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民族平等 当如何爭取?

28/07/17

作者/来源:丘光耀 诗华 http://news.seehua.com

上周希联最高理事会名单出炉,引起国阵领袖的两极化反应。纳吉和多名巫统部长疾批民主行动党是希联的幕后老大,马华魏家详则说,行动党「当家不当权」。

马哈迪声称,「安华在牢里,对外,我是大佬。」林吉祥指,希联是由马来西亚人领导,並非由马来人或行动党主导。诚信党卡立沙末表示,希联四党平起平坐,没有人是大佬。

巫统和马华的反应,都是典型的种族主义政客,向个別族群喊话的老调。巫统要马来人相信,马来政治力量分散,华人火箭就会伺机崛起,殖民马来人。马华要洗华人脑,指火箭为了討好马来人,也甘做二等公民,即使希联上台,华人命运也不会改善。言下之意,「火箭和马华,都是sama-sama」,这是蔡细歷的金句。

基於篇幅所限,本文暂且不谈希联的共同標誌和基本纲领,只集中探討以上爭论的政治意涵,那就是大家如何看待这个国家的「民族平等」问题。

歷史告诉未来

马来(西)亚反对派一路走来,「民族平等」的问题,一直都以不同的形式,盘旋在这片多元民族国家的上空。

如二战期间,马共的「抗日卫马」,社会动员靠的不是阶级论述,而是民族主义;说得更白一点,乃是调动海外华侨支援中国抗战的民族主义情绪,只是文宣上被包装成「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而已。当年马来亚的侨社,不论是亲陈嘉庚的左派(南洋商报)或亲胡文虎的右派(星洲日报),在政治意识形態上,两位资本家,包括他们的支持者,其实都是华人民族主义者。

日本投降,二战结束,英军折返。当时的马共和砂共,虽是標榜以阶级斗爭为纲,但打出的却是「民族解放」的旗帜,这是受俄共列寧主义的號召,在第三世界用枪桿子和英殖民主义者针锋相对。这时共產党的核心支持力量,主要还是来自华人,其他族群对共產党,抗拒多过同情,误会甚於理解。

至於马来人的右翼民族主义,就是巫统,它是英国人犬养的所谓「温和派」,用作麻痺马来人的激进主义,宣称通过精英到英伦和平谈判就能获批独立。另,英国人也很狡诈地给与「马来人特权」,让各大民族难以精诚团结,分而治之,阶级意识让位给民族主义,自此爭论不休,直到今天。

马来亚独立后,隨即诞生的马来西亚,与东姑联盟对著干的劳工党和人民党,即便同属左派,其实都有个別的民族主义归属。以华人为主的劳工党心繫中共,是毛泽东思想的海外追隨者;人民党则认同印尼左派,骨子里是「大马来由主义」掛帅。所以社阵两大党,一旦来到官方语文的爭论,就会兄弟翻脸。说穿了,就是大家对「民族平等」问题有不同的认知。

李光耀的路线

当年共组马来西亚的新加坡,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其意识形態上的民主社会主义,也和社阵的科学社会主义槓上。这矛盾其实不仅仅是延续国际工运的路线斗爭,而是左派政党领袖之间的民族主义认同发生了衝突。李光耀和他的英文教育派精英,被视为是二毛子,认同大英帝国,骨子里是瞧不起华人文化,更要扼杀华文教育;而林清详和他的华校派基层,则被认为是马共的同路人,效忠的对象不是本土新加坡或马来西亚,而是中共,遵循的斗爭路线也不会是英国人调教出来「女皇陛下忠诚的反对党」,而是毛主席的「枪桿子里出政权」。

更要命的还是,李光耀鼓吹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还处处挑战巫统东姑的「马来人支配主义权」(Ketuanan Melayu),导致最终马新分家。坦白说,从昔日的非马来人支持人民行动党,演进到今天大多数华人力挺民主行动党,民主社会主义的「平等观」,更多时候被非马来人理解成是爭取「民族平等」而非「阶级平等」。

