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保护新加坡文化资产人人有责

08/07/1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事不过三。李显龙霉运当头祸殃新加坡,岛上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几件看似无关,却有共通性的反社会现象。一是,李光耀旧居的去留,二是,南洋理工大学之中文招牌的去留,三是,结霜桥旧货市场的去留。四是,新加坡华人文化历史文物的去留。这四件事的内容全然不同,而共同之处却是历史认知,历史保留,和历史文物去留的问题。

此时此刻,国际风云变幻莫测之际,新加坡很有必要重新认识,并且反省本土人文文化根基,以便在即将快速降临的新国际格局下,重新设定新加坡国家内涵。新加坡唯有立即重新自我定位,否则将会丧失做为一个国家的存活空间。这是燃眉之急,并非危言耸听之说。

有创见,有自信,有国际视野的中国学者,正在积极构建中国模式框架下的世界话语权,在一带一路的大时代背景下,向全世界讲述由中国人撰写的中国故事。在全新世界格局的现实压力下,原本高高在上的西方学者正尽快修整自己的理论,寻求一套既能够解释为何中国崛起,也同时解释为何西方衰败之新的国际政治论说,来配合中国快速发展的新趋势,以便保留一席之地,有足够话语能力继续的参与到国际事务的研究和探索。

中国模式的王道政治哲学,正在全力挑战支配世界的西方霸道政治思维。一个崇尚仁义公正反对强权暴力的新世界观,必然会彻底颠覆李光耀的新加坡模式。实质上,李光耀的新加坡故事,是一个缺乏生命力的虚构假说,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形象的说,李光耀的新加坡模式如同一盆盆栽,是靠铁线和剪刀,用强力规范和大力修剪而成。盆栽毕竟是盆栽,只能形似自然界的古树参天。

2017年6月14日,将会被历史界定为新加坡政治发展里程碑上的单一最大拐点,那,不是后李光耀时代的结束,而是后人民行动党时代的开始。李显龙传承的人民行动党政权,正在内忧外患的双重重大打击下分化。最终,极度僵化的人民行动党,必将逐步的自我瓦解。

在这一种划时代背景下,新加坡国民有必要认真反思在新政治格局下,未来国家的人文内涵,因为国家人文界定国家的未来大方向。在有什么样输入就会有什么样结果的定律下,什么样的新加坡人文社会,就会塑造出什么样的新加坡国家。

天文上罕见的三星连环,被视为一个时间定点上的某种契机,或许,当下的偶发性连串时事,正是要催促国人做出必要的,对文化价值观和历史认知上的反思。

首先,根本上,李光耀旧居的去留事件不是历史文物保护问题,纯粹是权力政治问题。事实是,政府动用古迹保护法令强行干涉业主合法行使产业支配权,是一个典型之国家机器严重侵犯个人合法产权的个案。

从历史文物的层面来看,由于新加坡政治是黑箱作业,所以李光耀旧居缺乏正面的历史记忆,不是一个值得保留作为道德典范的建筑物。历史文物保护是一个严肃的人文问题,不能沦为政治工具,从政治利益来考量文物去留。

多年前,李光耀无视民间呼吁保留处在丹戎巴葛于1930年建立的金兰庙。毫无意义的强行拆除后,数十年来原地始终是一片空荡草地。拆除金兰庙是终结早年南来华人义结金兰的历史文化缩影。想必,当年在李光耀旧居当家庭帮佣的燕姐,就是金兰庙的其中一名香客。

人民行动党违反民意强行拆除新加坡国家图书馆,是另一个毫无意义的政府行为。为了建一条不到百米长的交通隧道,而坚持拆除承载三代人民共同记忆的一栋建筑物,道理何在?坊间有一个说法,那就是,位处高地的国家图书馆建筑,危害咫尺之遥的总统府风水。

其二,近来,为了造势马来总统选举,官办党报不断一再重复强调民族语言文化平等。在这一种忽悠氛围中,出现了南洋理工大学,强制校园内的商店和食阁,把原有的华文信息和华文招牌拆除。

这是人民行动党所谓的民族语言文化平等的真实场景。难怪一名向来为政府政策辩护的前官委议员不得不承认,新加坡的民族文化平等,是在牺牲华人民族语言文化的情况下得以完成。

多年来,李光耀处心积虑的要把南洋理工大学改名为南洋大学,以先模糊后篡改的伎俩,来洗脱关闭南洋大学的千古罪名。这是人民行动党的一项重大政治工作。

2016年9月15日,期待成为未来总理的教育部长王乙康提出谬论:关闭南洋大学是华社的妥协。9个月后,2017年6月22日,受教育部管辖的南洋理工大学,出现清算华文的现象。

由此来看,南洋理工大学改名为南洋大学,势在必行,为了迎合不久即将到来的现实,先把尚存在云南园里的华文气息彻底完整的熄灭,以确保改名南洋大学之后,云南园的华文气息不会死灰复燃。如此断子绝孙的构想,要不是丧尽天良,就是禽兽不如。

当年,李光耀把云南园里土生土长的相思树砍伐殆尽,八角亭的南大瓦片摧毁,甚至于,要把南洋大学的牌坊拆毁。南洋大学的历史文物,何以如此的一文不值?即便无辜的相思树也难逃一劫?南洋大学是整个东南亚华人的最重要文化资产,古迹保护的监护者何以缺席?

