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应重新评估中国式治理制度

30/07/17

作者/来源:马丁雅克(24-10-2014)英国《金融时报》
http://www.ftchinese.com

编者按 FT中文网一直关注对中国模式与民主制度的争鸣与探讨。《当中国统治世界》作者马丁•雅克日前为英国《金融时报》撰文,称不能否认中国的治理制度在过去三十年中取得的成绩,也不应将西式民主视为评判政权合法性的唯一标准。他同时提出,未来西方在治理方面的问题有可能比中国更严峻。FT中文网今日刊登此文,欢迎海内外学者和各位读者来稿,展开争鸣。

《当中国统治世界》作者雅克:不应认为中国的治理制度因缺少西式民主而脆弱不堪。自1978年以来,中国政府实施的改革规模已远超美英经历的任何改革。事实上,在东西方实力此消彼长的背景下,西方在治理方面遇到的问题有可能比中国更严峻。

西方有一种根深蒂固的观点:中国的软肋在于政治制度。由于缺乏西式民主,中国的治理制度是不可持续的。最终,中国将被迫实行跟我们一样的政治制度。

然而,中国的治理制度三十多年来取得了非凡的成功。在这种制度下,中国进行了现代历史上最伟大的经济改革。

中国政府非常有能力,能够以战略眼光思考问题,与此同时也是务实和敢于尝试的。这个政府让中国人民生活水平快速上升,得到了群众的广泛支持。认为这个政府迟早(西方人一般认为只会早不会迟)会失去民众支持的想法是牵强的。相反,考虑到中国经济仍在快速增长,人民生活水平也还在不断提高,这个政权的支持率上升的可能性将大于下降。

然而,我们不应认为,民众对这个政权的支持只会随经济增长的快慢而变化。在西方,民主制度是一个政权合法性的唯一来源几乎已成为共识。这是错误的。中国政府的合法性根植于这个国家的历史。政府和家庭,同为社会中最重要的两种组织。在至少两千年的时间里,政府被视为中华文明的守卫者和化身。这就是中国政府合法性的主要来源。

中国政府的一些其他特征,比如重视贤能统治、政府能力以及关于国家与人民关系本质上具有家庭色彩的观念,同样是根深蒂固的。

福山

福山在新书《秩序的起源》中提出的问题是,现代国家是怎样产生的。而他用三个特征来定义现代国家:正式的官僚制度、法治和问责制。

每当政府失灵的时候,中国的情况就很糟糕,典型的例子是中国在第一次鸦片战争至1949年长达一个世纪的屈辱史。中共近几十年来的主要成就,就是重塑了政府,在现代背景下恢复了政府的主要历史特征——其核心地位、能力、贤能治理、合法性以及效力——而在此前的一个世纪里,政府经历了灾难性的衰败。

人们容易将中国政府看成是一成不变的。这是因为在西方,我们只将那些看上去将国家推向西方模式的改革视为真正的改革。事实上,自1978年以来,中国政府经历了重大而持续的改革,其规模远远超过美国或英国发生过的任何改革。我们很难想象,如果中国政府本身没有经历深刻的改革,它如何策划推动如此大规模的经济转型。这一进程将持续下去,甚至或许会更加令人叹为观止。

我们不应不屑地认为中国的治理制度是脆弱和不稳固的,我们必须理解这一制度——以过去三十年的标准来衡量,这一制度是非常成功的,世界将日益认识到,这个制度是他们必须学习的。迄今为止,人们认为,中国、而不是西方民主国家将面临严重的治理问题。我们对西方民主制度的看法已严重脱离了历史现实,我们将这种制度视为解决治理问题的某种永恒、理想的方案。然而,显而易见的是,美国民主制度已日益变得失灵、短视、两极化,容易受到既得利益集团(尤其是社会顶层那1%)的挟持。

从历史角度来看,有充分理由相信,西方民主国家将面临艰难而不确定的未来。它们过去的成功有赖于两个基本条件:首先,西方在至少两个世纪的时间里主导了世界,获得了巨大的经济优势,让西方的政治精英拥有了极高的地位和威望;其次,西方民众的生活水平长期以来不断得到提高。这两点在未来都是不可仰赖的。

西方正在衰落,欧洲衰落得尤其快。一些人预测,到2030年,中国经济产出可能占到全球产出的三分之一,经济规模达到美国的两倍。到那时美国的实力将一落千丈。这势必影响美国民众对本国政治精英和政治制度的看法。此外,鉴于有充分证据显示近来美国和西欧许多民众的生活水准停滞不前,未来会怎样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崛起中的大国在国内的民意支持率往往会不断上升,而衰落中的大国会遭遇民众的不满。我们不应低估这样一种可能性,即西方在治理方面遇到的问题将比中国更严峻。

本文作者著有《当中国统治世界:西方世界的没落和新全球秩序的诞生》(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 The End of the Western World and the Birth of a New Global Order)一书

译者/阑天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