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的政治起跑点

11/02/08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人民行动党是由两个内部派系组成,人民派系是属于由林清祥领导的华人工运与华校学运两股势力。行动派系的基层势力是来自由吳庆瑞与贝恩领导的高级公务员组织:联合行动委员会。另外,杜进才和贝恩在马来亚大学利用政治论坛来动员大学生参政。由此可见,李光耀本身並没有一个基层势力。他的政治支持仰赖来自一群由英国返回新加坡的留学生,其中大部分是萊佛士学院的先后同学。李光耀之所以成为行动派系领导,除了李光耀的个人才华与魅力之外,也因为其他成员是在政府机关任职,在政治活动上有受约束。

华人工运是争取合理工资与良好工作环境。华校学运是争取平等教育与就业机会。联合行动委员会是争取与白人公务员同工同酬。李光耀从政是为了争取什么?回顾历史,李光耀的政治斗争是为了争取成为未来新加坡总理。根据李光耀本身的说法,他的政治觉醒来自一个日本士兵的耳光。李光耀体会到:我们的生活应该由我们自己决定,而不是沦为棋盘上的卒子。他认为:假如我们不起来领导,这社会的其他阶级就会起而代之。换言之,让别人领导和让白人,日本人来领导,在实质上並沒有什么不同;也就是说与其被他人领导,不如领导其他人。于是李光耀决定成为新加坡总理,来领导其他新加坡人。

1945年8月15日战争结束,英国人在9月5日再次踏上新加坡岛,9日重返马来亚半岛。新加坡战后的政治就在1945年末逐渐开始。马来亚民主同盟在1945年12月21日成立,吸引了英文教育知识分子的参与。据占士明津的说法,李光耀认识民主同盟的主席,所以或许曾经间接参与党章的草拟。李光耀也认识对民主同盟成员,并在英国留学期间和民主同盟的人士往来。

李光耀是在1946年9月16日离开新加坡前往英国求学,到了1950年的8月1日才学成回返新加坡。所以李光耀並没有参与新加坡政治的草创期活动。李光耀当时只是通过在伦敦的留学生政治论坛,参与政治思想意识,以及马来亚战后政治发展的讨论。这时段的政治活动纯是书生论政,纸上谈兵。虽然如此,李光耀却也参与英国工党的政治活动,到英国国会旁听,从近距离见证民主政治的实践过程。这是塑造李光耀政治思想意识的时段。更重要的是,认识了一群日后在马来亚政坛上,举足轻重的未来政治要人。

李光耀在英国时己经意识到包括新加坡在内的马来亚,是处在一个大时代变迁的关键性转捩点。在国际的反殖民运动下,英国人必须把政治权力交回到本地人手上。历史上的政权转移有两种方式:移交或者夺权。前者是由殖民主选择接班人,后者是由本地人通过反殖民政治过程取回政治权力。从殖民主的角度来看,前者是温顺政权转移政治,后者是反动暴力政治。李光耀必然在盘算如何选择一个最有功效的从政途径。

李光耀回家后先是小登科,过后加入一所律师馆,並协助该律师馆的主要伙伴,在亲英殖民政府的进步党旗下,从事立法议会选举的政治活动。同时,李光耀也加人英籍海峡华人公会(亦称海峡侨生公会),並成为公会秘书。这是一个亲英国人的土生华人组织。显然的,李光耀选择了从亲英国殖民政府的英化新加坡人组织,作为自己在新加坡政治的起跑点。这个发展有其必然性,因为李光耀就是来自英化中产阶级。早年的李光耀享受典型的英式生活文化:爱好啤酒与饲养名犬。英国人撰写的政治文献,普遍认同李光耀具殖民新加坡的中产阶级思想意识。

进步党是在1948年8月成立,是英藉民,英化海峡华人与欧亚裔人的政党。进步党支持英殖民政府的马来亚化政策,赞成英囯人继续治理殖民新加坡。进步党是由一批英国人认同,並乐意扶持的专业人士领导。在英国人眼里,进步党是一个理想的殖民地政党,换言之,进步党领袖是新加坡未来政治权力的理想接班人。进步党在英囯人扶持下,是新加坡在1950年代初期的主流政治活动中心。进步党在1955年的立法议会惨败之后崩溃,而其残余势力和其他党派并合另立门户。

