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行动党的一头非牛非马总统

02/09/17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29-8-2017

行动党胡搞血缘关系!——孽生了一头非牛非马的总统!

本文导读:

为什么说反对总统选举是一场“百团大战”?因为:

1. 这场总统选举并不是行动党与反对党之间的政治角力!反对党(不论是工人党或者民主党)根本就无意参与行动党制定的所谓“总统选举”的游戏规则!他们仅仅要求行动党政府严格遵守国家宪法!他们反对行动党政府随意或者任意修改国家宪法和法律法规!

2. 这场总统选举已经是涉及到选民除了30%反对党的支持者外的选举了!他们反对行动党政府蹂躏和践踏国家宪法!他们所现有的公民基本权利和权益被剥夺了!这些选民是以陈清木为首的行动党支持者!他们在上一届总统选举是投票给陈清木或者陈如斯的!

3,这场总统选举也涉及到一部分拥护和爱戴已故总统王鼎昌的支持者!他们不满行动党政府随意篡改新加坡共和国民选总统选举的历史!他们当中许多是当年追随王鼎昌的行动党支持者和建国一代!

×××××××

2017年8月31日是新加坡共和国第六届总统任期届满日。

李显龙终于被迫与2017年8月28日发布“政令状”:

于2017年9月13日举行新总统选举提名日;。如果有超过一名候选人,2017年9月23日为总统选举投票日。候选人需要提交提名文件、参选资格证书(Certificate of Eligibility)、马来族群证明书,以及政治捐款证书。《联合早报》:《总理今天颁布选举令状 提名日9月13日 投票日9月23日 》(见网址: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828-sg-writ/3810534.html?cid=CHNEWS#.WaPEtCly_3Y.facebook)

行动党的哈莉玛经历了一个多月被老百姓尽情的“凌辱”后,终于盼出头来了!

为了让哈莉玛“符合”参与行动党政府设置的“总统选举保留给马来族群”的规定,“有心人”暗地里“帮忙”她修改了在《维基解密网》站上介绍其个人履历:原属于印度族父亲血缘、母亲原属于马来族血缘,全改为马来族。

在经历了网民的“狂轰滥炸”后,她终于承认自己的父亲是印度籍、母亲是马来籍。但是,哈莉玛承认了自己的种族血缘与行动党政府修改总统选举宪法条例是冲突的。为此, 面对着网民的继续围剿,她最终说:1.自己是否“符合”参与总统选举候选人的资格“交由”一个叫着“马来族群委员会”最终“裁定“!(什么是“马来族群委员会”?请往下阅读。在此暂时不谈。)2.新加坡的选民已经“四次认可她是马来人“了!她的所谓:“四次认可她是马来人”,指的就是:她参与和赢得了“四次新加坡的国会大选”!

李显龙宣布2017年9月13日为新加坡第一届保留给马来族群参与的总统选举提名日!——这是李显龙为哈莉玛走出“栅栏”择定了一个“黄道吉日”!

李显龙也铁定2017年9月23日为新加坡第一届保留给马来族群的总统选举投票日——这是李显龙为哈莉玛择定荣登加冕的大喜日子了!

总统提名日和投票日既然已经定下来了。行动党一手编剧与上演的一场闹剧总统选举也跟着拉开帷幕了!这是一场傀儡戏。被行动党推出上台的就是傀儡。新加坡老一辈的福建人把傀儡戏叫做“摸屁股戏”。

李显龙在Facebook发贴文表示,

“我国是多元种族的国家,每一名公民应知道,他们的族群的其中一人,有一天能成为总统,并且时不时成为总统,代表所有新加坡人。希望国人能支持最能代表他们的利益和愿景,以及我们国家的候选人。除了在国内之外,也在国际社会上代表我国。”

那些在行动党政府“计划外”有意参与这场傀儡戏演出的人必须要有经过“资格审核”的关闸。谁有资格被行动党恩准参与这场傀儡戏呢?那得由行动党组成的“马来族群委员会”说了算。

马来族群委员会是由哪些人组成的?

Imram Mohamed,前AMP主席、前管委议员、现任职于总理公署属下和平主义委员会;

Madam Fatimah Azimullah(PBM)前马来妇女协会顾问、现任职于于总理公署属下和平主义委员会;

Mohamed Alami Musa现任职于社会发展部属下(MCCY)、新加坡穆斯林宗教理事会;

Yatimah YUsof 前行动党国会议员并担任过数名部长高级秘书;

Zulkifli Baharudin前管委议员、新加坡管理大学信托人、新加坡驻乌兹别克斯旦共和国及卡斯克斯旦共和国份额常驻大使。

已知的三名“铁定”参与者是如下:

哈莉玛——前行动党马西泠–油池集选区及国会议新加坡共和国国会议长;

