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专制主义是李氏家庭风波的主因

27/08/17

作者/来源:商丘羊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李氏家族风波一闹再闹,最后进入国会,这是一出荒唐的闹剧,家事竟然变成国事。李显龙有意在国会自我解释,以巩固其地位不会受损,然而国会中执政党的83位部长和议员,18位出来讲话,很明显的都是替李显龙打圆场,而李显龙竟然模仿李光耀当年的伎俩,挥泪哽咽,把自己装扮成受害的仁兄孝子,在李玮玲和李显扬缺场的情况下,李显龙的独角戏实在是不高明。反观反对党的几位议员,说的有板有眼,李显龙呆若木鸡地听着,他心里想着,我老爸对付反对党的声音就是装聋作哑,一概不加理会。

  李氏家族风波的起因,并不是李光耀老宅去留的问题所引起,而是李光耀长期的专制主义造成的家天下制度所造成。李显龙的弟妹与他翻脸,是家天下制度在李氏家庭的折射反映,沿着这条主线挖掘,一切都昭然若揭。2004年,李显龙上台,在李光耀专制主义庇荫下担任总理,父子二人共同以专制主义把持政权。此时,李光耀家庭中说话有分量的是柯玉芝,何晶虽然是长媳、总理夫人,在家婆面前,还不敢对李家事务加以干涉。2008年,柯玉芝二次中风后去世,何晶在李家的地位陡然上升。

  2002年,何晶在李光耀首肯下担任淡马锡控股首席执行官,官方的说法是经过董事会的推举。2007-2009年,淡马锡控股在欧美银行投资亏损了400亿新元,何晶于2009年2月6日辞去该职,3月1日,由美国人顾之博接任。然而4个月后,该美国人宣称不再接任,何晶又重新上任。淡马锡控股亏损巨大,何晶身为首席执行官,必须负起责任。可是事后她毫发无损,回来后说了一句“拿得起放得下”,400百亿就此打了水漂,而此时李光耀正在丧妻之余,对她竟然没有吭一声,淡马锡控股主席丹那巴南连忙替她缓颊说:“何晶辞职与工作表现无关.。”这件事明显地看出何晶以退为进的缓兵之计,同时也说明何晶在李光耀心目中的地位。经此一事之后,何晶与李显龙在家地位如日中天,李光耀已经把专制主义全盘付托夫妻二人,而李玮玲和李显扬更加相形见拙。

  李显龙在父荫庇护下处处萧规曹随,似乎毫无见解。自从何晶进入淡马锡控股,李显龙已经把党、政、军权力抓在手中,何晶是新加坡经济的掌管者,与李显龙的关系牢不可破,而李光耀又是新加坡投资公司 GIC 董事主席,一家三口把新加坡经济牢牢拽在手中。柯玉芝死后,可以想象李显龙和何晶在李家的气焰,他们俨然成为欧思礼路38号的主人。失去柯玉芝支撑的李玮玲和李显扬此时显得十分孤立,于是争取李光耀成为重要的目标。

  吴作栋在国会中说李氏兄妹矛盾在几十年前已经存在,并非事实,而主要的矛盾激化是在柯玉芝死后出现。李光耀为了达到家天下目的,对李显龙夫妇采取纵容态度,促使专制主义弥漫家中,李显龙展示亦父亦兄姿态,何晶展示亦母亦嫂姿态,矛盾迅速对立分裂。2010年,李光耀健康急剧衰退,2011年立下第一份遗嘱,可是遗嘱不断修改,直至2013年已是第7份。在前4份遗嘱中写明拆除旧宅,第5、6份中却取消拆屋条款,到了最后第7份,拆屋条款又再出现,这说明订立遗嘱过程中,李光耀对房屋的处置处于被动之中。我们注意到,李氏兄妹的争执,遗嘱中关于老宅拆与不拆是一个关键,遗嘱中最后列明老宅要拆,这应该是李光耀对李玮玲、李显扬姐弟的让步。而李玮玲和李显扬争取到遗嘱执行人身份是此次风波中李显龙无法掩盖真相的有利条件。

  但是遗嘱公开的部分是老宅的处理方法,李光耀尚有别处房地产却没有进入子女争执范围之内。此外,李光耀和柯玉芝的巨额银行存款并无提及,这当然是李家的秘密,没有提及,必然是各人得到满意的分配。

