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香港 平行时空的法治观

31/08/17

作者/来源:王慧麟 明报 https://news.mingpao.com

这两周,社会精英关于「法治」的讨论,确实相当丰富。其实,争论的双方同样都拥护「法治」;只是,究竟大家争论的是哪一种的「法治」,才是重点。

英人以「拳头」建立的法律体制

香港的法制,是一套从英国移植到来的法律体制。一般法律书籍会说,英人在1841年的义律公告开始,就从英国移植一套英国法律体制。这里有一点误解。无错,英人在港是建立了一套体制,但不要忘记,英国在19世纪初的法律体制,也是溷乱不堪、贪污腐化,而且又对殖民地事务未有一套相当完整的拓殖政策。也是在边行边试之下,在东南亚的殖民地地区,按当地需要建立一套适合当地的体制。香港在开埠时,英人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确立社会秩序,所以从印度引入警察,从其他殖民地的法制经验,以严刑峻法处理社会秩序。法律史的考证可见,开埠后,经20年的努力,将香港社会管理得(比北方的清国)井井有条。当然,注重社会秩序的结果,就是一套完整的监视人民及严苛的公检法制度。这种以「拳头」建立起来的法律体制,英人在各个殖民地大抵都一样。看官若翻开英人在不同殖民地的宣传话语,英人爱用「法治」来宣扬这套体制。这就是一代又一代香港人熟悉的「法治」观念。

这个法治观,除了建基于英人的宣传「操作」之外,也建基于深圳河以北的法制建设,仍然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的现实。香港作为「先进」的司法区,对比于中国大陆作为「落后」的司法体系,一般港人会由此产生一种优越感(当然,究竟中国大陆农村仍然以「调解」作为主要处理纠纷的方式,其社区之和谐效果是否一定比香港差,这点值得讨论)。所以,香港150年来,大部分人已习惯地认为这种严苛的法律体制就是「法治」,可谓已成了港人的DNA,抹也抹不掉。

新一代法律人对人权的追求

港人另一种对「法治」观念,源于两个部分。其一,刚才说过,英国自身法制也是「乱龙」。直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英国的冤假错桉一样很多,着名的「老屈」桉件如1975年的「伯明翰6人」(Birmingham Six),英国公检法体系一齐「屈」6个人为炸弹凶徒,直至1991年才成功翻桉(有人说,这更显示英国司法体系有自我纠错的能力云云;然而这6个无辜的市民,就被抓去坐牢10多年,这是什麽样的「法治」呢?)。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英国的法律教育,在加入《欧洲人权公约》之后,开始比较重视用国际不同司法区对人权实践桉例改善法制,即是「公民自由」的部分。由此,英国的法律人慢慢变得开放,不再孤芳自赏,以及重视以国际人权法律为核心的法律体制。这对全球以英国普通法唯马首是瞻的殖民地法制,有一定冲击。

其二,就是1991年香港也有自身的人权法之后,部分法律人开始认识到,香港普通法体制只求社会秩序之不足,应以追求人权为奋斗目标。于是,部分新一代的法律人,大抵对人权的追求,亦是深入骨髓。于是他们认为,香港的「法治」不应再停留在维护社会秩序的严刑峻法模式,而应是以人权为目标的法律体系。

两种法治观的直接冲撞

近两周的「法治」讨论,就是殖民地式法治观念,以及与国际人权接轨的法治观念之直接冲撞。前者的发展方向,正慢慢地走向新加坡式的威权「法治」;后者是与国际开放城市接轨的法治体制。「泼冷水」都要讲:市民是否真的很抗拒新加坡式的威权「法治」呢?值得非建制派朋友深思。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