法立——海事公司波旁海事亚太主席

沙里马里肯——第二房地产集团创办人兼总裁

这三个“有意”参与的总统选举的“候选人”是否有资格呢?看看以下《联合早报》于8月29日的报道,就知道“选情”如何了!(见网址: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829-sg-president-elex-analyst/3811356.html)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琳珠博士认为:

“很不幸的,因为这个明确的标准,这那两位有意参选者都没有达到自动合格的标准,为了弥补这方面的明显不足,他们必须证明自己拥有审议标准所要求的资格。”

行动党圈养的“政治观察者”陈庆文说:

“法立和沙里马里肯很可能需要证明他们拥有所需的经验和专长,“尽管他们所掌管公司在财力方面,没有达到要求。对他们两人来说,这将是难以达到的要求。理论上,他们离标准要求还有一段蛮大的差距,我认为竞选的可能性相当低。”

言外之意,除非有“特殊原因”,哪些“有意参与”行动党编导的这场傀儡戏闹剧者必须通过“马来族群委员会”的“认可核准”才有可能参与演出。

行动党要不要让这场傀儡戏公开和热闹上演呢?

问题根源在于:

为什么行动党非得“通过”修改宪法:

“保留给马来族”来进行这场总统选举?

行动党强行通过修改总统选举法令后几个月的事实已经证明:

以李显龙为首的行动党第三代领导人就是一群窝囊废!

他们是在“作茧自缚”!

试想:

如果当初(就是在国会强行通过修宪)时定下的是:来届“保留给马来人”的局限,改为是“只限于穆斯林教徒”才有资格参与总统选举!那么,哈莉玛是不是不必经历过去一个多月遭受网民的“百般凌辱、体无完肤”遭遇呢?

如果不进行强行修宪,行动党是不是会在来届的总统选举“失利”?

事实上,行动党在修宪时已经圈了不让“闲杂人等”未经允许、不准进入的条例了:

有意参与总统选举者,“必须达到私人企业家企业股东权益至少五亿”;二、在总统头上戴上紧咒:规定了总统理事会驾凌于总统之上、可以否决总统的意见;国会驾凌于总统委员会之上、可以否决总统委员会的意见!总统委员会是由政府委任成立的。

如果行动党对自己设立“夹持总统”的这个“万无一失”的“安全关闸”没有信心,那么。唯一可以解答的就是:行动党在看待和评估“民情与时局”上已经做出了“令自己胆寒”、又“令旁人担心”的结论了!

行动党一手编导的“保留总统给马来族”的傀儡戏上演日期已经公布了!行动党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陈庆炎将于2017年8月31日期满卸任,行动党政府无法在他离职前举行新的一届总统选举!从2017年9月1日零时到2017年9月24零时。新加坡共和国将第一次没有总统。这说明什么的原因!(咱们可以不必理会有关陈清木医生的进行法院上诉的事件。)

事实上,行动党完全可以在不修宪情况下举行总统选举的!行动党“绝对”可以赢得“总统”选举的!那个充当日本皇军走卒的纳丹(已故)不就是在没有“对手“情况下赢得选举并连任两届的”总统“吗?

这就是为什么说行动党是在“作茧自缚”的其一!

行动党执意要搞具有浓厚种族主义的“总统选举”,这是行动党“作茧自缚”其二!

让咱们看看最靠近新加坡的两个邻国——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选举国家元首的历史。

马来西亚70%以上是马来族(包括少数的印度裔族),他们都是穆斯林教徒。担任马来西亚政府内阁的主要成员(首相、财长、国防部长……首选都是以马来人为优先),英国人在1958年让马来亚联合邦独立时,更是在法律上承认了马来人特权和设立了马来亚联合邦最高元首。这个法律已经延续到今天。

印度尼西亚的印尼人,准确地说是以穆斯林教徒为主的印度尼西亚人占了全国人口80%或是更高的比例(印尼是世界上穆斯林教徒最大的人口国家)。从1947年印度尼西亚人民摆脱了荷兰殖民主义者的统治独立后至今,印度尼西亚的穆斯林教徒是统治和主导印度尼西亚国家发展的。

我们来看看有总理公署发布截至2016年6月30日人口统计报告:

总人口数:5,607.3万人;其中:
华族人口:2,923,172万人;
马来族人口:525,888万人;
印度裔人口:356,878万人;
欧亚裔/混血人口:127,623万人。

以李显龙为首的行动党第三代领导人真的是为马来族同胞“打抱不平”吗?

李光耀在1965年8月9日宣布新加坡共和国成立时,已经委任的第一位国家元首就是马来族友索夫;新加坡的国歌就是以马来语谱曲的。(题外话,相信行动党从2000年引进的1百多万外来新移民(除来自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外),包括原籍来自中国、南亚次大陆、缅甸、菲律宾、印度支那三国和西方国家……等至今能够像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及其后代一样唱一首完整的国歌《前进吧,新加坡MAJUALA SINGAPURA》有多少个?)

