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曼谷与吉隆坡谁是东南亚的中心?

27/06/17

作者/来源:Jack Huang 镜 https://www.mirrormedia.mg

因为参加活动的关係,六月的某个週末到了马来西亚走一趟,上一次拜访这裡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印象中的马来西亚,大概就是李宗盛,大马歌手与槟城,双子星塔与吉隆坡,再加上近年因为中国投资客炒作的新山等等。华人,穆斯林,印度文化在充满南洋风情的半岛汇聚,节奏缓慢,天气炎热。

这阵子兴起一阵东南亚风潮,投资人,甚至全世界的目光都投向了这块拥有十个国家,六亿人口,语言文化各异,却又积极整合的区域。以投资创业来说,直觉上多半关注新加坡或曼谷,或者考虑到市场规模而去了印尼,菲律宾,再或者以「越落后机会越多,成长力越强」的思维,则锁定CLMV四国(柬埔寨,寮国,缅甸,越南)。马来西亚,在各大新创活动,官方出版的报告中,似乎不太常被提及。身边也有许多朋友在大马发展,以集中在吉隆坡为主,但要不是唸书,移民的关係,要不就是因为家人,情人的因素,而选择落脚此地。

很有趣的是,与马来西亚的主流媒体也会以「东南亚的中心」来形塑吉隆坡,但与之地理位置条件类似的曼谷,同样也有资格称自己是交通与地理位置的枢纽。从几个客观数据来看,2016年机场流量统计,曼谷素万那普国际机场以5千5百多万人次排名世界第20,而吉隆坡国际机场则以5千两百多万紧追在24名。另外,中国主推的「一带一路」计画,大东南亚铁路网的规划裡,吉隆坡掌控了进入新加坡的咽喉,但曼谷不仅往北是昆曼(昆明-曼谷)的重要节点,往四周更可辐射状的连结邻近的金边,仰光,永珍,乃至胡志明等大城市,无论东西向或南北向的铁路系统,曼谷的不可取代性似乎更高一些。

再者,以市场腹地来观察,个人浅见认为,一般比较会把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绑在一块(马来语和印尼语相近),而泰国与北东协的其他四国则另成一格。其中,前者又因为新加坡属于超级先进的国家,印尼因为地理区隔因素,都各有自己发展成熟的市场; 而后者,泰国的整体发展程度自然仍略逊于马来西亚,但文化接近性(泰国与寮国),领土接壤与双边贸易等,曼谷具有指标性的意义,也较容易受周遭相对落后地区的国家,视为引领趋势的市场。先不论曼谷吸纳了最多来自CLMV的移工,若你观察这几年欧美最新大品牌,进驻亚洲的首站甚至不会是新加坡或香港,而是选择曼谷,原因不外乎消费人口基数(曼谷约8百多万人,吉隆坡约170万人),以及看好与周围市场的联结度与影响力。

当然,由于笔者在曼谷待的时间比较长,旅经吉隆坡时间较短,对马来西亚的见解除够深入,除了自己见闻,大部份仍来自与大马朋友的交谈,故仅仅分享主观看法。泰国属于佛教国家,社会包容度较高(从对LGBTI+的容忍,以及未曾发生排华),民族也以单一为主,marketing策略与市场操作技巧有机可循。但反观吉隆坡,主流民族就分为华人,马来人与印度裔,宗教也与禁忌也各有所别,历史上的族群冲突事件亦不容忽视,故此,从事商业行为需要考量的面向可能比较複杂,针对不同族裔需要设定不同策略。

同时笔者也观察到,曼谷贫富差距大,且较多真正亿万等级的富豪,不过民族性乐天知命,反而社会矛盾(相较于吉隆坡)较小; 吉隆坡比较看不到真正赤贫以下,生活极度悲惨的居民(也或许是笔者探索得还不够深入),社会感觉相对「公平」一些,但仇富心态可能比曼谷严重。

有人会批评泰国政局动盪,是亚洲政变最多次的国家,不稳定会影响外资进驻意愿。这同样也言之有理,马来西亚虽不少人对其政治不满,但相对政局是稳定的多(毕竟只有单一政党长期执政)。不过笔者认为,泰国政府一直以来都有个不成文的政策,那就是无论政局再怎麽乱,有两种人不能随意开刀:「观光客」与「外资」,因为他们是泰国经济的主要命脉,政变再怎麽轮替,对外商的优惠政策不会朝令夕改,反而是越加开放。

与大马朋友閒聊,以及不少在马来西亚创业或工作的台湾人也表示,其实大马也有他不可难以替代的优势,例如语言,特别是对于华人来说。泰国毕竟是泰语为主,要不就得用英文沟通,不过在吉隆坡,用中文直接作为工作语言是不太有问题的,加上根据一位马来西亚朋友说法,由于各个宗教所对应的节庆不同,公司可以一年365天营运,亦即,当华人放新年假期的时候,马来人上班,当马来人放穆斯林节日的时候,华人工作…。再者,马来西亚政府同样鼓励外资进入,例如在自贸区内投资,最长可十年免税,反观泰国,就算在指定区域,若走投资促进局(BOI)的奖励方桉,仍必须符合限定产业才能够税务减免。此外,马来西亚率先成为中国以外第一个打算全面实施「电子世界贸易平台」(eWTP)的国家,故在马来西亚投资,可以紧密结合中国的平台优势。同时,在官方部分,中马关係,比中泰关係好得多。

整体来说,曼谷与吉隆坡都有其优势和机会,对于南向工作,特别是新创团队来说,还是要看自己所擅长的领域,以及是否能够找出市场的需要,才能发会最大价值。曼谷的市场与消费力可能比较大一些,但这并不表示你的服务会产品可以符合当地人胃口,再者,泰国的文化与习俗,毕竟还是有诸多外来者不收悉的地方; 反观吉隆坡虽号称具有华语优势,但同样的,会讲中文与会用中文「谈生意」是两回事,而种族间的矛盾,倒也不一定会是经商的必然风险,换个角度思考,妥善操作不同客群的需求,或许可以是另类的商机。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