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政党制度

15/01/08

作者: –

中央党校第23期一年制中青班赴新加坡考察团

建立一种科学、高质量和适合国情的政党制度,是一个国家保持政治稳定和实现现代化的前提。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在实践中认识到,西方“政党轮替、多党纷争”的政党制度不适合新加坡国情,它能带给新加坡的只是“连绵不断的动荡”。因此,新加坡没有照 搬照抄西方式“政党轮替”的多党制,而实行“一党长期执政、多党并存”的政党制度。在新加坡,除人民行动党外,还有多个政党合法存在,但人民行动党一直是 国会中最大的和单独组阁的政党。

  一党长期执政的合法合理性

  人民行动党的长期执政地位是由历次大选 即国会选举确认的,具有宪制上的合法性和权威性(见下表)。新加坡法律赋予公民组织政党的自由权利,规定各政党的法律地位是平等的,都有权参加国会选举。 上世纪60年代中期,人民行动党一党长期执政的格局定型。在此后的连续四届大选中,其得票率保持在70%左右,且囊括了全部议席。进入80年代后,新加坡 法律承认反对党的合法地位,允许反对党进入国会。但人民行动党的得票率仍保持在60%以上,而且稳固地占有国会中绝大多数议席。90年代至本世纪进行的四 次大选,人民行动党的得票率也仍维持在60%以上,2001年更达到75%。这说明,人民行动党的执政地位不仅有法律保障,也是为历次大选结果所确认的。 这种在秩序范围内依法获取的执政地位,深得广大民众和各派政治力量的认同。

  多党并存的合法合理性

  新加坡法律规定,5人以上可以组成政党。目前登记的政党有21个,除人民行动党外,其他政党主要包括:民主联盟、民主党、工人党、民主进步党等。上世纪70年代以来,每次大选都有6个以上政党参加竞选。

   新加坡多党并存的政党制度,给予了非执政党生存的空间,满足了民众要求对执政党的权力有所监督的愿望。国会的非执政党议员使民众对政府的不满有了宣泄的 渠道,有助于减轻对执政党的怨气,避免了因对政府某一具体政策的不满引发的感情因素转化为不支持执政党的理性因素。非执政党以弱势群体代言人的面目出现, 从而督促执政党照顾社会底层民众的利益。执政党也从非执政党的政见和民众对非执政党的支持中了解民情,调整政策,获益匪浅。同时,非执党扮演着执政党监督 者的角色,特别是公共政策的监督。非执党的存在使人民行动党更加谨慎地执政,更注意自我约束,更注重全面照顾社会各阶层的利益,这又反过来巩固了人民行动 党的执政地位。

  “一党长期执政、多党并存”

  政党制度的稳定性

   人民行动党在新加坡政党制度中独占优势,并通过大选予以确认。李光耀认为,这种是最适合新加坡国情的政党制度。因为当一个政体由一个主流政党长期掌握时, 没有其他党逼其交出政权的压力,这样的政治体系就是稳定的;而当一个政体是开放的,其他政党可以参与选举,它就是民主的。新加坡的政体就是既开放又稳定的 民主政体。

  1968年以来的近40年中,新加坡国会中的人民行动党议员至少保持高达95%以上的比例,这在议会民主制国家中是罕见 的。这一时期恰是“新加坡历史上的黄金时代”,经济全面腾飞、从第三世界跃入第一世界。人民行动党在执政方式上的不断改革赢得了一代又一代年轻选民的支 持,持续获得了广泛的民意基础。从目前来看,人民行动党的维持机制已经制度化并且已经成熟,“一党长期执政、多党并存”的政党制度还看不出有被撼动的迹 象。

  启 示

  新加坡也实行类似西方民主选举条件下多党竞争的政治制度,认为这种制度可以鞭策执政党 励精图治,以最好的政绩去不断取得人民的信任和委任。但这种制度也有其不足之处,这就是,由于各种因素影响,人民手中的选票有可能导致极端福利主义者甚至 投机分子上台,影响政治的稳定。因此,新加坡并不实行“政党轮替”制,而是建立起“一党长期执政、多党并存”制。这种政党制度实际上是在允许其他政党存在 的情况下,保持人民行动党的绝对优势地位。而人民行动党为维持一党长期执政,一方面当然离不开利用执政资源来巩固其统治,全面阻止反对党坐大,更不允许其 上台执政。另一方面则必须以较好的政绩和廉洁的作风来取得人民的信任,赢得他们的选票,巩固自己的执政之基。

  这给我们的启示是:在民 主政治建设的模式和体制、机制等问题上,必须走出一些理论和认识上的误区。如“民主=选举”、“多党=轮替”等等。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引领我国发展 进步,关键在于我们既要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又要根据我国实际和时代特征赋予其鲜明的中国特色。从世界范围看,发展中国家在迈向现代化的进程中, 不能盲目照搬别国的政治模式,而应立足于本国实际,遵循现代市场经济和政治发展的要求,吸收世界制度资源和政治文明的精华,构建既适合自己又符合现代化要 求的政治发展模式。比如我国实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作为“一党长期执政、多党并存”的政党制度,也是符合我国实际和现代化需要的 民主政治有效形式。又比如,党政领导干部选任制度的改革,也不是加入选举成分或进行票决就是以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的唯一方向。新加坡以选举制巩固、强化 执政党合法性及其社会基础,以委任制选贤任能、实现精英治国的制度设计,确有可借鉴的地方。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