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唯才是用的新加坡价值何在?

01/08/17

作者/来源:徐子轩 卓越杂志 https://udn.com

过去数周,新加坡迎来一场茶壶内的风暴。现任总理李显龙遭指控利用已故总理李光耀威望,图谋为其子承继父业铺路,也就是第三代进军政坛。而李光耀故居是否拆除等问题,引发李显龙和弟妹们互批,这场风波随之上升到新加坡价值的舌战,也让外界好奇这个国家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这是否违背新加坡价值,外人无从置喙。从李光耀之女李玮玲所言可知,新加坡立国的重要教条是「唯才是用」,她并以此指控李显龙建立王朝。如果这个标准说得通,那麽李显龙的出仕也很有问题。不过,没人愿意质疑国父,因此李显龙当然也能走李光耀模式安排接班,若从结果论来看,李显龙任总理期间,新加坡的GDP成长将近两倍,羡煞诸多已开发国家;其人民行动党依然紧紧掌握政权,亦不见任何足以颠覆的势力,对国对党,李显龙都可谓无忝所生。

然而,这并不意味新加坡从此一帆风顺,李玮玲的指控其实点出一个棘手问题,亦即李显龙之后,谁来引领新加坡?新加坡又该走往什麽方向?目前看来,无论是谁接班,都必须面对来自外部的严峻挑战。

服务业与製造业近年双衰 新加坡后势险峻

要知道,新加坡的经济活动正在趋缓。二○○八年金融风暴结束后,新加坡谷底反弹,迎来了数年的成长高峰,直到二○一五年开始下降,只剩二%,未来几年的预测大概也仅止于此。由GDP细项来看,可知是因为服务业与製造业双双衰退所致。

以统计数据来说,过去五年,新加坡的服务贸易呈现逆差,从二○一二年的三十五亿美元,渐升到二○一六年的近六十亿美元。同期,货物贸易却呈现顺差,从二○一二年的二八○亿美元,扩大到二○一六年的四六○亿美元。

一般人大概直观的认为新加坡乃是靠服务业称霸,其区域金融、航运中心的宣传更强化了这种印象。

贸易馀额腰斩 运输服务业也面临挑战

事实上,新加坡是少数仍侧重製造业的发达国家,与日、德相近,远超英、美,其产业规划算是比较周全,既没有过度去工业化,也兼顾了服务业的发展。然而比起李显龙上任之初,新加坡的製造业占整体GDP的三成,如今已跌破二四%,也彰示着新加坡仍在转型。

就产业观之,新加坡最值钱的产品是电机与设备及其零件(HS 85),其中最主要的即是半导体,约占总出口的二五%。最大的贸易对象是香港,由于香港绝大多数是转口贸易,可直接视为与中国大陆往来。光半导体一项,新加坡去年就从中国大陆赚进百亿美元,其博通(Broadcom,在美国上市,两地均有总部)公司更稳坐世界半导体供应商第五名。

同样的,新加坡也面临中国大陆製造策略的威胁,像是三年前中国大陆的长电科技收购星科金朋(STATS ChipPAC,不含台湾的子公司),它曾是全球封装测试产业的第四大厂;今年初联合科技(UTAC)公司宣布关闭上海厂,等于退出中国大陆市场。可以想见,未来新加坡势必会再掀起数波整併风潮,以强者恆强对抗外来竞争者。

另一个不祥的现象则是,新加坡的运输服务业正遭受非常严重的打击。以货运为例,从二○一二年至今,贸易馀额已经腰斩一半,约莫六十多亿美元。这是因为新加坡对几个重要的伙伴,如欧盟、美国、香港、日本,都可见出口大幅下滑、进口却激增的趋势。

固然在这数年间,全球贸易成长迟缓,仰仗运输的国家像是希腊、丹麦,贸易馀额均减少了一半以上,但新加坡的跌幅可谓最重,若再算入其他运输服务,则呈现些许逆差。这对号称区域枢纽的新加坡来说,乃是一记警钟,比起争论李光耀的身后事,恐怕这才是其国家发展的最大危机。

作者 LUCIO策略顾问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行业_industrie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