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如何保存古蹟?

06/07/17

作者/来源:万宗纶 转角国际 https://global.udn.com

根据新加坡国会于1971年通过的《保存古蹟法令》(Preservation of Monuments Act),如经认定,一栋建筑物拥有历史、文化、传统、考古、建筑、美学或象徵上的重要性,新加坡国家文物局(NHB)在徵询私人与专家意见,或取得业主支持后,有权要求所属部门的部长透过「线上公报系统」(eGazette)公告某建筑物为「国家古蹟」。

文化、社区与青年部部长在相关法令的授权下,并与NHB谘询后,即可发布「保存令」,让该建筑受到NHB的保护。这项命令保护的范围可及于建筑物佔有的所有土地,以及邻接该古蹟且所有人相同的土地。而部长在谘询NHB后,亦可修改或撤销保存令。被列为国家古蹟的建筑物,如果在公告后的一年内,国家并未在《土地徵收法》的授权下取得该建物物,保存令将会失效。

成为国家古蹟后,会有「保存守则」因应而生,届时,如果所有人想要对建筑物「动手动脚」,比如拆除、重建、变更、整修、翻新、重新彩绘等等,都必须要向NHB申请事前许可,或是向都市重建局(URA)申请「规划许可」。

日前,新加坡律政部高级政务部长英兰妮(Indranee Rajah)向李玮玲跟李显扬开炮,指控他们急着拆除故居,就是试图在故居被列为国家古蹟前,将此地释出进入建商市场,赚取利益。由于原先因「国安要求」而有的限建两层楼规范,在李光耀过世后将不复存在,因而增加了该地都更的可能性。

但希望拆除故居的不只有李玮玲跟李显扬。2015年在李光耀过世后,新加坡社会随即出现连署,要求保留欧思礼路38号;这份联署在在一周内得到1,700人的响应,相较于星国民众对李先生的支持度,这数字不是太多。但与此同时,一份民意调查显示,77%的受访民众希望按照李光耀的意愿,拆除故居。

对于活在李光耀阴影中的李显龙,如何适当地「展示」自己的父亲,更着实在考验他的智慧…
对于活在李光耀阴影中的李显龙,如何适当地「展示」自己的父亲,更着实在考验他的智慧。 图/欧新社

对古蹟无标准的处理方法,能保障欧思礼路38号吗?

目前新加坡的国家古蹟有71项,最老的近两百年,最年轻的不过四十多年。除了国家古蹟的作法,公告建筑物为「保育状态」也是一种保存袭产的作法。目前在星国有超过7千项的建物为保育状态,其中大部分是店屋和英国殖民时的洋房。

根据都市重建局,为确保有品质的修复,被列为保育古蹟的建筑需遵守「3R原则」:最大程度的保留、保持敏感的修复及小心地修补。但儘管有这3R原则的存在,许多富有历史痕迹的建物,仍无法躲离被宰割的命运——埃利森楼(Ellison building)即是一例。

这栋英国风格的矮楼建于1924年,原先是由新加坡本地犹太社群中的领袖埃利森(Issac Ellison;1864-1928)所有,埃利森死后,埃利森楼在1980年代由开发商买下,而后由政府徵收,2008年登录为保育建筑。好巧不巧,新加坡南北向交通廊的工程将会影响埃利森楼的部分建物。于是,在陆路交通管理局几经讨论后,该楼的三个店屋单位惨遭拆除,打算在竣工后再透过修复工程予以复原。

陆路交通管理局声称,这是各方磋商下影响幅度最小的办法。对此新加坡国家古蹟遗址理事会却发声明反驳,认为「以目前的科技技术,若要全线在地底建造隧道是绝对有可能的,其实只是关係到成本问题。当局没有必要拆除地面上的建筑再重盖。」

到底标准是什麽?无从得知。新加坡国家文物局官员年初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就明确指出,每一次的古蹟鑑定都不会有相同的标准。也由于每个个桉的状况不同,导致相关的小组会议永远可以以此当作「没有单一标准」的理由。这也显示,儘管被列管为古蹟或是保育建筑,这些建筑物事实上仍无可避免地在未来的某一个时间,成为城市巨大工程下的牺牲品。

原则,终究只是原则——依照统治需求,原则可以被冠上一个「不合现实」的帽子,然后被某种「最大程度的遵守」来违背。李光耀对于新加坡国族叙事来说,确实是一个无可取代的人物,李家内部关于这栋房子去留的公开争议,无非是再次彰显这个建筑物本身对于新加坡国族的象徵价值;不过也正是因为不知道拣选古蹟、决定古蹟命运的政策标准是什麽,李玮玲与李显扬才会砲轰李显龙以「祕密委员会」决定欧思礼路38号的去留,是大玩黑箱。

李光耀故居的下一步

欧思礼路38号的命运,最后无论是「国家古蹟」,还是「保育建筑」,都让李玮玲与李显扬能合理怀疑,这些作为都是李显龙的个人意志,毕竟整个国家的治理体系都在「他的政党」的手裡。

其实,新加坡并非未曾列管名人故居为保存或保育古蹟,比如曾出任新加坡同盟会会长的张永福,其购予母亲的「晚晴园」,后来出借给同盟会做为推翻满清的东南亚基地,1994年公告为国家古蹟,现在成为孙中山纪念馆;1814年兴建的「甘榜格南皇宫」,过去是新加坡马来皇室的住所,1989年URA公告其为保育建筑,2004年打造为「马来文化袭产中心」,2015年星国建国五十年,再经NHB登录升格为国家古蹟。

考量李家在新加坡政治进程中的地位与角色,李光耀故居确实具备相当程度的重要性。然而,此空间未来若由政府进行徵收,政府要如何运用这个建筑将成为一大难题。

最可能的选项或许是博物馆,然而考量到新加坡博物馆中,早已充斥对新加坡这个国家一成不变的「成功叙事」,作为开国元首故居的欧思礼路38号,要怎麽与坊间的「人民行动党史观」展示有所区别,同时又不沦为宛若独裁国家式的一味怀念,规划上考验新加坡当局的敏锐度与细腻度。

对于活在李光耀阴影中的李显龙,如何适当地「展示」自己的父亲,更着实在考验他的智慧;弄巧成拙,可能非但无法成就李玮玲指控的「靠父亲来延续自己的政治资本」,还反而落人口舌。

或许,李光耀是预见了李显龙个人没有能力处理「欧思礼路38号」这样的烫手山芋,才企图透过拆除,斩断这个可能在其逝世之后白热化、檯面化「新加坡等于『李家坡』」的这栋高脚屋——事实上,事态也确实演变成这样了。

坦白说,李光耀个人的遗志为何并不能左右欧思礼路38号的文化资产价值,争执他真正的遗嘱版本,究底来说也只是为了尊重这个开国元首,以及李显龙尊重这位父亲,但当话题焦点聚焦在互相撕扯谁写了这份遗嘱,反而更显示出新加坡「第一家庭」裡面,不管是大哥、二姊还有小弟,脑袋都仍无法脱离独立后大量铲除城市老记忆的发展主义思维。他们三个在乎的,终究不是这两层楼的空间意义,而是将头望向那个「缺席的父权」。

大家可能都或多或少搞错了,「欧思礼路38号事件」,并不是把家事变国事,而只是告诉全世界,这个岛屿的国事,似乎从来都是家事。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