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留给李显龙的两个心愿

27/08/17

作者/来源:商丘羊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李光耀临死前有两个心愿未了,一个是联美制华,一个是扶持幼主。

  联美制华是李光耀多年的心愿,早在美国民主党总统克林顿上台,李光耀就为美国人频频献策,奥巴马上台后,李光耀更具体的提出制衡中国的建议,美国人在中东战事稍减时接受了李光耀献策的亚洲再平衡策略,提出重返亚洲口号。为了使制衡中国的策略行之有效,李光耀还建议美国实施 TPP 计划,从经济上对中国形成包围圈。也许有人会问,李光耀为何要联美制华,这必须从他个人的思想说起。李光耀是一个完全英国化的华人,自小受殖民地的英文教育,长大后又在英国伦敦留学,彻底受英国同化。这样的人在海峡殖民地称作海峡华人,他们认同英国是“祖家”,也就是宗主国。对于中国,却一点感情也没有,甚至于对中国人的一切事物感到深恶痛绝。与海峡华人对立的是来自中国的移民华人,这些人在清末大量进入马来亚(包括新加坡),二战之前又是一个南来高潮。

  海峡华人原先对于政治是迟钝无知,不像移民华人具有反抗精神。英国人大量引进移民华人后,在一战前后,他们在中国的局势感召下逐渐醒悟,对英国人采取对抗态度。当国民党统治中国时,移民华人心向国民党,甚至以暴力反抗殖民地的镇压。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1930年马来亚共产党成立,移民华人将注意力转移到马来亚共产党方面,英国人在马来亚殖民地面对空前未有的挑战。二战后,各殖民地争取独立的呼声响遍亚非拉,马来亚反殖运动高涨,在马来亚共产党领导下,英国人频频遭受打击,终于在1957年让马来亚独立,而新加坡也在1959年自治。英国人放手新加坡时选择了海峡华人出身的李光耀,因为与之对抗的几乎都是移民华人。

  李光耀上台后,处心积虑对付移民华人。其中最为明显的是逐渐消灭华文教育,把代表移民华人的最高学府南洋大学关闭,将华文教育连根拔起,做到了英国人多年无法达到的目的。

  当李光耀在进行新加坡的去中国化时,中国大陆处于闭守状态。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李光耀对中国的奚落达到无以复加地步。他知道此时中国无法兼顾自己和海外华人,于是百般羞辱中国政府而无需顾虑,例如称中国需要五十年才能赶上日本,中国人的工艺只能制造锄头和脚车,中国人的音乐没有艺术性、其音乐只有五音,中国工人的工资比我家女佣还要低……因为痛恨中国,所以痛恨移民华人,所以更痛恨受中文教育者。李光耀痛恨中国是由于自认是大英帝国子民,瞧不起中国是秉承英国人自鸦片战争以来的作风。对于华文的羞辱,更是切肤入骨,例如华文只有签名的作用、巴士车票不应该有“不准转让”的华文字样、为什么一份华文报纸在咖啡店里有数十人在传阅……

  严格地说,李光耀是海峡华人的代表,他的上台说明海峡华人在政治上的胜利,李光耀吊销陈六使的公民权十分具体的说明这个道理。由于海峡华人的胜利,他们有意将全体新加坡人塑造成为同样的人。在他控制之下,一些有关海峡华人的活动不断的进行,直到今天,樟宜机场还在以此作为宣传。为了打击移民华人,他们不断的宣传华文难学,特意推出各种解决学习华文困难的活动,直到今天,也还在进行。

  然而,李光耀的一厢情愿难以达到目的,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之后崛起,李光耀惊慌失色。他心里知道,中国的崛起,给予移民华人巨大的鼓舞,海峡华人的风头会因此再次被压制下去。于是他加紧联络美国,替美国人出谋划策,从克灵顿到奥巴马,他先是呼吁美国人重返亚洲以制衡中国崛起,美国人因此制定了重返亚洲计划,再来他提出联合包括亚细安在内的经济计划,用经济实力包围中国崛起,这就是美国主导的 TPP 计划。

  李光耀为了实现他仇视中国的目的,他不惜冒着亚细安各国的反感,把美国军事力量引进本国,让美国空军和海军驻扎在新加坡。这一举动,使美国人对他信任有加,美国的一些军火以及飞机零件因此交由新加坡生产,而美军驻扎新加坡每年付与上十亿美元费用。李光耀毕竟不是军人出身,他天真的以为,只要美军驻扎新加坡,有恃无恐,中国对新加坡的反华言行都不敢置评,新加坡也就因此可以施展军事美国,经济中国的两面得益的手法。

