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香港经济被边缘化

31/08/17

作者/来源:陈元通 明报 https://news.mingpao.com

香港经济被边缘化 当务之急不在交通基建

回顾近期政商界为高铁一地两检的护航,不难看见有部分观点指出高铁香港段有助扭转香港经济被边缘化;若没有一地两检,效果将会大打折扣。这种以港人重视的经济作胁的言论是否合理?

简单而言,经济边缘化可理解为地区经济体逐步退出决策和参与中心区域的经济活动,和对其影响力减弱的过程与结果。要开始讨论这议题,前设(香港经济正被边缘化)先要成立。

所谓「经济边缘化」其实并无一清晰的界定,是个相对的概念。因此香港经济是否正在被边缘化是个观点与角度的议题,两边的支持者都不乏其人。若前设不成立,上面的言论就已不值一提,故以下暂且当作前设正确。

经济边缘化的成因大约可归纳为三方面:地理(地缘优势及交通等)、经济(经济实力、产业结构及生产要素多寡等)和政治因素(政局稳定及政治会否干预经济正常运行等)。撇开政治不谈,下面集中讨论地理和经济因素对香港经济被边缘化的影响。

高铁一地两检作用不大

香港地理位置的优越在19世纪时已广为人知,由渔港跃身为国际转口港的历史相信也不用多说。除了海运,超过60次获选为全球最佳机场的香港国际机场亦肯定了香港航运交通的便捷。回归之后,随着深圳湾、福田口岸啓用,港深两地的交通进一步融合。在打造「珠三角一小时生活圈」的愿景下,大型基建项目如广深港高铁和港珠澳大桥亦有助促进香港与珠三角的人流和物流,间接推动资金流动,为粤港经济交流创造更好条件。另外,机场三跑上马,亦进一步加强本港和国际联繫。

不过有学者引用研究,指出过去数十年全球大部分运输基建项目的实际效益往往远低于官方预算,而坊间亦以实测戳破效率的谎言。事实胜于雄辩,有关高铁效益效率的经济议题自然不需多谈。纵使高铁可以达到预期目标,又会否帮助扭转香港经济被边缘化的情况?正如上述,经济被边缘化的成因有三,只从交通基建单方面努力,没有其他方面的配合,恐怕只会事倍功半。所以在粤港两地交通已如斯发达的环境下,单独地以高铁香港段来说,能为香港经济被边缘化的危机带来多少额外帮助,相信大家心中有数。至于一地两检制度,不过是提高额外效率的做法而已,对整体效用影响不大。

综合分析香港经济正被边缘化的论述,当务之急似乎并不在交通及其配套上,相对而言经济因素才是致命伤。香港经济体目前面对不少挑战,以下举出其中一例。自工业革命以来,西方列强无不以工业发展带动经济增长,六七十年代的香港也不外如是。1980年代以后随着内地开放,「前店后厂」模式开始普及。由于香港公司掌握着资金和技术,负责生产前期、后期的管理和支援活动,因此可谓演绎着中心的角色去带动广东沿岸一带经济发展。1990年代开始,全球经济发达地区(包括香港)纷纷「去工业化」,转向发展第三产业。不过2008年的金融海啸给出了一记当头棒喝,使西方国家纷纷把「再工业化」纳入重要发展策略。

当务之急是经济体改革

和发展历史、区域地位接近的新加坡比较,香港经济产业结构单一,固化了在增长缓慢的四大支柱产业之上。然而这些贡献生产总值超过一半的行业却面对不少挑战,例如在内地不断深化开放下香港的贸易中介角色渐渐被削弱,加上香港海运近年受制于珠三角邻近港口的激烈竞争等,使本港最大支柱——贸易及物流业——的前景不容乐观。

对比製造业佔生产总值不到2%的香港,新加坡高达两成的製造业佔比可说是和香港产业结构的最大分别,亦是近年推动国内经济增长的引擎,产值年增幅超过一成(2015年6月至2016年6月)。不少製造业在全球都极具竞争力,如电脑和电子产业更是支撑新加坡经济增长的主要行业(半导体业产值年增幅达37.4%),佔製造业增加值比重约四分之一,吸引大批世界级电子製造服务公司在新加坡开展业务,包括天弘、捷普科技、伟创力和新美亚公司等。除了带来大量经济收益、增加就业及吸引人才等等以外,这些只保留高增值活动、把生产外判的产业更可带动周边经济发展,多少巩固星洲的区域地位。然而新加坡具有前瞻性、相对多元化的经济发展并不出于偶然,不单依靠市场的诱导,更重要的是政府会主动调整经济发展战略,如鼓励开设创新和生产力研究所去帮助企业重新界定商业模式和进行内部革新等。

而香港政府向来崇尚自由市场经济体制,採取不干预政策,把重商主义发挥到极致,使高回报却又高投入高风险的创新科技产业发展一直未如理想。由董建华的科学园、数码港,到曾荫权将创新科技列入六大产业,统统雷声大雨点小,甚至最终沦为地产项目,归根究柢就是未能摆脱「小政府」思维,令科研政策过于被动,科研经费的投放亦严重不足。因此,港府应痛定思痛,并可考虑借鑑新加坡,否则以「工业4.0」为本的「再工业化」策划亦只会是纸上谈兵。

政府不能继续药石乱投

然而令香港经济陷于「边缘」的经济因素又岂止上面一例?不过面对如此难关,官员却貌似黔驴技穷,只懂一味吹捧基建的效用,模煳焦点。大型交通基建除了可短暂刺激经济,确实可以加强和周边区域的经济融合;不过正如上述,对改善经济被边缘化的作用只能说是聊胜于无。要帮助扭转香港经济被边缘化的危机,政府不能继续药石乱投,应对症下药把目光聚焦于经济改革之上。

来稿原题为「高铁一地两检与正被边缘化的香港经济」

作者是香港浸会大学地理系博士研究生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