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不甘小国角色的生死抉择

17/07/17

作者/来源:路禾 多维新闻 http://global.dwnews.com

小国角色心有不甘 新加坡的生死抉择

刚刚从总理李显龙的家族风波中脱身的新加坡又掀起了一场新的论战,从学术界到政府高层都在讨论有关“小国外交”的话题。中东小国卡塔尔的遭遇正在刺激着有着类似定位和角色的新加坡。小国在大国面前应该有怎样的外交姿态?这对于新加坡已经成为一种“生死抉择”。李光耀为新加坡遗留下的外交遗产还能用多久呢?

小国的行为就该像小国?

新加坡的国家定位已经成为一大难题。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认为“小国的行为就该像小国”。此言一出立即遭到新加坡前外长尚穆根(K Shanmugam)等人的反驳。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也对此作出了回应称,新加坡是小国,同时也“必须保障我们的利益”。

必须承认,如只从国土面积和人口等因素来看,新加坡的确只是“小国”,但如果以经济总量、人均GDP等标准衡量,新加坡是东南亚中唯一的一个发达国家,其在金融、贸易和人才等方面的优势胜过不少亚洲国家。受惠于经济成功,加之前领导人李光耀在国际舞台上的外交智慧,新加坡这个“小国”获得了“大外交”。这也是为何李显龙承认自己是小国,话中却透露出“不甘心”当小国的原因。

“小国大外交”虽成就新加坡,但这正在成为它的负担。在南海问题上,新加坡一改多年来客观、中立的姿态与美国和日本指责中国,尤其是南海仲裁案结果后,当东南亚多数国家选择克制时,新加坡与美日一道呼吁中国尊重仲裁案结果,更是如今新加坡国内人士口诛笔伐的一点。

李显龙应该清楚,李光耀的平衡外交成功更是因为当年的环境,毕竟刚刚刚刚摆脱殖民统治的东南亚国家在大国争霸中并没有太大的话语权,新加坡应对的也只是有限的几个域外大国。

李显龙的艰难抉择

但是,冷战结束后,一方面,东南亚国家的主要任务变成了推进现代化和民主化,这就使得新加坡的相对优势开始走下坡路。另一方面,不少东南亚国家依旧选择站队某一大国,新加坡施展斡旋才能的外交空间被压缩。

在形势异变的情况下,李显龙如何能做到他所说的“保障我们的利益”?李光耀留下的外交政策是否还完全可以套用在当下的环境中?

新加坡国内激烈讨论“小国外交”反映的是对平衡外交的一种不满,认为其难以维护自身的利益。对于新加坡来说,作为一个小国,最糟糕的选择莫过于与人为敌。菲律宾上届政府的外交政策就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某个大国很难因为某个“小国”而与另一个大国开战,这是十分冒险的做法。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则转变了这种完全依赖一方的外交思路,而是区别对待中美两国,该与中国合作的时候就合作,同时与美国的交往也不去刺激中国。这既可以为与他国合作创造更多的机会,也避免菲律宾长期受困于外交僵局,转而更关注国内经济的发展。

从某种程度上,新加坡可以像卡塔尔那样,在沙特断交面前不让步,同时与其他国家合作谋求出路。这种强硬姿态也提高了其在与沙特、美国等国家谈判的筹码,让外界意识到“小国”的力量是不容小觑的。

与现在的杜特尔特和卡塔尔相比,新加坡就少了一点这样的果断,总是在纠结于到底是与哪一方合作。外交中谨慎态度固然可贵,可以为自己留下更多转圜的余地,但是,新加坡应该清楚,左右逢源也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不信任感,保障利益恐怕就有变数了。而依靠李光耀政治、外交遗产的日子恐怕就已经不多了。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