  此次风波最为吊诡的是李显龙自称原想以一元卖给李玮玲,但是又把欧思礼路38号卖给李显扬,却又想保留此宅。如此做法,是否欲擒故纵,还是想要陷李玮玲、李显扬于不义之中,李显龙口中自称答应母亲照顾弟妹,此种做法有沽名钓誉之嫌。

  李玮玲和李显扬在与李显龙夫妇的矛盾中处于劣势,因为整个国家机器掌控在李显龙(包括何晶)的手中,心急之下,李显扬慌忙说出想要移民的话。然而较为冷静的李玮玲看出症结所在,她除了指责李显龙滥权,更捏住了李显龙夫妇的软肋,拆穿他们为儿子打造从政之路,连根带茎把李光耀遗留的专制主义产生的家天下制度捅破了。李显龙被指滥权,并非指他处理国事方面,而是指他在家中的作风,“滥权”二字十分生动的把专制主义体现在在李氏家中的真相揭开来。

  李显龙为此慌了手脚,信誓旦旦地口称绝无此事,并指李玮玲的指称为“荒谬”。但是我们从李光耀去世后李显龙所做的几件事可以知道绝非空穴来风。李显龙明白,要扶持儿子上台首先要清楚障碍,这些障碍可能来自国会、总统、总检察长。于是他重组内阁,并声称还会继续重组,其目的是挑选可靠之人,不会在儿子上台之前出现如当年多数人赞同吴作栋当选的情况。在总统人选方面,他出尽全力修改总统选举条列,目的是阻止可能中选而又反对家天下的人参选,例如像陈清木、陈如斯这些敢说真话的人,要千方百计将之阻挡在外。为了安排马来人当选下届总统,他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声称黄金辉而不是王鼎昌是第一任民选总统,还未进行投票已经作弊,其家天下急切心理暴露无遗。此外,剩下的就是总检察长了,为了防范未然,他把自己的亲信安排为正、副总检察长,司马昭之心路人皆见。

  李显龙以为,只要完成以上这三件事,第三代总理家天下大功即可告成。李显龙万万没有想到,在他努力执行李光耀的家天下安排时,会被李玮玲从内部将之捅破,他究竟是否放弃儿子从政这一目标?我们只要回顾最初李玮玲声称李显龙打算建立王朝之后,他仍然继续进行以上的三件事,所以根本上他还是我行我素,把李光耀的遗志进行到底,因此他指称李玮玲的声称他培养儿子从政为“荒谬”一事也只是权宜之事,一旦时机成熟,儿子李鸿毅立马出台,然后一步步推上总理位子。

  时至今日,新加坡已经不是李光耀掌政的时代,“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已经失去作用,即便是统治者内部也出现了异样的声音,理性终究会战胜独裁专制,前外交人员马凯硕最近的言论就是例子。李显龙一意孤行,仍旧执行李光耀的专制主义,他希望统治集团内部的集体盲思继续下去,部长议员都在高薪的钳制下俯首帖耳,好让家天下的目的可以得逞。

  实际上,李显龙与他的弟妹,都是专制主义的既得利益者,其纠纷是李显龙的专制主义在家庭中逼使李玮玲、李显扬二人失去了家中的地位,引起他们的反弹,在李光耀去世后,二人更感孤单甚至迫害,于是不惜将家中的矛盾揭露开来。然而这不是政治立场的对立,吴作栋所谓李玮玲姐弟俩要逼使李显龙下台的言谈,完全是耸人听闻。吴作栋心里明白,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可以促使李显龙下台,执政党内部的所有既得利益者,都会站在李显龙一边替他说好话。李显龙心里也明白他的弟妹之所为何在,同时更明白必须将之提到国会,藉以冲淡社会对滥权,对专制主义的联想,以弥补家天下遭到的破损。

  这场风波目前看似平息,是私了还是公了还未可知,李显龙在专制主义驱使下,为了家天下目的,的确需要藉着李光耀的剩余光环为自己的儿子保驾护航而想要保留老宅。老宅的去留是双方矛盾的症结,由于设立了部长委员会,李显龙口中说是与己无关的那群下属,正如历史上喜欢无事生非的臣子那样,在观察了帝王的颜色后会上奏许多建议,以卷入官家是非作为政绩的表现。

  新加坡存在专制主义笼罩下已经50余年,此次风波让新加坡人民明白它是无所不在,上至总统选举、公积金扣押发放、学校任意合并、水费随意调高、驱赶结霜桥地摊……无一是民主社会协商的结果,今后全体新加坡人民还可以验证,家天下制度是否仍然延续。

2017年7月12日首版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