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模式走到了十字路口?

23/06/17

作者/来源:海外情报社 https://read01.com

新加坡,最近陷入了一场家族争斗的疑云之中。发酵于去年的「李家风云」近期达到了一个新高潮,并给新加坡国家声誉带来了巨大的打击。

第一

纷纷扬扬的「李家风云」让全世界看了新加坡笑话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的次子和女儿、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弟弟李显扬和妹妹李玮玲,6月14日凌晨3时发布长达6页题目为《李光耀的价值观哪去了?》的声明,称已经对自己的哥哥,现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失去信心,并对新加坡的未来感到担心。

声明中指责李显龙利用总理一职,设法挽留李光耀欧思礼路38号的故居。声明称,这一做法违背了李光耀的生前意愿。李显扬还在声明中称「会在可预见的将来离开新加坡」。

有媒体分析,兄妹三人其实争旧居处置权是假,争夺新加坡的主导权才是真。

14日晚,李光耀二儿子李显扬之子李绳武也加入了父亲和姑姑李玮玲的阵营,对伯父李显龙「缺乏制衡的滥权」表达不满——14日晚他在脸书上公开发文称:「我家人对缺乏制衡的滥权越来越担忧,这使我父母已计划搬到其他国家。这是一个不得不做出的痛苦决定。」

至此,李家三兄妹之间的纠纷,已经足足上演了近一周。而6月19日,李显龙总理结束休假,从纽西兰回到新加坡。就在晚上7点30分,他发布了对于全体新加坡人的道歉视频!

这是一场让世界都看了新加坡笑话的家族纠纷。一部李家内部纠纷竟然能给新加坡造成如此伤害,这跟李家自新加坡建国以来长期作为第一家族休戚相关。

第二

李家在新加坡:独特的影响力和地位

由于历史的原因,李家在新加坡有着特殊的影响力与政治地位。

作为新加坡的第一家族,李家的点点滴滴自新加坡立国以来,就一直颇受新加坡内外的关注。如今,在李光耀去世后,李家兄妹三人更是兄妹(弟)「反目」、姑嫂「成仇」,而表面上触发李家三兄妹矛盾的,正是李光耀欧思礼路38号的故居。

李家三兄妹「梁子」早就结下,只不过碍于李光耀的威严,被暂时遮住。李光耀去世后,其久存的矛盾便因区区一栋房子迅速激化并公之于众。

但不同于一般家庭,新加坡「李家风云」在丑事外扬后不但成为各界饭后谈资,且大大地丢了新加坡的脸,也深深地伤害了新加坡人民。

如今,受「李家风云」的冲击,新加坡该着眼于未来,就李家如今在新加坡独特的影响力和地位进行反思。

第三

「家长式统治」是祸根

新加坡的政治具有非常明显的「一体多面」色彩,其在强调民主、法制的同时,也深受「家长式统治」的影响。

「家长式统治」是李光耀在新加坡独立后逐步确立起来的原则,而新加坡作为「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奇蹟,在某种意义上强化了该原则在新加坡政治发展中的影响。

在内政方面,新加坡的经济奇蹟同样得益于李光耀所确立的原则,除了「家长式统治」,还有「唯才是用」。

正如英国媒体评价的,新加坡能从一个缺乏自然资源、民族分歧严重的落后热带港口发展为一个光彩夺目的第一世界大都市,正是得益于李光耀对这两条原则的强调与践行。

新加坡浓厚的「家长式统治」政治生态,也由此形成。如今,李光耀虽已仙逝,他塑造的具有新加坡特色的「家长式统治」生态却并没完全消逝。

「新加坡模式」的本质是什麽?说白了就是一种「公司治理模式」。但国家不是私人公司!

但随着「李家风云」新的高潮的到来,「家长式统治」原则问题也在彰显:

其一,李家「家事」外溢「国事化」,深深伤害了新加坡国人的感情;

其二,李玮玲和李显扬指责中的其中一条,就认为李显龙利用职权影响部长级委员会(该委员会目前由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领导)的政治决策,这也是人民党等其他反对党指责的焦点;

其三,李显龙夫人何晶在政府中没官方职位,政治影响力却很大。

具体的问题还有待调查,可这已引起新加坡反对党和部分民众的反思,甚而有反对派力量发声明呼吁李显龙「採取决定性举措放弃威权统治和将新加坡引向民主之路,否则他当总理的馀下任期将麻烦不断」。

不可否认,「家长式统治」有其时代价值,是新加坡战后经济奇蹟实现的一项重要因素。但这一原则的弊端,在「李家风云」高潮迭起的冲击之下展露无遗。它在成为新加坡国人茶馀谈资的同时,或许也正在使更多的新加坡人重新思考新加坡政治发展的未来。

李家这次的「家庭风暴」也让「新加坡模式」走到了一个「向何处去」的十字路口,而我们呢?我们又该「向何处去」?

李显龙道歉全文翻译:

晚上好!在过去的一周里,我与妹妹弟弟的家事纠纷,对于新加坡人造成了极大的困扰和困惑。因为这件事很可能影响了新加坡的声誉、以及新加坡人对于政府的信心,我深感抱歉。

身为你们的总理,我对你们道歉。作为三人里最年长的大哥,我一想到我们的父母如果健在必定对此非常伤心,我也感到非常难过。

我已竭尽所能避免此事落入今天这个局面。作为遗产的平分部分,先父把欧思礼路38号留给了我,但是我的妹妹弟弟并不满意。我尝试私下解决。我提出以1元象徵性收费把宅子转让给我妹妹,但很遗憾这个建议未实现。我之后将宅子以市价转让给我弟弟,并把转让所得尽数捐给慈善机关。

我当时希望他们会满意。既然我已经不再拥有宅子的产权,而且我也不参与政府关于处理宅子的决定,那麽就应该不存在争议的理由。但是,我的妹妹弟弟决定公开,并提出严重指责。例如,他们说我利用总理权位影响张志贤副总理为首的部长委员会。这些指责已经超越私人范畴,而涉及我身为总理的行为和政府的诚信。

我很愿意不再纠结此事,结束这场对于新加坡人来说不愉快的体验。可是这些针对政府毫无根据的指责不能置之不理。这些问题应该被公开处理、回应。

国会7月3日开会时,我会发表正式声明,对这些指责一一反驳。所有议员都有机会代表选民向我提问。我已指示人民行动党(新加坡眼注:现执政党)对此解除党鞭(新加坡眼注:解除党鞭——本党议员可以根据各自的意愿进行表决,而不必统一于党的意志。)。我吁请议员,包括非人民行动党议员,对此次争议务必追根究底,在国会毫不保留地向我和我的部长提问。我希望这个彻底和公开的辩论和问责,能够消除事件所带来的疑问,并且加强公众对体制和政府系统的信心。

我想向全体国民保证,这起事件绝对不会影响我和内阁部长管理新加坡的责任,以及面对严峻的经济挑战和恐怖袭击的威胁下,处理这些更为重要的问题的能力。

身为人民公僕,我的内阁部长和我将永远维护国家体制和政府的信誉,严守治国原则,并做到公私分明。我们决心弥补这起事件对新加坡所造成的损害。一如既往,我们将继续力尽所能为国家为人民服务。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