1948年9月,以英国工党党章为蓝本的新加坡劳工党成立,其政治构想是在新加坡建立类似英国的两党制。劳工党的基层势力来自印度劳工与低层公务人员。劳工党内派系复杂,内讧情况严重,也缺乏强势的领导层。李光耀虽然和英国工党有所交往,但对新加坡的劳工党却缺乏兴趣,相信是对劳工党没有信心,不认为是一个有前途的政党。劳工党瓦解后,印度工人势力转移到马绍尔与林有福领导的劳工阵线。

据拉惹勒南回忆录,劳工阵线曾和李光耀的一伙人谈商政治上合作的可能性。陈庆珠的马绍尔传记中叙述说,当时的一名英官僚鼓励马绍尔和一些受英文教育的社会主义者,共同组识一个政党。但是李光耀,吴庆瑞与贝思,不以为马绍尔和法兰西汤逊的一伙人会有什么前途。所以双方虽然有所接触,但并设有实质进展。汤逊更认定对方是该意让费时间,以拖延他们的政治进程。赛扎哈利回忆录也记述了在1953年左右,劳工阵线曾邀请李光耀出任党主席。

二战后,在反殖的政治大环境下,英国人有必要,至少在表面上,把政权交回当地居民手上。林德修宪就是进行政治权力交替的一个宪法基础:通过民选政府治理新加坡。华人是岛上最主要族群。所以在林德修宪立法后,华人政治就会即刻崛起为一股新兴力量,是新加坡选举中的单一最大票源。新加坡的政治现实是,只有具备华人政治色彩的政党,才可能成功吸引华人选票。显然的,李光耀心目中的理想政治伙伴,是能争取华人选票的林清祥派系。所以李光耀拒绝了劳工阵线,是理所当然的政治决策。

根据占士明津的记载,李光耀在1950到1953年之间仅是新加坡政治的一名旁观者。李光耀的朋友都毫不犹豫的把他的政治观点当成是废话。因为他没有跟随者,也没有实际的经验能够把理论实践成真。而政治部对李光耀的监视,也使朋友们的妻子感到不安,把到家串门的李光耀赶走,以免惹上麻烦。

虽然如此,李光耀就是在这段期间通过各种不同的渠道,建立和不同政治势力的交往。1950年李光耀主动约见拉惹勒南,到中华游泳池俱乐部用餐面谈,开始了和拉惹勒南的交往。李光耀也善用律师馆客户的关系,广交各路人马。李光律也就是以律师身份结识华人工运分子和华校学运分子。按拉惹勒南回忆录,李光耀是在1952年2月第一次参加工会活动。李光耀在1953年以助理律师身份协助伦敦的毕列女皇律师,成功为7名马来亚大学学生辩护,而一举成名,过后,也同样以辩护律师身分为华校生进行抗辩,从而发展了和华校学运组织的来往。也就是在这一种环境中,李光耀通过客户尤素夫认识了其他马来知识分子,如沙末伊期迈和赛扎哈利等人。

由此看来,李光耀在1950到1954年间,虽然是在新加坡政坛边沿静观其变,却也做了不少处心积虑的准备功夫。这其中最重要的成就,是李光耀建立了一个极为广泛的关系网络,不论亲英,反英,亲左,亲右。这印证了李光耀的政治信仰,並不是以政治思想意识为主导,而是以功利务实为考量。李光耀的政治决不会为左右政治思想意识摆动,而是按各个不同的政治环境,来作出对个人最佳政治利益的选择。具体的来说,李光耀可左,也可右,可以反殖,也可以亲英。换言之,李光耀并没有以政治意识原则为行事标准,所以并不是一个人文浪漫主义的信仰者。李光耀只在乎政治利益的实质结果,所以是一个典型的理性政治功利主义者。这一个李光耀特性在新加坡往后的政治经济发展中更为显明。虽然如此,但在李光耀政治思想意识中的一个核心信仰却是:领导他人而不是被他人领导。就是这一个坚决的政治信念,使李光耀政权在新加坡历久长青,坚如磐石。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