这绝对不是他们的“初心”!

他们的“初心”目的是:

要为了防止陈清木医生参与来届的总统选举!

担心2011年总统选举结果事件重演!

以下是2011年总统选举的结果:

陈庆炎:35.2%;陈清木:34.8%;陈如斯:25%;陈钦亮:4.9%。所以它们不得不要搞种族主义的总统选举!

这就是行动党“作茧自缚”的其二!

哈莉玛的血缘已经说明她根本就是印度裔的穆斯林!行动党不顾其血缘事实,既然行动
党执意要把她推到这场傀儡戏的舞台中央!

行!那我们就把实情告诉三大种族同胞,为什么不要把票投给铪莉玛!

我们要告诉印度族同胞:因为哈莉玛不承认自己的血缘是印度族,请印度族同胞不要相信她将会是一个拒绝承认自己血缘的人会为全体新加坡各种族同胞谋福利的“总统“!不要把票投给她;

我们要告诉马来族同胞:因为哈莉玛的父亲是印度族,她绝对不是纯种的马来人。请马来族同胞不要相信她将会是一个拒绝承认自己血缘的人会为全体新加坡各种族同胞谋福利的“总统“!不要把票投给她;

我们要告诉华族同胞:既然李显龙说,“我国是多元种族的国家,每一名公民应知道,他们的族群的其中一人,有一天能成为总统,并且时不时成为总统,代表所有新加坡人。希望国人能支持最能代表他们的利益和愿景,以及我们国家的候选人,”那么,为什么要在宪法特别规定本届总统选举只限于马来族!

请华族同胞不要相信她将会是一个拒绝承认自己血缘的人会为全体新加坡各种族同胞谋福利的“总统“!不要把票投给她;

如果我们上述的呼吁和号召不是基于种族主义基础和前提!我们是基于国家宪法和誓约的明确约定向选民提出呼吁的!如果行动党蓄意说我们的呼吁是可能有意“挑起种族主义课题”!那是行动党本身开启这场具有种族主义色彩的“总统选举”的罪魁祸首!

我们国家的誓言是:

新加坡国家信约:我们是新加坡公民,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并为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
行动党圈养的那些所谓“专家学者”已经“极其准确地”为那些“有意”参与总统选举的候选人的“资格问题”说明了可能不符合资格的原因?(见网址: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829-sg-president-elex-analyst/3811356.html)他们明显地就是在给“马来族群委员会”定调子!

我们不知道在9月13日的候选人提名结果如何?

如果行动党组成的“马来族群委员会”确实“否定”了其他两位“候选人”的“资格”,当然就不必劳驾全体选民大家光临投票站了。

如果行动党为了让这场傀儡戏闹剧演出逼真,而“破格”批准那两位“候选人”。那么,我们号召大家把选票投给那两位候选人其中一位!请大家考虑不要投废票!因为在选举法令下,废票是不被计算成反对票的。我们要的是让哈莉玛的得票率降得越低越好!

反对行动党上演的这场总统选举就是一场“百团大战”!大家爱怎么打就怎么打!您想用什么办法能够让行动党政府有多难堪就多难堪!不必拘泥!

为什么说反对总统选举是一场“百团大战”?因为:

1.这场总统选举并不是行动党与反对党之间的政治角力!反对党(不论是工人党或者民主党)根本就无意参与行动党制定的所谓“总统选举”的游戏规则!他们仅仅要求行动党政府严格遵守国家宪法!他们反对行动党政府随意或者任意修改国家宪法和法律法规!

2.这场总统选举已经是涉及到选民除了30%反对党的支持者外的选举了!他们反对行动党政府蹂躏和践踏国家宪法!他们所现有的公民基本权利和权益被剥夺了!这些选民是以陈清木为首的行动党支持者!他们在上一届总统选举是投票给陈清木或者陈如斯的!

3,这场总统选举也涉及到一部分拥护和爱戴已故总统王鼎昌的支持者!他们不满行动党政府随意篡改新加坡共和国民选总统选举的历史!他们当中许多是当年追随王鼎昌的行动党支持者和建国一代!

这就是为什么说:反对行动党政府的“保留总统给马来族”的斗争一场“百团大战”!

我们在这场斗争中只有一个敌人:行动党政府!

我们在这场斗争中要达到的首要目标:就是降低哈莉玛得票率!

我们在这场斗争中尽可能争取实现的第二个目标:就是让哈莉玛落选!

不论我们斗争这两个目标是否能够实现,现在我们已经彻底暴露了行动党政府在这场总统选举中的难看吃相!

行动党政府现在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他们必须也是只能“马死地上走”!不论是“不劳而获”的形式、或者通过“选举”的形式,最终孽生的就是一头非牛非马的“总统”!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