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把被颠倒的南大人历史颠倒回来!

26/08/17

作者/来源:人民论坛 20/08/2017

南大人,发扬南大精神,把被颠倒的历史颠倒回来!

2017年8月18日,一部分前南大同学发表一份联合公开信。公开信是致给前南大同学、前《联合早报》记者区如柏的。(见《人民论坛》:《南大同学致给前《早报记者》区如柏学长的联名公开信——关于南大史上的无头公案:“内政部恢复陈六使公民权”》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7/08/19/)

谁是欧如柏?

我不认识她。那是因为:

她的年纪比我大。她在就读南大时,我还是一个小毛孩;

她在《联合早报》风光时,我和其他左翼组织的成员一样,都是被李光耀视为不受欢迎的“反国家分子”;

她2003年8月18日在《联合早报》发表了一篇题目为:《重现陈六使的光辉形像》的文章,我确实不知道。(我想,很多新加坡人,包括前南大同学也和我一样不注意她发表这篇文章。)

为什么部分前南大同学要在14年后的今天联合发表这篇《致给欧如柏的公开信》?
因为欧如柏在2003年8月18日所发表的那篇文章涉及到一个极其重要的历史问题!——那就是:

被李光耀遞夺的南大创办人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是否已经恢复了!

谁是陈六使老先生?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各族人民都知道。他是东南亚华人社会一位绰绰有名的教育家和慈善家。他是东南亚华人第一所高等华文学府南洋大学的创办人。

为什么时隔几十年,前南大同学还在为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是否恢复历史问题要求获得确认?这说明了南大同学对陈六使老先生的这份感情的深厚与执着。

让我们回顾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被吊销的历史背景。

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是在1963年9月22日被李光耀遞夺的!

1963年新加坡已经加入马来西亚了。1963年9月21日是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后举行第一次国会大选。这次的马来西亚国会选举是在1963年2月2日李光耀一手鼓动,有英国人和时任马来亚联合邦总理东姑.阿杜拉曼的积极配合下进行的“冷藏行动”大逮捕新加坡左翼组织领导人后举行的。

在这次大选中,陈六使老先生号召社会各界各阶层人民投票支持10名在左翼政党社会主义阵线(简称“社阵”)旗帜下参加大选的前南大毕业在。大选的结果,行动党在52个议席中取得了37席,社阵只获得了13个席位(其他议席归小政党。)。行动党继续掌控政权。在大选结束后,也就是9月22,行动党政府随即吊销了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理由是:

“(陈六使)曾经与反国家共产党分子合作”!

李光耀在吊销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之后,接着就着手对他老人家一手创办的南洋大学采取了一系列最终消灭南大的计划。李光耀开动了整个国家宣传机器,渲染南大已经受共产党渗透了。

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被吊销是和其他于1963年2月2日在冷藏行动中被捕的一百多名左翼组织成员一样,是在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后和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成立新加坡共和国之前发生的。

新加坡于1965年8月9日退出马来西亚后,李光耀理应恢复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和释放当时为反对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而在冷藏行动中被捕的政治拘留者,但是李光耀并没有这么做!

在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的被捕者以及后来一连串被逮捕和遭受迫害的左翼组织成员,在“修正历史学家”(这是张志贤在2015年主持召开SG50开幕仪式上给这些开明的历史学家的“尊称”)谭柄鑫博士和孔丽莎博士等的积极协助下,以傅树介医生为首的政治拘留者共同出版了一本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书籍:《新加坡1963年冷藏行动50周年》(The 1963 Operation Coldstore in Singpore )。这本书把当年被李光耀颠倒的历史重新颠倒过来了!

同样的,1987年在“光谱行动”中的被捕者也于2017年共同出版一本书籍:《1987新加坡的马克思阴谋30周年》(1987 Singapore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他们也把自己当年被李光耀强加在头上的各种罪名和被迫害的经历撰写成文字留给了子孙后代。

现在,新加坡人民反对李光耀法西斯政权的伟大斗争历史尚欠缺一章补白!这就是华文教育和南洋大学被消灭、华校生、南大生和南洋大学创办人陈六使老先生被李光耀迫害的历史。

长期以来,陈六使老先生创办的南洋大学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南大人。在这些南大人受益于陈老先生。对于李光耀当年以莫须有罪名遞夺了南洋大学创办人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动用内部安全法令横蛮逮捕、驱逐在籍的南大生、以武力强行侵犯和最终关闭南洋大学!他们当中很多人至今都一直耿耿于怀。但是,对于李光耀的这段历史罪行,很多新加坡人,特别是70后出生的年青一代的新加坡人和那些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现已为新加坡公民的新移民,对于这段历史根本就一无所知!

作为南大人,是不是应该为这欠缺的一章补上一笔?特别是陈六使老先生为创办南洋大学的丰功伟绩和遭受李光耀的残酷迫害伸张正义?这是历史赋予南大人一个圣神不可推卸的重任!