至於「性別平等」和「城乡平等」(华人新村问题也被理解是华人经济发展被巫统忽略)根本就不是主旋律。在华人眼里,国阵的「新经济政策」就是赤裸裸的民族歧视,而国阵的「三一同化政策」(80年代盛行的一种语文、一种文化、一种宗教政策),就是霸王硬上弓的民族打压。

有鉴於此,独立迄今,南大学歷、留台学位、统考文凭、华校拨款、新增华小、师资培训、国立大学录取固打制等等,统统都是关乎「民族平等」问题。

我们虽歷经两代人的斗爭,有血有泪,有进有退;但今天巫统在公民待遇上,依然有「土著」与非「土著」之別,连印裔穆斯林,纳吉也准备要纳为「土著」。但马华民政,却高调为爭取到零零星星的华裔老人红登记转蓝而登报邀功,这一切,都是对「民族平等」的极大讽刺。

为何及如何反对巫统

今天,大多数华人,以及非马来人,对「民族平等」还有想像吗?还敢想像吗?

今天,大家反对国阵,主要是因为巫统丑闻纍纍、苛捐杂税;还是因为马来霸权和伊斯兰霸权压制我们的公民自由权和民族平等权?

今天,大家支持希联,主要是因为要绊倒国阵,改朝换代,免於国家走向政治独裁,经济崩解;还是我们要推倒马来霸权和伊斯兰霸权,打破「土著」和非「土著」的藩篱,建立一个没有民族歧视的平等国家?

以上问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思考。按我的理解,在现阶段,作为选举政党,希联四党都不可能会满足非马来人追求的「民族平等权」。道理很简单,如果行动党单打独斗,只是为了要在大选中挫败马华、民政、砂人联党和国大党,无需考虑其他三个友党的选举利益(马来人的感受),则火箭大可將「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口號喊得响彻云霄,並旗帜鲜明地將废除「马来人特权」,列四种语文(巫/华/印/英)为官方语文,承诺废除「土著」与「非土著」待遇,包装成「三大建国新政」来做火箭的竞选宣言,你说,纳吉会害怕还是会暗喜?

这些慷慨激昂的政纲,就是华人网络激进派所要求的,但在选举策略上,可行吗?希联其他三党,就任由他们在马来乡村被巫统绞杀吗?这对用选举手段推翻极度贪腐的巫统,有利吗?

当然,我不是要大家放弃追求「民族平等」,也不是暗示「民族平等」在马来西亚永远不会有实现的一天,而是要提醒大家:

1、既然「华人海啸」让行动党505大胜,也无法推翻国阵,我们就有必要在战略战术上联合「马来人海啸」和「东马海啸」,才有望一举淹没巫统。而在甘榜区,要能让保守马来人也奋起反抗巫统,不论华人喜不喜欢,马哈迪確是关键人物。

2、既然大家都明白,搞种族主义和宗教情绪的巫统,千方百计要分化希联,逐一击破,则希联就更加要联合起来,共同抗敌,所以不要给巫统製造机会,污蔑「华人火箭主导希联」,或者「马来反对党分化马来政治力量,让行动党殖民马来人」。

3、「民族平等」有分最高纲领和基本纲领,先从最基础的做起,如承认统考文凭,批准新增华小,承认中台学位,提高华小拨款,这些都是让巫统难以「伺机作乱」的政策,亦步亦趋,按客观条件的发展,因时制宜。

4、若我们头脑发热,横衝直撞,让纳吉喜出望外,阴招得逞,一旦错失了「马来人海啸」,92高龄的马哈迪,未来也很难再有將功赎罪的机会。「民族平等」不仅遥遥无期,「公民自由」也一去不復返,不懂要等到猴年马月,巫统才能再次分裂。

记得,我们不是靠一次选举就能满足所有的诉求,而是要抓紧机遇,骑马杀鸡,让「马来海啸」先淹没巫统,推翻国阵,我们才能正式开展民主化的工程。新政府上台后,再逐步以科学和多元的教育,来开化落伍野蛮的思维,並以周延的经济结构,刺激经济生產,调整財富分配,来扶持真正贫穷的阶层。

没有以上三个前提条件,我以为,「民族平等」將无法在马来西亚实现。请大家好好思考!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