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打压马凯硕与星国外交争议

15/08/17

作者/来源:郭崇伦 联合报 https://udn.com

黄靖、马凯硕与星国外交争议

新加坡内政部四日宣布,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参与损害新加坡国家利益的活动」,因此取消他夫妇两人的永久居民身分,永远禁止入境,新加坡国立大学也同步终止聘约。

新加坡指控黄靖与他国情报人员接触与合作,这让想声援的学界,人人怕惹火上身,外界解读目的在警告新加坡学界中越来越多的原籍中国学者,搞清楚效忠的对象。

但声明中称,黄靖提供「保密资讯」给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一名资深成员,外界立即联想到这是指黄靖的上司、学院院长马凯硕;施压黄靖,也有施压马凯硕的意思,而这又与新加坡与中国关係何去何从的外交争辩,密切相关。

七月一日马凯硕在《海峡时报》撰文「一个小国家的大教训」,指新加坡应记取卡达遭周围阿拉伯国家孤立的教训,强调地缘政治的金科玉律:言行举止要谨守本份,「小国的行为就该像小国」。

尤其是去年在南海国际仲裁庭判决之后,当事国菲律宾并不想坚持裁决,反而是新加坡跳出来坚持国际规范,「我听到我们的一些官方代表说,在地缘政治上必须採取原则一贯的立场时,我很想提醒他们,凡事都得讲时机。当大国在激烈争吵时,就不一定是我们讲原则的最佳时机」,他认为应该秉持新加坡最佳利益,灵活掌握权变之道。

这篇文章对星外交圈投下震撼弹,不仅是因马凯硕十几年来作为李光耀代言人的分量,同时也正中新加坡的痛脚。

新加坡是小国,为了生存要抢先时势一步,李光耀往往能够洞烛机先,李显龙继位后却屡屡犯错,其中以错估南海判决的影响、错判希拉蕊当选以及错认美国主导TPP,这三项严重错判,导致新加坡进退失据。马凯硕指出新加坡在后李光耀时代,必须更加谨慎,不要随便评论大国事务。

新加坡政府显然不认为这是善意批评,最先发难的是与马同样担任过常任秘书的比拉哈里:「新加坡得以生存繁荣,并不是由于对任何人唯唯诺诺」。接着,内政部长尚穆根、前驻美大使陈庆珠、东盟前秘书长王景荣都加入批评阵营。

这简直是围剿,外交部长随即在内部做了批驳讲话,「我们必须随时准备做出困难的决定,必要时提出异议,大声讲出来」,并且训令外馆观看录影,统一思想。

然而要大声反对是要付出代价的,过去还有希拉蕊撑腰,但现在美国南海立场暧昧,东协更不敢得罪中国,在刚结束的马尼拉外长会议同意与中国的「行为准则」架构。

去年新加坡开始感受到中国的压力,无论是环球时报公开批评星驻北京大使,还是扣押新加坡装甲车,都是血淋淋的教训。明年新加坡是东协轮值主席国,北京已经开始施压,新加坡要如何抉择?单是打压马凯硕的发言是不够的。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