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四小龙经济的世纪之变

17/08/17

作者/来源:经济日报社论 https://udn.com

「四小龙」,是一个上世纪的名词与概念,好长一段时间以来已经愈来愈少被人提到了,但台湾、韩国、香港与新加坡在发展环境与形势上,还是有着许多类似的问题与挑战,仍然有必要把它们放在一起来观察分析。

先从韩国最近的一个事情谈起。韩国教育部宣布,从2019年开始,全国小学五到六年级教材将标注汉字及其读音与释义。

韩国自古以来深受中华文化影响,汉字在韩国也曾一直是主流文字,然而二战后民族主义的兴起让韩国人开始排斥汉字。随着汉字退出韩国人的日常生活,由之而带来的麻烦愈来愈多,因为韩文是一种名为「谚文」的表音文字,仅能用于表音,不能满足作为一种文字在日常生活上的各种需求,因此韩国国内要求汉字复活的呼声愈来愈高。盖洛普2014年的民调,有超过一半的韩国人认为,不懂汉字会感到生活不便,有67%的韩国人赞成在学校教科书中并行汉字。韩国的例子显示出一个国家要摆脱「路径依赖」并不容易。

「路径依赖」同样发生在香港与台湾身上。香港在1997年回归中国之前是殖民社会,在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与英国的纽带相当牢固;再者,由于近代中国大陆政经形势的动盪,一波一波来自内地的移民不少有着反共的心路历程,因此九七回归以来,眼看香港快速地「融入」整个中国,及面对中国大陆发展态势明显强过香港,许多香港人心态之複杂与难以调适可想而知。

台湾也有着类似的发展背景。先有50年的日本殖民,1949年两岸分治后又有50年的反共亲美教育,现在二、三十岁以上的台湾人民普遍有着亲美日而疏大陆的心态倾向,因而面对着中国大陆的强势崛起,难免也出现了许多调适困难。

比较例外的是新加坡,新加坡也有长久英国殖民的历史,但作为一个有智慧的政治家,李光耀一直能让新加坡在西方价值与华人价值中取得较好的平衡,也让新加坡在美国与中国两强间显得优游从容,左右逢源。然而这种高端的政治平衡术随他去世之后似乎式微下来,当前的新加坡执政当局看来也同样面对着中国快速崛起带来的巨大挑战。

曾经在上个世纪下半叶共同创造亚洲四小龙金字招牌的台、韩、星、港,为何如今已不再潇洒不再亮丽,甚至矻矻踫踫,时不时面对一些困境与窘境,主要还是因为发展的大形势出现了大变化,但四个地区的政府与人民多数仍陷于「路径依赖」之中,来不及调适。

四小龙在上世纪下半叶得以异军突起扬名立万的大时代背景有三个:一、美国主导的全球化大趋势;二、四个地区都有着威权政治下的高效率政府,及一批高素质的劳动力;三、中国大陆错误选择了计画公有封闭的发展体制。因此当时四小龙的倾美倾日抗中疏中的路径选择是基本正确的,老天也不吝啬地对这四个地区的打拚努力给予「四小龙」这块金字招牌的最大奖赏。但必须看到,这样的成就,其中既有着「必然」的成分,即自身的努力与正确的选择,也有着「偶然」的成分,即中国大陆因为历史的错误而走入了三千年历史的最低潮。

时移势易,原来的偶然终究祇是一个偶然,中国大陆在发现错误之后,1979年开始决定改弦易辙,重新向市场经济及民营体制回归,并逐步与全球化接轨,这一转变,让中国大陆走出历史发展的低谷,重回中国从来就是世界第一的常态。从这个角度理解,中国GDP从1978年的全球第15,迅速回升到目前的第二,并可望在大约十年后重登第一,是一种必然。上个世纪的四小龙,纵使优异条件不变,包括高素质的人民及高效率的政府,如果看不清发展大形势的变化,仍一味沉溺于以往数十年的「路径依赖」之中,继续地倾美倾日疏中抗中,那麽时不时面对着各种困境与窘境,当不令人意外。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过去的四小龙可别再看不起菲律宾了,时间也许很快就能给出答桉。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