  2013年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时,李光耀已经病入膏肓,所以他对一带一路没有半句评论,这就造成在他死后李显龙对一带一路一片茫然,不知它的内涵是什么。直至今天,新加坡商人大部分仍对一带一路缺乏印象,就因为李显龙对它毫无认识,态度冷淡,政府没有宣传介绍所致。

  2015年李光耀去世,李显龙急于在他死后建立功勋,完成李光耀给美国人献策的任务。2016年,适逢海牙国际法庭南海仲裁案判决出来,李显龙如获至宝,大肆宣传,大唱海洋国际法,得意忘形,忘了新加坡不是南海声索国,一面倒向美国,并与日本和菲律宾互相唱和,一时之间目空一切,俨然是以亚细安盟主自居。特朗普上台,李显龙起初还有幻想,以为特朗普在重返亚洲和 TPP 两方面会保持原状,然而他很快发现事与愿违,特朗普否决了 TPP,而且没有提出有关亚洲的政策。李显龙此时蒙了,李光耀的精心策划全部泡了汤,他的心情恶劣极了。2017年,北京举办一带一路峰会论坛,李显龙没有出席,外人看来,这是他对中国无声的抗议,而不愿支持一带一路的印度总理莫迪,同样没有参加。紧接着,新加坡与印度在南中国海举行海军演习,明显的是向中国示威。

  李光耀留给李显龙的第二个心愿是扶持李家第三代总理上台。这个计划,原本在时机未到时低调进行,不料却被李玮玲爆料出来,声称李显龙要建立王朝。时至今日,李玮玲爆料的对象完全明显的指向李显龙儿子李鸿毅,虽然李显龙指斥为荒谬之谈,但是根据李显龙近年来的动作,李玮玲的话完全可以置信。李显龙在联美反华策略失败后,只剩下李光耀扶持第三代总理这个计划,是否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把儿子扶上去,这关系到自家的身家性命,他不得不作慎重考虑。我们看他固执己见的几个动作,称得上是对于培养第三代总理锲而不舍,也可知他内心的焦灼和急不及待。第一是修改总统选举法,目的是选出服服帖帖的总统,当候选人还未提名,国会中已经透露出是马来女议长哈丽玛,而其后果然证明真实不假,哈丽玛现身参选。李显龙属意哈丽玛除了他的马来人身份,另一个原因是此人表现平平,是一个唯唯诺诺型人物,易于控制。第二是指定总检察长,把自己的以往的律师指派当任此职,将来可以去掉一个担忧。第三是委任新的法官,在立储时机到来时,可由法官释权。第四是委任新的部长议员,利用高薪封闭他们的嘴巴,再利用虚幻的总理人选机会,让他们产生集体盲思。

  李显龙作此安排,但是要如何让儿子现身。无他,即是不顾天下人反对,霸王硬上弓,下一届大选来临时,必须把李鸿毅推上台面成为议员。看他硬把哈丽玛推出来而无人阻止,自然也可以把儿子推出来。李鸿毅出任李氏王朝第三代总理是李光耀留下的遗愿,李显龙只是在执行其父交代的任务。为什么李显龙急着进行总统改制、遴选总检察长、委任法官,以及重组内阁,因为在他强将李鸿毅推上总理位置时,可以阻止(弹劾)的就只有这四个方面之人,先堵住这些人的嘴巴,儿子上位就可以通行无阻,其目的昭然若揭。

  李光耀留下的第一个心愿已经落了空,第二个心愿是否可以实现?李显龙的侄子,即李显扬的儿子李绳武在纽约刊登文章,指责新加坡没法让外国媒体刊登公正的报道,并指责新加坡政府喜欢采取诉讼手段对付异议言论。李显龙委任总检察长的总检察署向高等法庭提出申请,指李绳武涉嫌藐视法庭。李绳武人在美国,他可以随心所欲发表对李氏家族的评论,新加坡政府显然想要采取对付手段而无法施展开来。碍于国际言论,因此李显龙秘书张俪霖回应李绳武回来可能被拘留的“被拘留论”不准确,以新加坡过去对付异议分子的做法,李绳武确实是没有把握回来。

  李绳武能言善道,是李氏家族中的优秀人才,他对于父亲李显扬和姑母李玮玲关于拆掉李光耀老宅的立场是一致的,不过在他的谈话中,并无接触李显龙想要建立王朝的评论,因此可以肯定,李绳武并非是为了储君问题而发表意见。李显龙急于达到李光耀扶持第三代总理的遗愿,总检察署指李绳武涉嫌藐视法庭的申请,极易让人感觉这是有意逼使他无法回国的作法,同时会使人联想到他的堂兄弟李鸿毅,倘若李显龙提拔自己的儿子成为接班人,李绳武同样也有资格成为接班人。

