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民族总统撼动新加坡国家根基

22/07/1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李显龙为了确保政权完整性而力推执行2017年马来总统选举,是饮鸩止渴的不明智政治决策,势必让整体新加坡人民付出惨重的社会代价。首先,民族总统颠覆新加坡国家信约。其次,司法制度政治化,挑战新加坡司法独立的民主根本。其三,高薪养奴政策加剧制度僵化,让社会成本变本加厉。

一、民族总统颠覆新加坡国家信约。

新加坡国家信约:我们是新加坡公民,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并为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

国家信约的根本宗旨,是要通过不分种族、言语、宗教,来团结一个缺乏共同历史人文记忆的移民社会,共同构建一个整体的,一个国民、一个新加坡,之国民意识。在此处,构建社会凝聚力是新加坡国家信约的核心价值观:一个新加坡人的新加坡。

彼此不分种族的真实意义,正是在于排除以各别种族价值观,作为判断是非黑白的人文标准。

在一个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共同意识下,社会不再有牺牲少数服从多数,或者说,牺牲多数服从少数的社会政治现象。这是构建一个同舟共济,和睦共处,四海之内皆兄弟;一个理想的,新加坡多元种族文明社会。

一个民族不分彼此的社会,是一个包容性,而不是排他性的社会。因此,硬性规定何族可以,何族不可以成为总统候选人,是实质性的在分裂一个种族不分彼此的社会架构。

从这一个基本的建国准绳来看,新加坡宪法规定的国家总统作为共和国象征,必须跨越政党,超越种族。因此,新加坡总统是一个新加坡共和国全体人民,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总统。明显的,新加坡总统绝对不是个别马来,印度,华人,欧亚种族的总统。事实既然如此,又何必要求有不同的马来人总统,印度人总统,华人总统, 欧亚人总统,来分别代表各个民族意识?这不仅仅是画蛇添足,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破坏了民族和睦共处的社会根本。

新加坡的58年历史里头清楚记录,一位马来人元首/总统任期共11年,一位欧亚裔总统任期共11年,两位印度人总统任期共16年,三位华人总统任期共20年。明显的,占人口总数25%的少数族群,担任总统的时期总共长达38年,要比占人口总数75%的华人族群,担任总统的时期总共20年,还要多出18年。

这一个历史事实说明了,占人口多数的华人,是在毫无怨言的情况下,乐意的接受了让少数民族同胞,出任国家总统的政治事实。

因此,李显龙做为一个负责任的国家总理,所要做的事应该是,大力宣扬这一种文明礼让的亚洲价值观和高贵民族精神,而不是反动的去提倡,具有种族主义色彩的不当观点:若接下来几任总统都不是马来族,马来族同胞将感到不安,要改革民选总统制,确保能有非华族当选总统。这一种小心眼的,狭隘种族主义政治思维,和新加坡试图构建作为一个国际性多元种族大都会的社会文明,背道而驰。

二、民族总统选举是颠覆现有社会框架的,一个全新国家制度安排。

2016年2月10日,李显龙针对2017年总统选举,委任九人宪法委员会,检讨民选总统制度。仅仅半年之后,2016年9月15日,政府白皮书建议:为确保所有族群有机会当总统,如果某个族群超过30年或五届没有担任总统,接下来一届的总统选举将保留给这个种族的候选人:马来人总统。

可见,民族总统选举是一个很仓促情况下的急就章,一个缺乏全盘政治考量的全新政治制度安排。新加坡没有种族问题,更没有不可避免的种族冲突危机,所以硬性规定马来总统的目的,并非为了安抚马来族群的鼓噪,也不是为了提升马来族群的社会地位。

历史上,李光耀,李显龙和人民行动党,是如何评价,看待,与处理马来人的社会问题,社会大众尤其是马来人本身,心中有数。比如,政府质疑马来人的国家效忠,导致长期困扰马来人的国民服役。还有,政府普遍认为马来人有吸毒问题,印度人有酗酒问题,华人有赌博问题,此类偏见是有意识的在分化社会。

