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世界历史垄断权由西向东倾

09/07/17

作者/来源:孙昌国 2017年02月27日 旺报
http://www.chinatimes.com

中国崛起将改变世界历史长久以来由西方定义的前景,以西方为中心的世界历史将逐渐被中国崛起而打破。对于包括彼得.弗兰科潘的众多西方学者来说,这也可以被解释为回归历史的常态。中国将恢复以往在亚洲的地位,冲击西方长久以来对于描述世界历史的垄断权。影响所及,两岸对于历史的诠释权在可见的未来将大大的向大陆倾斜。

相信熟悉日本的人都知道,印在日本一万元纸钞上的头像是被日本尊为启蒙导师的福泽谕吉。他提出的最有名的「脱亚入欧」论是这样描述东方与西方的:「日本不应该犹豫,与其苦等邻国的开明,共同振兴亚洲,还不如彻底脱离,和西方文明国在一起。对待支那,朝鲜的方式,不能因他们是邻国而心慈手软。只要模彷西方人对待他们的态度就可以了,近墨者黑,我们要彻底抛弃东方的烂朋友。」可以说,福泽谕吉以欧洲为中心,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意识形态,强烈影响东北亚,两岸,东南亚和日本自己未来的命运。

照搬移植 窘态毕露

福泽谕吉生活在以欧洲为世界中心的世界,当时被认为是「好的文明」,这样的想法也被当时急需要救亡图存的中国知识分子普遍接受。欧美不断向世界其他各国推销,认为不光是器物,而是配套的一系列制度和心灵都必需相应的进行改造才能适应现代需求。

不过,这套西方以往基于自身条件和经验用来解决自身问题的思考和制度安排,不光在西方本身窘态毕露,在照搬移植的国家也已经证明多半行不通。这也是着作《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的作者想要表达的中心思想。

新世界史 逐渐浮现

当然这不是说,中国崛起就不需要向西方先进文明学习借鉴。因为历史证明,亚洲最进步的日本和新加坡也都是相对最西化的国家。但是,因为日本和新加坡体量的限制,还并不能撼动西方近400年来构筑的知识价值体系。

以前曾经描述西方价值再生产过程的「东方主义」实际上就点出了历史上描述「我们」和「他们」间不平衡的关係。不过,随着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逐渐消沉,一部新的世界历史将逐渐浮现,不同于福泽谕吉认识事物的新方法也将呼之欲出。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