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国庆日

19/08/17

作者/来源:张素兰 (15-8-2017) 人民呼声论坛

当我在1990年从监狱里释放出来时是在有条件释放令下释放的。释放令的其中一条条件是,除非我事先获得内部站全局局长的允许,我才可以出国旅游。无论如何,我在被拘留期间的行为惩戒性的。内部安全局局长向我保证,他们是不会阻碍我的离境。因此在我获得释放时,我立即向内部安全局申请前往澳大利度假。

他们要求我提交证据证明我的意图。因此,我购买了机票和获得了澳大利亚政府的签证,但是尽管如此,我的申请离开新加坡仍然是被拒绝了。

今天回头来看,政府可能会对他们拒绝我的申请感到后悔。我之所以说政府对我的申请会感到后悔,那是因为在我的申请被拒绝后,我决定撰写我在狱中的回忆录。在释放后的一年,我并没有工作。这令内部安全局感到焦虑。它们感到好奇,为什么我不急于寻找一份工作。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邀请我共进午餐。在共进午餐时,他们向我提出给予各种职业供我选择,其中包括从公务员到政联企业,甚至是律师事务所。由于我不能够让自己被人以任何一种形式控制着我,我拒绝了它们所提供的所有职业。就我而言,当我在监禁期间,我确实思考过,我决定为自己寻找一份工作,这是关系到我的生活的最基本问题。我会回到私人的律师事务所。政府已经将我的私人律师事务所摧毁了。但是,我将向它们证明,我将会在没有他们的“协助”情况下生存下来。

我花费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完成了自己的狱中回忆录。我把写好的回忆录搁置在一边,我知道如果我将这本回忆录出版发行之后,我将会自杀。20年后,我把回忆录拿出来。我重新编辑打印和出版了一本书名为:《在蓝色栅栏后面——一为政治犯的回忆纪实》(Beyond the Blue Gate, Recollections of a political prisoner)

内部安全局的释放条件令在期满两年后并没有失效。就在它失效前,负责我的案件的警官打电话给我,让我到凤凰山内部安全局总部他的办公室。他要在哪儿发我一份延长释放条件令的通知书。我告诉他可以直接通过传真机传真给我,我将会收到。最终, 那位警官亲自到我的办公室把延长释放条件令通知书交给我。我想邀请他到麦当劳劳快餐店喝咖啡,与他共同分享自己的看法。

在我的释放条件令届满后,我获得了自由。在那一年,我决定在国庆日离开新加坡。我不愿意观看阅兵仪式和文娱表演。在我小学时期,我曾花费几个月的排练体操表演参与了这些演出。在我年轻时,作为一个对摄影感兴趣的职业成年人,我在烈日下,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体育馆和大操场,观看战斗机的飞行表演和检阅仪式。我第一次决定在国庆日越过长堤到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的Pelangi购物商场。为什么?因为我获得自由旅行和更多的国庆日?

我的理由是,我无法接受这种人为展示的爱国主义。

谁是真正的新加坡爱国者,并不是哪些站在观礼台上观看军事飞机的飞行表演、文化表演和燃放烟花的人。真正的爱国主义是比花费数以百万计的展示军事力量更加深刻。展现爱国主义并不是在全岛到处悬挂用一些装饰的布匹制成国旗。或者更糟糕的是,把底裤内衣、或者抹地布挂在上面国旗的上面。

爱国主义是热爱一个国家。它并不意味着人们必须赞同政府的所有政策,甭管这些政策是否是非正义与否。爱国主义者的忠于这个国家,而不是忠于这个国家的领导人。假设这个国家的领导人是实施或者执行一套不合法或者不好的政策,爱国者为了这个国家的前途必须站出来反对。

过去几十年来,我对在国庆日疯狂展示国旗已经感到厌恶。我无法接受一些人由于为了反对不合法的法律法规和政策说了一些话就导致被逮捕监禁。

在我之前,已经有数以千计的人被逮捕监禁起来了。他们被逮捕监禁的理由并不是因为他们反对新加坡!而是因为他们的真正热爱这个国家。他们才是真正最爱国的公民。今天比起哪些年薪百万的部长,他们为自己的热爱的祖国所做出贡献的巨大的。

这里附上一首诗。它是前政治拘留者赛.扎哈利撰写的。这是他在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大逮捕中被捕,他于当年在监狱里撰写了这首诗。他被监禁了17年。(这首诗收录在曾荣盛先生出版的《百年诗念》——赛查哈利诗集)

《反国家分子》
他们说,“反国家分子”
噢,这就是证据
果真如此?
推翻殖民主义
反抗帝国主义
打倒压迫
打倒残暴
……这就是“反国家”
是的,我反国家!
如果
埋葬掉
一切不公平
一切凌辱的歧视制度
以及封建制度
……这就是“反国家”
是的,我再次承认“是的”
千真万确
我“反国家”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