的滑稽的!

海凡在写小说。文末的戴维斯-陈平对话,事实上是小说的“文胆”。对应小松鼠的找女朋友……戴维斯讲的倒是一种黑色幽默。当然那是敌人,是敌人在和敌人对话,但那是在一种特殊语境中的对话。两个敌人是坐在一起说的话。蒋介石和毛泽东也会在谈判桌边谈笑风生。假如我是陈平,我还会向戴维斯说:嗨,你这活有点意思……我们今后实在应该多开展女性方面的工作咯!

总之,海凡相关小说,艺术问题是可以展开讨论的。而且讨论有益。

但不宜上纲上线。

3.叶文中指责海凡为马共叛徒、腐败成员。同时指责:余柱业就是个叛变者。

从叶先生的行文语气看,他本人肯定是坚定的马共党员。至今,一身正气,玉洁冰清。这值得人们脱帽鞠躬的。这一点,我们不表任何疑意与意见。

揭露叛徒,使之无所遁形,这是所属党人的神圣任务。人们有理由希望叶先生不要稍停步骤,向社会公布他所掌握的全部真相。以充分事实,证明、证实他所指的那些他的叛们在内安部签署协议的实情实据。——因为一般人是无法证实,当然也无法证伪这类高级机密的。我们期待。连续剧没有尾巴,不过瘾的。

想当然,不能是历史的董狐笔。杀人应该见血。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