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专制主义下先天不足的家天下制度

02/07/17

作者/来源:商丘羊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李光耀实行专制主义统治新加坡56年,在独裁作风之下,权力与利益酝酿了家天下构想,在吴作栋暖席14年后,其儿子李显龙终于继承了总理位子,形成家天下格局。在李显龙上台之前,李光耀也知道家天下必须要有舆论准备,不知受了哪一位专家学者的忽悠,1978年他忽然提倡儒家思想,以为可以将此思想扩大成为一种社会舆论,说到底是企图制造君权神授的封建帝王的理论根据。当时在新加坡进出的几位儒家学者有余英时、杜维明、刘述先等人,是否他们的谈话引起李光耀对家天下的遐想,如今无法考证。然而李光耀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接受的是纯英文教育,根本不了解中国的近、现代史,不知儒家思想中的家天下思想已经被中华民族觉醒的巨棒打倒在地,更为严重的是,此时新加坡的华文教育已被他摧残殆尽,儒家思想的一点皮毛也不存在了。

  学校里教导儒家思想没有几年,因为考虑到其他种族的感受,因此也允许教导伊斯兰教思想、佛教思想、基督教思想。一时之间,学校成了宗教培养所,一些学生陷入宗教痴迷状态,而一些有宗教信仰的教师乘此机会,大肆宣扬本门宗教,李光耀发觉了,于是又忽然全盘取消。这个试验,是李光耀对儒家思想极为幼稚的认识表现,说明他挂在嘴上的儒家思想、亚洲价值观,都是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而推行。

  然而他施行的专制主义依旧进行,家天下这个念头无法消除,他说自己死后倘若新加坡有事,它会从棺材里跳出来,极为生动的说明牢植在他头脑中的家天下思想。为了达到家天下目的,他处心积虑培养自己的长子李显龙成为接班人,也终于达到目的。然而他的家天下理想,却被吴作栋从中泼了冷水,在挑选继承人的内部会议上,大部分内阁成员瞩目的是吴作栋而不是李显龙,吴作栋因此坐上总理位置14年,这段期间,把李光耀的家天下理想腰斩了。以此观之,李光耀的家天下从一开始就不完整,吴作栋像是封建时代的夺权权臣,坐上“亚父”的位子。而李光耀最终明白,只要有了专制主义,只需对外宣称儿子是凭自身能力上台,家天下制度如此简单易行。

  尽管吴作栋在位,李光耀仍旧牢牢地掌握实际权力,专制主义一刻也不放松。李显龙上台,李光耀对他施行“太上皇”的控制手段,李显龙因而在父荫庇护下无须操心度日,养成毫无独立能力的惯性,因此造成李光耀死后的一切施政,仍然按照前朝的规定进行,内政与外交都是原地踏步。李显龙逐渐流露出必须依靠身旁的几位强势部长执政,出现长期依赖李光耀的弊病。过去李光耀一直严密注意不许部长表现超越李显龙的防范措施不复存在,假以时日,旁边的明眼人看透了李显龙技穷,其位子就无法维持下去。

  在李光耀的专制主义统治下,其家庭成员中的子女媳妇都得到高职,此中意义近乎封建时代的封地赏赐。李显龙担任总理后,专制主义权力一部分转移到他手中,这使他在家庭中居于亦父亦兄的地位,与弟妹的关系出现了变化。随着何晶掌控了淡马锡控股以及其他政联机构,李显龙一家在家中地位陡然上升,处于高高在上,其弟妹相形见拙,心中的不满自然流露。李光耀的专制主义在家中难以施展,尤其是没有出嫁居住家中的李玮玲,更是注定成为他难以取舍的障碍。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李光耀临死前不断修改遗嘱,说明李玮玲、李显扬与李显龙之间不断进行角力,而李光耀竟然六神无主,也许他也看出李显龙一家的气焰,于是在最后时日把遗嘱执行员的权力让给李玮玲和李显扬,而在房子拆与不拆之间,他确是摇摆不定。

