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台湾新南向政策纸上谈兵

24/07/17

作者/来源:李永峰,《超讯》2017年7月号
http://news.mingjingnews.com

一年过去了,台湾政府计划推动的新南向政策,并没有甚麽进展,等于是黄粱一梦。新南向政策既没有在台湾内部得到商人的呼应,也没有在境外得到东南亚及南亚各国政府支持。

作为台湾重要的贸易伙伴,中南美洲小国巴拿马,于当地时间6月12日晚间,宣佈与「中华民国」断交,随后宣佈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係。这对于蔡英文执政的台湾政府来说,是重大的外交挫折。其实,台湾新一轮政党轮替以来,由于民进党政府拒绝承认「一中原则」和「九二共识」,中国大陆正通过各种影响力,逐渐收窄台湾的外交空间,在巴拿马断交之前,还有冈比亚断交、大陆接收肯雅台籍诈骗犯、国际钢铁会议驱逐台湾代表等等例子。

对于这些外交挫折,蔡英文应该也有预估。早在总统大选之前的竞选阶段,她已经尝试提出一些应对策略,比如「新南向政策」。该政策尝试摆脱对于中国大陆的经济依赖,积极扩大与东南亚及南亚各国的联繫,尝试以经济手段来打开外交空间。外界视其既有经济考量,更是政治上的战略佈局。但蔡英文执政一年多以来,外交空间日渐狭窄,而新南向政策也并没有实现其最初目的。

作为蔡英文所任命的新南向政策操盘手,台湾前「外交部长」黄志芳,出掌「总统府新南向政策办公室」主任一职后,多次阐述新南向政策的理念。但这些理念既没有在内部得到商人的呼应,也没有在外部受到东南亚及南亚各国政府的支持。黄志芳一度传出要出任台湾驻新加坡代表一职,在新加坡指挥整个「经营东协、前进南亚」的新南向政策。但是由于新加坡拒绝接受,导致黄志芳驻星一事无疾而终。

「新南向政策办公室」名存实亡

而且,在整个台湾的官僚系统内,「新南向政策办公室」也名不正言不顺,既没有预算,也没有明确的法律地位,被一些工商团体视为「黑机关」。在总统府内设立新南向政策办公室,本意是希望把决策提高到总统府的层级,可以跨部门整合资源,结果因为缺少细緻规划,导致该办公室缺人、缺经费,最后沦为只有黄志芳一个人空谈理念的「空壳」。2017年1月20日,连黄志芳也离开新南向办公室,转任中华民国对外贸易发展协会(外贸协会)董事长。而蔡英文并没有任命新的新南向政策办公室主任接替黄志芳,该机构等于名存实亡。

在新南向政策刚刚出台之际,台湾社会还有很多设想,希望可以助力于新南向政策。比如中华大学行政策理学系副教授曾建元曾提议,台湾企业在拓展印度市场时,应该借助流亡藏人的力量。他在去年接受《超讯》採访时说,「台湾要进军印度,必得要熟悉当地人文和制度。面对广大而陌生的南亚大陆,如果能善用对于中印两种文化和中英两种语言有所瞭解的藏人人力资源,那既能够补充当地台湾人力资源的不足,自然更能增进台商对于印度的认识和信心。」

流亡藏人对于台湾的新南向政策也十分欢迎,但是曾建元的提议并没有受到重视。近日《超讯》访问藏人行政中央驻台湾代表达瓦才仁, 他表示,儘管一年过去了,但当初针对流亡藏人与新南向政策之间联繫的提议,一切都还是纸上谈兵。作为印度问题专家,也被视为「新南向政策」重要智囊的台湾中兴大学教授陈牧民,2016年6月份在接受《超讯》记者专访时,相信落实新南向政策的具体措施「在未来几个月会慢慢成型,会有一个完整的佈局。新南向办公室会扮演比较重要的协调者的角色。」实际上,这一切也没有出现。

中国大陆对台湾的制约

新南向政策为什麽会变成纸上谈兵呢?陈牧民曾对《超讯》表示,「真正的挑战有几个部分吧。第一个部分,是中国大陆对台湾的制约。中国大陆跟东南亚和印度等国家,一直都有很密切的关係,如果说它真的反对或围堵台湾跟这些国家的合作,其实是做得到的。第二个,我觉得是台湾。以台湾的实力,要单独地去扭转经济上的一些问题,其实是不容易的,台湾手上的筹码并不多。」

一年过去了,陈牧民所担忧的两个挑战确实存在。台湾的「新南向政策」之所以失败,也有其他的因素。2014年,越南曾经爆发排华暴动,台湾企业损失惨重。「殷鉴不远」,香港台商工商协会副会长陈自创认为,东南亚的劳工状况、政治状况,都可能会影响台商的决定。他说:「台商能向南发展或者想向南发展的,早已经在那里了,而不是现在政府说『新南向政策』,就一窝蜂的去。有判断力的商人,不会往那麽大风险的地方投资。政府推动『新南向政策』也不会提供特别的资金支持和保护。让大家一窝蜂的去,那不是害了大家?」

台商应考虑到美国投资?

陈自创反而认为,台商现在应该考虑「飞跃美国」。「台商主要是做『代工』,商品最后要卖给欧美。在缅甸的电子加工,也是卖给欧美。所以,如果美国的投资环境变好,台商考虑应该是去美国投资,而不是南向东南亚。东协市场很小,比例不高。去那个地方设厂,有很多政治风险,劳工素质也不是很高。过去李登辉时代推动的南向政策已经失败。现在政府说『新南向政策』,东南亚那些国家,因为『一中原则』的立场,也不会因为台商投资而给你一些优惠。」陈自创认为,新南向政策只是台湾领导人与中国大陆的义气之争,因为中国大陆的外加压制,所以才讲「新南向政策」, 「商人并不回应,是因为商人也并不是笨蛋。」

就任外贸协会董事长的黄志芳,虽借助外贸协会的平台,继续宣传「新南向政策」,但由于外贸协会只是经济部下属的社团,比总统府层级更低,对于「新南向政策」,其号召力跟去年相比,恐怕也要等而下之了。所以,一年过去了,由台湾政府所推动的新南向政策,等于是黄粱一梦。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