  这两个李光耀的心愿眼下都成了李显龙的心病,一个彻底无法完成,另一个又不知道怎样完成。李显龙与何晶最近到厦门街仙师庙焚香祈祷,是否与此二心愿有关,不问苍生问鬼神,值得注意。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指新加坡如同小国卡塔尔,被中东国家孤立而断交为戒,批评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不明白小国应该有小国的作为,引起李显龙的不快。马凯硕的谈论是实事求是,并无捏造事实。不久,另一学者黄靖因在深圳卫视的座谈会上批评李显龙处理南海问题的错误,更引起李显龙的愤怒。紧接着,黄靖与妻子的永久居民资格被吊销,并宣布驱逐出境。俗话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防学者之口更甚于防川。马凯硕是资深外交官,黄靖是国际学者,是一个自由主义作风的学者,从他与德士司机的纠纷即可看出,然而二人在密不透风的新加坡环境下,能提出不同意见对当局的忠告。可是李显龙秉承李光耀一言堂作风,严厉出手,撕破了新加坡广征人才的虚假面目,对新加坡毫无好处。

  眼下南海暂时风平浪静,但是由于周边存在着日本、越南、新加坡,以及印尼这些与美国有着或多或少联系的国家,将来是否风云再起难以预测。美国人对于中国的崛起感到莫大的压力,甚至是恐慌。7月27日,美国中情局局长蓬佩奥声称,中国是美国长期的最大威胁。他的立论根据是中国越来越强大,同时在东海、南海以及其他地方展现军事力量。同一天,英国外交部长约翰逊声称脱欧后的英国准备在亚太地区驻军,以及明年派遣战舰到南海作自由航行。约翰逊是在出席澳洲的两国部长年度峰会发表上述言论。澳洲外长毕晓普向来对中国不具好感,所以对于英国提出的巡航南海深感兴趣。美英澳三国沆瀣一气,异口同声对准南海发声,换句话说,三国对南海感兴趣可能促使他们采取共同的海上行动,南海随时会再掀起风浪。脱欧后的英国,已经像似欧洲弃妇,但是为何对远东还是念念不忘,是不是殖民地的阴魂不散,犹想要以舰队再造大英帝国的影子?然而约翰逊既然说要在亚太驻军,就必须有一个落脚的港口。以目前美国驻军新加坡,英国在亚太地区已没有落脚地方。但是以它过去与新加坡的宗主关系,它必然会看上这个前殖民地,甚至为了共同目的,可以与美军同驻分享。新加坡距离南海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位置适中,巡航南海极为方便,英美联巡以此出发,甚至可以加上澳洲。因为特朗普没有明确宣布亚太政策,李显龙十分失望,美国驻军已是事实,现在英国要寻找驻地,如果找上门来,李显龙拒绝或是欢迎,很大程度取决于他对于南海的涉入的深浅。假如李显龙还是紧抓李光耀联美反华的概念不放,新加坡成为英国人的驻地是绝对有可能的。

  7月11日,李显龙在慕尼黑接受随行记者采访时说,小国认清现实与捍卫自身利益没有冲突,看来南海风波仍在他的内心盘桓不去。他不接受“小国无外交”的命运,他认为在发生到关系新加坡利益的重要课题时,新加坡必须表态,处理应对,如新加坡所持的遵守国际法或支持和平解决纠纷的立场时,不能低调。李显龙有意针对马凯硕最近的“小国应有小国的作为”言论而发,他不认为自己在国际上是小国,而是要发出大国的声音。也许他觉得自己在比较大国和小国时让人感觉到这是针对中国而言,于是他又补充说新中之间偶有问题,但不处在对立状态。诚如李光耀在世是一样,每当谈到中国,李显龙也不忘抬出美国,认为美国是扮演国际领导人角色,其亲美的态度,一览无余。

  7月14日,李显龙在通商中国十周年颁奖典礼和晚宴上发言,声称“我们相信美国能在亚太的安全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我们也邀请美国军舰和飞机在新加坡停靠并使用我们的设施……我认为美国将持续扮演重要的角色。”,“美国依然是个超级强国,也将继续为本区域做出重要贡献。”他还特别强调“新加坡非常在乎贸易通道的自由开放,并坚持航行自由和国际法。”,李显龙谈话时不敢以南海做例子,而是以马六甲海峡作为对象,意有所指地又提出“航行自由和国际法”,指桑说槐,可见他的内心仍然念念不忘南海风波。