  李家兄妹之争并非封建时代的皇位之争,没有人与李显龙争夺总理位子,其真正的原因是李光耀专制主义反映在家庭中的必然结果。而李光耀不懂得真正的家天下的处理方法,没有认识到皇权专一,至高无上的道理,让家庭成员产生对继承人的非议之中,使家事与国事搅合在一起。

  眼下李显龙火烧眉毛,无法分开家事与国事纠缠一起的事实,因为他一切按照乃父的吩咐,李光耀无法分开,他也没有魄力分开。由于纠缠不清,李显龙那班高薪部长大都噤若寒蝉,而只有几个不得不开口的如张志贤、吴作栋、尚穆根发言,但都是无的放矢,顾左右而言他,即使设立了部长委员会,或是国会进行答问,可以预下定论,肯定是虚张声势,不了了之。此次事件,足以看出内阁部长都是轸惜高薪而不会说真话之人,更不具有表达是非的正义感与判断力。

  李显龙在外度假,气急败坏的驳斥李玮玲指称他要提拔儿子李鸿毅从政为“荒谬”,事实是否如此,李鸿毅是否今后绝不出来从政?封建时代皇子皇孙继承帝位,往往是反复变化,今天看起来不会是某人继位,但过了不久却又登基,因此李显龙的驳斥只能看做权宜之计,李鸿毅出来从政是迟早之事,而且不止从政,甚且是当上第三代总理。为什么这样说呢?无他,这是李光耀早就安排下来的计划,李显龙必定坚决执行。李玮玲居住在奥思里38号,与李光耀同在一个屋檐下,她的指称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至于何晶,在她掌控新加坡的财政大权后,李显龙就集党、政、军权力于一身,李光耀看在眼里,十分放心,但这也促使何晶成为李家举足轻重的人物,李显龙夫妇与弟妹的关系就更加紧绷了。何晶将李光耀之文物借予文物局以及提取文件,很能够说明她在李家的气势和地位,她即使没有公职也敢于做出只有公职人员可以做的事情,没有了李光耀,专制主义正式转移到这对夫妻身上了。

  奥思里38号房子拆与不拆,都无关李光耀死后出现的一切,李光耀的价值在他刚死之际已经被行动党为2015年大选利用殆尽。李显龙心中明白弟妹坚持拆屋是为了借此与他抬杠,如今他已经是专制主义的继承人,是家天下唯一在位者,他对于李显扬提出要在公堂上相见以至于没完没了的官司,不会假以大意,而是利用国家机器,通过部长委员会与国会答问方法,把必胜的主动权控制在自己手里。倒是国务资政吴作栋提议拆屋后可以保留地下室作为纪念馆的意见可圈可点,为何只保留地下室,他是否也风闻地下室有条通往总统府的地道?倘此事确实为真,那么李家兄弟兄妹之争,意义上就不是近来大事报道的样子了。李显龙有意保留房子,可是房产权属于李显扬,还有得到李光耀首肯住在其中的李玮玲,以此观之,李显龙可能伙同委员会群僚,假借国家古迹之名,从李显扬手中强行买下,并以此逼使李玮玲迁出。

  李光耀并不懂家天下的真正含义,他从专制主义中学会父子相传,私相授受的秘诀,并把这个秘诀传授给李显龙,李显龙因此积极准备,修改总统人选办法,委任新总检察长,重组内阁培养亲信,把可能被弹劾的门径都堵塞了。李鸿毅正在政府科技部门担任顾问,情形就像李光耀当年让李显龙担任要职一样,时机一到,立刻上马。李光耀的家天下遗愿,是否能在李显龙身上体现,言之过早,新加坡两代人民已经被李氏父子统治,第三代是否愿意被李氏孙子统治,这还得看李显龙敢不敢做。天下是天下人的,一姓之家是专制主义产物,没有得到全民同意的专制主义作风,强行推行家天下制度,是先天不足的制度。经此一事,让人民看透它的为所欲为,将会遭到人民的唾弃。

2017年6月25日首版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