其三,2017年7月10日,开始于1930年的结霜桥旧货市场,在群众反对的抗议声下,无奈的终结使命,正式步入新加坡历史。结霜桥有着非常丰富的草根市民的生活点滴历史,二战后,在经济非常低迷的情况下,结霜桥的地摊和档口,养活了无数的家庭人口。

关闭结霜桥旧货市场是政府的一个很微小的工作,然而,却是生活其中之民众的生活全部。对生活于社会最底层的民众而言,在别无选择情况下,结霜桥作为一个露天百货市场,是日常生活节奏中,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相互沟通交往的重要社交场所。对官方而言,那只是一片空地,对市民而言,却是一个有人情世故的生活空间。显然的,结霜桥的意义不在于货品种类和多寡,而是为人与人的对话,提供了一个无可替代的空间。

当然,结霜桥旧货市场没有实体的历史文物保护具象可言,也不具有非物质文化传承的一丁点价值,但是,结霜桥旧货市场的原始生活气息,却是草根社会的一个实体存在的具象,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绝对真实之新加坡故事。

结霜桥旧货市场的意义不在文物保护,而是正确认识历史,和正确衡量历史价值的必要性。

其四,新华社7月2日,《新加坡平社向中国国家京剧院捐赠梅兰芳等京剧名家书画作品》。中新社7月4日,《新加坡平社无偿捐赠梅兰芳等京剧大家墨宝》。网上没有见到类似之新加坡华文媒体的片言只语。或许,这起事件没有任何的新闻报道价值。

新闻内容是:“ 新加坡平社决定将珍藏的前辈京剧大师梅兰芳、周信芳、马连良、尚小云、谭富英和文化界知名人士吴祖光、胡絜青等珍贵书法、绘画作品无偿赠与中国国家京剧院。国家京剧院党委书记宋晨介绍,为推动京剧艺术在海外的传播,国家京剧院首任院长梅兰芳先生等京剧艺术家和文化界名人欣然为新加坡平社题词、作画,以此激励广大海外京剧爱好者。

此批捐赠回国的19幅墨宝,大部分繫上世纪50年代的作品,是国内难得一见的真迹,对见证京剧艺术海外传播有着特殊的意义,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文献价值。

文化部部长雒树刚出席捐赠仪式併为陈木辉颁发《捐赠证书》。他高度评价新加坡平社的捐赠义举,并勉励其继续为推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增进中新两国人民的友谊做出新的贡献。新加坡平社成立于1940年,从事研究传播京剧的艺术团体。”

这一批文物是新加坡平社的资产,要赠与或者烧毁,不容外人干涉。不过,从新加坡国家历史文物保存的层面来看,新加坡所失去的不仅是文物实体,更是文物实体背后之,南来的中国北方人对民族文化历史传承的新加坡故事。

19件文物的背后都有其特定的文化历史故事,个别记述了当年某一个日子,南来湖北同乡聚首一堂,唱戏,听戏的文化活动事迹。湖北同乡会是一个早年新加坡的外省人组织,并不局限湖北人,会址在已经拆除的风景楼天台,工余之遐,会员之间,或者,会员与家人在此品尝由专业厨师烹调的北方家乡菜肴。平社的创办人李泽仑是常客。

这一批长者都已故去,当年的同乡会不知是否后继有人?对这一段被遗忘的南来之北方先驱而言,这19件历史文物是记载他们存在的唯一历史文物。这批珍贵历史文物,浓缩了一群中国北方人,落户南洋社会的集体共同回忆。

对中国国家京剧院而言,这批文物是锦上添花,多一件不多,少一件不少。然而,对新加坡国家文化而言,失去了19件墨宝,或许,就是失去了仅有的全部。新加坡平社的文物捐献,确实是新加坡国家文物,尤其是新加坡华人社会之文化遗产的巨大损失。

直白的说,新加坡比北京更需要保留和传承这19件珍贵文物。

看来,人民行动党的文化部长在处理新加坡历史文物的工作方面,有所缺失。一个国家丢失了自己国家民族的历史文物,就如同丢失了国家文化内涵的压舱石,必将沦落为一个没有文化方向之迷失人性的国家社会。这可不就是当下新加坡的文化困境?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