此刻,坊间的社会共识认为,马来人总统只是人民行动党的一个政治棋子,要在候选人的资历门槛上,事先排除非马来候选人的参与总统选举。这是因为有意参选的华人总统候选人,除了高资历之外,还有很好的政治口碑,所以有着极大的胜出机会。但是,让一个不被人民行动党认可的民选总统成为政治事实,并非当权者所愿意见到的总统选举结果。

在此,由于国家资源的使用不是为了解决社会民生问题,而是被利用来从事政党政治活动,所以这是不当的动用国家资源。公器私用是一个非法的,严重滥权行为。政府滥权,是国家社会走向腐败的开始。

2017年5月5日,陈清木要求法庭阐明为何第一任民选总统是从被李光耀委任的黄金辉总统计算起。2017年7月7日,高庭裁定,国会不但可以选择要从哪一任前总统开始算起,选择也不必局限于前总统是民选与否。把前总统黄金辉列为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第一任总统,并非不合法或无效或有违宪法。国会对第一任的选择是一个政策决定,而这是在法庭的司法范围之外。

法庭接受黄金辉为第一任民选总统,表示法庭无视和否定历史明文记载,新加坡第一任民选总统是王鼎昌的事实。这一结果是否意味法庭具有篡改新加坡历史的专有权力?

法庭认为国会的政策选择是政策决定,而这是在法庭的司法范围之外。这一结果是否意味法庭放弃了三权分立宪法下的司法独立权力?

由此引申出另一个社会政治问题,法庭是从国家利益裁判司法?或是从政党利益裁判司法?不考虑历史正确,只追求政治正确的司法制度,必然彻底颠覆三权分立的宪法精神。按李光耀的说法,依法执法是新加坡成功要素,那么,这是不是明目张胆在违背李光耀的硬道理?

一个不知道如何尊重国家历史的社会,肯定是一个不会有未来发展前途的国家社会。

三、高薪贿赂部长政策,强化官员奴才属性,以致僵化国家制度,带来更大社会祸害。

一位资深前常任秘书有句经典名言:当你一直提高部长的薪酬,直达数百万元之钜,每一位部长,无论他是如何是想把真相告知李显龙,都会有所迟疑,因为他要顾虑到享有的数百万元高薪。即便他决定有所行动,他的妻子也会阻止他。这位前官员把部长的妻子看成是一名挖金者。这一个令人颓丧的不良场景,就是新加坡官场的政治现实。

明显的,高薪政策必然会培育和强化官员的奴才属性:拼命讨好而不是极力纠正,李显龙的错误决策。

一个国家的各种制度和其间之制度安排,即便在制定时正确无误,也必须与时俱进,在制度的边际上,不时地进行必要的政策调整,以配合新出现的环境变迁。政策调整是为了顺应社会民间的要求,而不是为当权者牟取政治利益。

国泰民安的泰,说的就是强调高高在上的官员,必须知道社会低层的民生要求,社会一旦有了上下沟通,国家自然就会有国泰民安的现实。违反这一正道。结果必定是泰极否来的不幸遭遇,灾难人民,祸害社会。

新加坡官场,学界,媒体普遍上善于对人民行动党歌功颂德,罕见有即便一丁点的批评。此类例子,俯拾皆是。李光耀胡说八道把新加坡说成是小渔村到大都会的历史演绎,得到主流社会的无限媚谄和赞美。华文媒体对李光耀彻底消灭华人文化教育的史实,视而不见,反倒大力推广李光耀颠倒是非之双语教育是新加坡成功基石的伪论。

当国家领导之个人利益优先国家利益,国家必然错失纠正政策错误的契机。当主流社会不敢正视国家历史,必定会丢失借鉴前车之鉴的历史教训。奴才亡国,说的就是这些政治现实。

总的来看,马来总统是为了继续当权者的政治利益,除了让既得利益集团获得巨大金钱好处,尤其是总统在任期间的千万元金钱收入,社会上的普罗大众,必将为即将到来的社会败坏付出不菲的社会代价。

或许,很快的,在不太久的将来,应验李光耀的诅咒,新加坡人将会以爬着的姿态,去恢复马来西亚人的国籍身份。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