2017年8月19日,一群前南大人共同发表了一篇致给前南大毕业生、《联合早报》记者欧如柏的联合公开信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在这封公开信发表后,有人说,为什么非要欧如柏就她在2003年发表的那篇文章做出正式回答和确认!有人问,为什么我们要背着这个历史包袱?有人质疑,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实事求是地说,我确实是不知道欧如柏在2003年发表过的这篇文章。

我是在2013年7月29日,也就是欧如柏发表的那篇文章的10年后,在《人民论坛》发表了:《现在的行动党政府有义务和责任就李光耀时代政治迫害陈六使老先生的历史进行平反并恢复他的公民权!》。我在文章里说:(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7/29/)

“任何人今天在谈论维护华文教育、延续华族文化传统的时候,不需要因为李光耀还活着而恐惧颂扬陈六使老先生为新加坡和东南亚华族和华族文化做出不可磨灭的伟大功勋!任何人在谈论陈六使老先生对南洋大学作出伟大贡献是,不需要因为李光耀还活着而恐惧说出当年李光耀为了个人的政治野心,迫害陈六使老先生的历史真相!

李光耀当年对陈六使老先生的一切指责,包括陈六使老先生为维护华文教育的生存、为维护南洋大学、为保护南洋大学的莘莘学子是安全,个人付出了巨大的牺牲的历史必须获得平反!
这是鉴别谁是真正热爱新加坡的华文教育、挽救日益没落的华族文化的一块试金石!

这些人不是李光耀圈养的华族败类,就是李光耀消灭华文教育和华族文化的帮凶!他们现在在为即将入殓的李光耀进行涂脂抹粉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让后人相信,李光耀不是为了个人的政治目的消灭南洋大学、就是要让后人相信,当年李光耀指责陈六使老先生是‘共产党的同情者’、因此,剥夺了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是正确的!

我们也不需要李光耀圈养的那些披着所谓‘推动华族文化、弘扬华族传统’的主流媒体的行动党党棍、文棍和御用文人拿着李光耀施啥的‘推动华族文化和弘扬华族传统的捐款基金’为李光耀进行歌功颂德!

现在的行动党政府与过去这段历史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作为一个声称要面对现实的行动党现有领导完全有义务和责任,就李光耀迫害政治陈六使老先生的历史问题作出平反!完全有义务和责任恢复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

身为首华文教育出身者,我们谁也不愿意背着这个沉重的历史包袱活下去!我们也不愿指责或者质疑欧如柏人格或者动机!但是,我们却不可以因此不为华文教育、南洋大学、陈六使老先生所遭受残酷镇压与迫害置之不理、或者视若无睹、或者选择性忘记它!我们更不允许任何人为了讨好李光耀、为死去的李光耀迫害陈六使老先生和南大生、关闭和消灭南洋大学涂脂抹粉和保持缄默!

李光耀已经死去两年了。

假设李光耀还活着,如果南大人在心理上和思想上还存有某些不可理解、或者可以理解的顾虑。那是可以存在的。

现实的情况是,李光耀死了,但是他的接班人并没有出来为李光耀当年迫害陈六使老先生和南大生、关闭和消灭南洋大学做出任何的说明!(咱们不寄望李光耀的接班人会出来做出任何形式的“道歉”)!

反过来,行动党的“第四代接班人”王乙康于2016年9月15日在参观华裔馆时说了以下的这段话:

“本地不同族群在我国建国历史中,都做出各种妥协和牺牲,华社所做出最大的妥协是在教育方面,而最大的牺牲莫过于南洋大学的关闭,以及它与新加坡大学的合并。”

那就是说,陈六使老先生当年是向李光耀做出了“各种妥协”、“心甘情愿”地把南大拱手交给李光耀!那就是说,陈六使老先生做出牺牲,“心甘情愿”地被李光耀遞夺了公民权!

熟悉新加坡政府运作的人都知道,任何新加坡人(不论他是显著人物或者平头百姓)的公民权被当局吊销,新加坡政府都会依照既定的法律程序在宪法公布。

有人说,欧如柏可能是“听人家说”的?!

行。没问题。

记者采访新闻本来就是从“听说”开始的。但是,记者在撰写新闻前,有责任和义务去确认任何“听说”是否属实!

欧如柏,身为南大生、资深记者,她为什么不先去确认新加坡政府是否已经在宪报公布了恢复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这是她身为记者应有的责任!何况她是南洋大学出身的。查实陈六使的公民权是否已经恢复,对她而言,那是天经地义的责任!

好吧。就说欧如柏是“听人家说”的。那是2003年的事情了吧?现在是2017年,距离她发表的那篇文章是14年了。

14年后的今天,当已经有人把这件事提到桌面上了,欧如柏是不是有责任主动再去查实自己写过的文章报道是否属实?还是保持缄默?还是采取避而不谈?

正如前面所说的,我们也不愿指责或者质疑欧如柏的人格或者动机!但是,这不等同于我们可以既往不咎!

难道我们不可以既往不咎吗?谁能无过?

我们是否可以既往不咎?可以。但是,那是应该和必须建立在如下基础或者前提下:

当事人必须主动的去寻找历史的事实真相!为自己无意忽略查找确定这段历史事实,进行更正或者补白!我们并不需要她为此做出任何的道歉!

欧如柏是否愿意主动去查找和确认这段历史事实,是决定了我们是否愿不愿指责或者质疑欧如柏的人格或者动机!

我想,这也应该是南大人与我的共识吧!?

为什么那些持有上述疑问和看法的人不可以同样的态度去质问欧如柏呢?

有恩于陈六使老先生的南大人,为平反陈六使老先生、为弘扬南大精神,展现出当年的南大人的英姿!——把被李光耀消灭南洋大学的颠倒了的历史、污蔑陈六使老先生的颠倒了的历史,重新颠倒回来!为新加坡人民反对李光耀法西斯政权的伟大历史补上一笔!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