  李显龙因为 TPP 被特朗普否决掉,心存不甘,一有机会总是要再三提起,甚至幻想剩余的十一国还有作为。他急着想看到 TPP 签订生效,以遂李光耀心愿,但是各成员国内部还没完成协商,它已经寿终正寝,而此时一带一路正冉冉升起,把 TPP 压了下去,所以他心中对一带一路充满怨恨,对它不屑一顾,正是这种心理,促使他不肯出席北京的一带一路峰会论坛。可是形势比人强,TPP 已经死亡,即使李显龙还有幻想,也抗拒不了一带一路展开的气势,他无奈地派黄循财到中国打探风声,顺便为他缓颊。

  中国在马来西亚进行的一带一路基础建设马六甲皇京港和关丹东西铁路,深深地动摇了李显龙对一带一路的看法,大概是党内有人向他劝告,以及一些在中国有生意投资的商人的提议,终于瓦解了他的顽固思想。于是他在通商中国颁奖典礼和晚宴上不得不说些好话,认为一带一路会带来双赢,认为新加坡的经商环境、声誉、区域联系、金融服务,都是契机。紧跟在李显龙后头,副总理张志贤在慧眼中国环球论坛上说新加坡要在加强实体和数码、金融、人民之间的互联互通三个领域与中国合作。报业控股集团董事长李文献也在《联合早报》新中论坛说,两国应该聚焦经济合作、区域合作、民间文化交流这些积极因素,不应让消极因素影响关系。很明显的,此二人都是顺着李显龙的口气,带有灭火和擦屁股的意味。此外,交通部第二部长黄志明访问中国,强调要与中国在陆海空交通方面的合作,他特意提起新隆高铁,释放出讯息中国会在此项目中作出高质量的竞标,与过去李显龙属意日本的说法有异。黄志明的访问,极为可能是受到了中国在马来西亚投资基础建设的刺激,然而新加坡除了新隆高铁项目,航空和海运都已经饱和,没有发展的余地。

  新加坡与中国的关系,至今仍然还没上正轨,主要的原因是新加坡已经和美国结成攻守同盟,对中国的崛起无法释怀。这种情形,使它陷入尴尬境地,既要与中国维持关系,又不能够摆脱与美国的纠缠,在人小言微而又亲美之下,只好强作硬汉,说不好听是打肿脸皮充胖子,还是要在美国牵制下与中国支吾对抗。

  7月17日,外交部长维文在外交部例常对话会上,对马凯硕的言论有所批评,言谈之中仍然不以小国自居。他说“我国外交政策的最终目标,是捍卫新加坡的独立主权,及为国民制造更多突破地理局限的机会。”,“我们要维护作为主权国家的自由,拥有我们自主的外交政策。”维文忘了,新加坡让美国驻军,自由出入和使用海港和机场,已经丧失了主权,而在外交上配合美国的举动,已经不是自主的外交政策。

  8月4日,维文在面簿上发表对黄靖事件的看法,认为黄靖试图影响本地舆论,是一名外国代理人。他说“新加坡维护自身国际地位的做法是建立成功的经济体和建立有凝聚力的社会,同时以新加坡的利益为先,而不是对其他国家言听计从。”黄靖由中国前往美国,在美国大学担任研究工作,他在深圳卫视座谈会上批评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处理不当,矛头直指李显龙,撄了逆鳞,因而获咎。李显龙与李光耀一样不懂也不想懂学术研究自由,黄靖不知此地发表言论的不自由,他在深圳的言论,在李显龙看来是替中国说话,是中国的代理人,在吊销他的永久居留资格时,完全没有考虑他的美国公民身份。

  8月20日,内政部长尚穆根进一步演绎维文的话,他说“我国虽务实却并不温顺。”针对马凯硕的言论,他说“有些人认为与他国交往时,我们应该温顺,甚至卑躬屈膝。”。他更模仿李光耀惯用的恐吓口气说“区域其他国家一直尝试左右本地政治、种族、社群与企业,使之违背新加坡利益。它们也利用社交媒体来扩大影响力.”

  黄靖已经进行上诉,在审讯过程中,必然会证明他是否外国代理人,而且会证明新加坡政府指控的外国究竟是哪一国。如果是指中国,那新加坡又一次与中国公开作对,这说明李光耀遗愿仍在继续。

  李绳武事件,说明李显龙家国亲疏难分,判断力有问题;黄靖事件,说明李显龙及其团队,完全沉浸在集体盲思之中。李光耀的两个遗愿,李显龙都无法完成,而在中美博弈中,中国的一带一路已经产生明显的作用,逐渐将美国势力挤出亚太地区。摆在新加坡眼前的是何种选择,仍旧在军事上紧靠美国,还是在经济上依靠中国,二者必居其一。李显龙所要做的,是彻底放弃李光耀的遗愿,老老实实的治理国家。

2017年8月22日首版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